返回

全职国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陆续探望(上)(三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妈!”

    方寒深吸两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刚刚坐下,田玲女士和龙雅馨就进来了。

    田玲女士还生着气呢,不过担心着老方同志,没有多说,走到边上问:“你爸好点了吗?”

    “还算稳定,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醒!”

    方寒站起身,扶着田玲女士坐下,问:“怎么了,看您脸色不好。”

    “没事。”

    田玲女士摇了摇头,伸手抓住老方同志的手:“希望你爸早点醒来吧。”

    “怎么了?”

    方寒问龙雅馨。

    “刚才在外面遇到了伍开云,田姐有些生气。”

    方寒也大概猜到了,以伍开云爱人想拔了他皮的脾气,遇到田玲女士,估么着也没好话。

    “您别生气,也别和那些人一般见识,我爸会没事的。”方寒安慰着田玲女士。

    “嗯。”

    田玲女士点着头。

    她也看出来了,那些人来头不小,应该不是一般人,对田玲女士来说,受点气倒是小事,只要老方同志能醒来,人没事就是天大的幸运。

    “小寒,他们找你看病,你不去没什么影响吧?”

    田玲女士看着方寒道:“都说医生对待患者要一视同仁,不能把个人感情带到工作中,要对你有影响,你就去吧”

    这会儿有龙雅馨陪着,也有方寒在,田玲女士倒也冷静了不少,丈夫不能有事,儿子的工作也重要。

    “田姐,没事的。”

    方寒还没说话,龙雅馨就安慰道:“方寒不是医附院的医生,从法律上讲,方寒在医附院是没有行医资格的,而且方寒已经很长时间没休息了,这种状态也不能去做手术,所以对方寒不会有什么影响的。”

    虽然在医疗体制内,私下里飞刀是很常见的事情,可飞刀这事是上不得台面的,说穿了就是违法的,不被曝光,医生们随便飞刀,一旦被曝光,那就要受处分的。

    医附院胸外科的科主任马银良就是很明显的例子,做飞刀被人家曝光了,后来退了飞刀费不说,还挨了处分。

    飞刀在现行的医疗体制内,其实是无可避免的,在很多时候也确实给患者提供了便利,可说破天,却不能拿到明面上。

    在医附院,方寒不给伍豪杰做手术,那是一丁点影响都没有。

    医生也是人,也有情绪,人们常说的那种情况,哪怕是仇人,医生也要救,那是分情况的,边上没有别的医生,凑巧病危,不救说不过去。

    如果方寒正在急诊科上班,患者送来了,接手之后才知道是谁,这种情况也不好不救,可在医附院,方寒就是患者家属,而且是受害者家属。

    “那就好。”

    田玲女士松了口气:“哪种人死了活该!”

    手术室,赵士朝主刀,正在给伍豪杰进行手术,冷岑和急诊了的几位医生帮忙。

    脾脏损伤合心脏损伤,这可不是小手术,手术的难度不小,风险不小,强度也不小。

    赵士朝和冷岑也都是一天一夜没怎么休息了,昨晚赵士朝也就睡了半个小时,冷岑几乎没睡,可这会儿他们还是要坚持手术的。

    “止血钳,纱布填充,注意出血量。”

    赵士朝全神贯注,不敢有半点马虎。

    “脾脏损伤不算太严重,之前失血休克主要是耽误的时间太长了!”

    开腹之后,赵士朝查看了情况:“切除一小部分就行。”

    “要说还要感谢方寒。”

    边上急诊科的另一位副主任一边打下手一边道:“这个伍豪杰应该是撞人之后不久就自己出事了,出事的地方车辆不多,又是大晚上的,要不是警方寻找肇事车辆,估么着这家伙要失血致死。”

    “这话别乱说。”

    赵士朝看了对方一眼,真会说话,意思撞人撞对了?

    这位副主任急忙闭嘴,他其实是拍马屁去了,只是语言没有组织好。

    手术室外面,伍开云坐在排椅上,一声不吭,江海岚在伍开云面前走来走去。

    “行了,坐着吧,来回晃悠,晃的我头晕!”伍开云没好气的道。

    “老伍,你说儿子不会有事吧?”江海岚这会儿倒是又担心起来了。

    “放心吧,一定会没事的。”

    伍开云安慰了一句,然后继续默不吭声。

    站在伍开云和江海岚的角度,他们其实并不认为他们的处理有多么不合适。

    伍开云也是白手起家的亿万富豪,能白手起家,创出偌大的产业,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没点本事。

    事实上在江州省的这些企业中,伍开云也是很多人不愿意招惹的。

    江华制药是医药企业,滨江集团是高端酒店和饭店,而盛隆集团则是房地产,房地产这一行,关系盘根错节,没点手段,早就被人吞的渣都不剩了。

    只是这些年,伍开云已经习惯高高在上了。

    很多人其实想象不到亿万富豪是一个什么概念,对大多数人来说,身边谁有千万身家,那已经相当牛逼了,亿万身家,资产上百亿,钱已经只是一个数字了。

    到了伍开云这个程度,他已经很少和普通人打交道了,就是一些人家身价过亿的,伍开云其实都是不怎么打交道的。

    一些人觉得伍开云像是暴发户,其实不然,习惯使然,张小权的老爸眼中也不见的就有普通人。

    张大少同样豪横,只不过张大少家教可以,做人有底线,豪横归豪横,不违法乱纪,不仗势欺人,别看张小权和江中院急诊科很多人都认识,可要说谁是张小权的朋友,方浩洋张大少都是不怎么看在眼中的。

    有些人的优越感是天然带来的。

    司念华其实也是一样,温文尔雅,非常有礼貌,你要觉得人家对你客气就是把你当朋友,那你就想多了。

    就事论事,就说张小权和方寒,最初要不是龙雅馨夹杂在里面,张大少也不见得就多么在乎方寒,能打得过张大少的人多了,也没见张大少见个人就叫师傅。

    只不过有的人心中傲,并不表现出来,可有的人却真的是无法无天。

    还是那句话,穷人有脑残,有钱人也有傻逼,要不然也不会闹出什么我爸是某某的笑话了。

    这会儿伍豪杰正在手术,伍开云没心思和方寒计较,他伍开云在江州省是不能一手遮天,可整个江州省他伍开云惹不起的人也不多,其中绝对不包括医生。

    龙雅馨很显然知道他伍开云,那个王队也知道,既然知道,可对方却好像有恃无恐,这就让伍开云有些摸不透了。

    正如王队所说,他伍开云在江州省并不能一手遮天。

    伍开云不吭声,江海岚也不转了,在伍开云边上坐下,时不时的看一眼手术室。

    不知不觉,手术已经进行了两个多小时了。

    “动脉破损了!”

    手术室,冷岑已经打开了心包:“位置比较特殊,之前正好压迫,出血量不大,这要是稍微动一下,大出血患者就危险了。”

    看清楚术野,冷岑也不得不庆幸这个伍豪杰命大,原本他们以为心脏损伤不严重,毕竟心包积液说明出血量不大,没想到是因为压迫关系。

    “好处理吗?”赵士朝问。

    “尽力而为吧。”

    冷岑把握不算很大,只能全力以赴,还好及时手术,要不然,患者要是咳嗽或者什么的,导致心脏稍微偏移,那就是大出血。

    “我这边不好下手啊。”

    冷岑试了试,道:“要先阻断经脉,可阻断经脉,必须移动心脏,这要是移动,瞬间大出血”

    "联系一下周主任,让周主任给患者家属说明情况!"赵士朝对护士长道。

    手术中,任何的风险,都要随时通知患者家属,有时候一个手术,患者家属要不停的签署协议书,遇到大手术,往往手术台的患者不一定有事,外面的患者家属就能被各种协议书吓腿软了

    抢救室

    方寒和田玲女士龙雅馨陪在老方同志边上,老方同志不醒,方寒是完全睡不着的,别说两天两夜,就是再熬两天两夜,那也要熬的。

    龙雅馨知道方寒累,给方寒拿了个凳子,方寒就趴在病床的另一边养养精神。

    方寒刚刚睡着,就有护士进来了。

    “方医生!”

    龙雅馨正要阻止,方寒已经抬起头来了。

    “方医生,外面有人来探望方先生,抢救室不适合太多人进去,我就拦在外面了,您看?”

    “行,我知道了,谢谢您。”

    方寒站起身,来到外面,来人是林欣彤和赵曼妮。

    “方医生,听说方叔叔住院了,我们过来看看方叔叔,没事吧?”

    “没事,谢谢你们了。”

    方寒道:“人还在抢救室,也不方便。”

    其实这会儿老方同志已经可以转移到观察室或者病房了,只不过医附院今天床位特别紧张,哪怕是方寒的父亲,医附院这边临时也腾不出床位出来,只能暂时在抢救室呆着。

    “没事,我们就是过来看看。”

    林欣彤手中还提着礼物,看到不方便,就笑着道:“那我们就不打扰了,改天再来。”

    “谢谢!”

    今天医院人多,床位紧张,是真不方便,方寒也不挽留,送着两人出了科室。

    林欣彤和赵曼妮刚走,张小权就来了,风风火火。

    “师傅,方叔叔没事吧?”

    张小权几乎是跑着进来的,见了方寒还喘着气。

    三更送到 周一求推荐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