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全职国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方医生的来头(三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何文宏是难得回海丰,昨天要不是老爷子七十五岁大寿,何文宏也没空回来。

    何家兄弟二人,都是医生,老大何永宏在海丰市第一医院工作,目前是海丰市第一医院内科副主任,老二何文宏在上丰市工作,目前是省中西医结合医院中医科的副主任。

    两个儿子,都是医生,现在也都是副主任,何家也算是家境不错,老爷子身体健康,七十五岁了,身体倍棒,吃嘛嘛香。

    这会儿何文宏正陪着老爷子说着话,明天一大早,他就要回上丰市了。

    “老二,下来吃夜宵。”

    正说着话,何永宏打来电话。

    “行,我马上到,就在楼下?”

    “对,就在小区斜对面。”何永宏笑着道。

    “大哥请夜宵,我先去了。”何文宏站起身来,笑着给家里人说了一声,然后出了门。

    何文宏老家在海丰,现在双亲也就老爷子在世,也在海丰,跟着何永宏。

    因为工作的关系,何文宏家安在了上丰市,回来的次数比较少,老爷子是老大两口子照顾,何文宏也知道老大的辛苦,因而对老大一直很尊重,老大请客,何文宏自然不怠慢。

    到了地方,何永宏已经点了烤肉和啤酒了,见到老二到了,先给老二倒了一杯:“老,老二,走一个,你不常回来,咱兄弟也很少聚。”

    “工作忙,没办法。”

    何文宏和何永宏碰了一个,一饮而尽,道:“大哥你也知道,我刚晋升副主任时间不长,在科室话语权不重,更是要小心翼翼。”

    “都在医院工作,我了解的。”

    何永宏笑着道:“不过你比我好,你还年轻,好歹还有机会,我就不行了,胡镇泉干到退休,基本上也没我什么事了。”

    何文宏还不到五十岁,他们中医科的主任雷军锋年龄又比较大,到时候退了,何文宏还有机会,虽然这个机会渺茫,可总归是有的。

    何永宏就不同了,他和胡镇泉年龄差不多,胡镇泉干到退休,他也差不多就退了,科主任是没希望了,到时候能把主任医师职称拿到手,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对大多数医生来说,退休前干几年科主任,那就是最高的奢望了,可科主任一个科室也就一个,副主任就是不少人职业生涯的尽头。

    当然,这儿说的是职务,职称的话,只要你能考得过,就能拿得到,医院是不干涉职称考核的。

    可没干过科主任的主任医师,总归是欠缺那么点什么。

    人这一生,求名,求利,求权,求财,可求的还不就是个风光,无论哪种,其实都是一种风光,对医生来说,科主任那才是风光,副主任,就说何永宏,刚才还不是可劲的拍人家胡镇泉的马屁?

    “我们科室可不止我一位副主任,我是资历最浅的,基本上没指望。”何文宏笑了笑。

    没希望,有时候不见得是什么坏事。

    没希望,那也就没指望了,不折腾了,有希望,人就有野心,最终得不到手,反而失落,反而失望。

    对何永宏来说,他现在就不指望了,只要在科室安安稳稳的就行,可何文宏呢,总是有那么点想法的。

    “来,走一个。”

    何永宏又给两人添满,笑着道:“走一步看一步吧,也别想太多,到了现在这个程度,其实也算不错了。”

    “何主任,哈哈,两位何主任。”

    老板亲自端着烤肉过来了,笑着道:“我亲自烤的,多加了几串,怕两位主任不够吃。”

    “谢谢李老板了。”

    何永宏道了声谢。

    “何主任客气了。”

    老板笑呵呵的:“两位有什么需要,尽管喊我,我随时候着呢。”

    何永宏就住在边上,周围不少人都认识,医院的科主任,哪怕是副的,在大多数人眼中那也是相当有牌面的,这个身份有时候比起一些小土豪还有牌面的。

    何永宏去参加高中同学聚会,在圈子里都算是排在前面的,哪怕一些开宝马的同学,也会客气几分。

    正如前文所说,有钱人的钱,人家不一定会借给你,不得罪就好,关系不是很铁,借个钱很难得,可医生、警察这类朋友,哪怕交情不深,真要有个事,还是能帮上一些小忙的。

    不说帮忙,就是咨询一下问题,也总是方便的。

    老板笑呵呵的离去,何永宏又给两人倒满一杯,这次慢慢喝着,边喝边聊。

    “老二你明天就打算走?”

    “对,明天就回去,请了三天假,后天早上就要上班了,明天吃过早饭就回。”何文宏点着头。

    “这样,明天一大早和我去趟医院吧,胡镇泉的爱人生病了,你去看看,能不能帮上忙。”

    何永宏叹着气:“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胡镇泉是个强势的主,你大哥这个副主任当的也不舒服啊。”

    “胡镇泉的爱人生病了,什么情况?”

    何文宏一听,就猜到可能有些特殊,要不然不至于让他去,胡镇泉的水平还是不错的,在内科方面也算是一号人物,要不然也不会那么强势。

    正如胡镇泉自己说的,人的脾气和本事是成正比的,他胡镇泉强势,自然有强势的本事。

    何永宏大概把情况说了一下,道:“现在是各种检查都没什么大问题,就是走路横着走,看东西重影,腰困,疲惫,我记得我听你说过,一些西医检查不出来的病症,中医往往都有奇效。”

    何文宏微微沉吟:“看东西重影,横着走,这倒是奇了,难道是受了惊吓,导致魂魄不附?”

    何文宏口中的魂魄并不是什么神话故事中的什么魂魄,而是中医中的一种说法。

    中医诞生的年代早,很多说法到了现在,确实听上去不怎么科学,这也是不少人攻击中医为封建迷信的一个原因。

    中医所说的魂魄和民间所说魂魄相比,更倾向于实用,只探在生象,不究身后景。中医更多关注的是以之为概念的相关心理、生理与病理现象。

    很多人都知道,中医有阴阳五行之说,通俗的讲,魂魄指的是人的精神灵气,所谓精、气、神,精指的是人的精神,也就是思维意识,气构成人体生命活动的基本无形元素,所谓气血,正气、邪气等等,神人体生命活动的各层次的形态功能变化活力,用现在的说法可以说是新陈代谢、吐故纳新的过程等等。

    魂为阳,构成人的思维才智,魄为阴,构成人的感觉形体。

    《黄帝内经》有说:“五藏:心藏神,肺藏魄,肝藏魂,脾藏意,肾藏精志也。”

    通俗的说就是心藏神,主宰人的生命活动,我们常说的心神不宁指的就是这个。

    肺藏七魄,肝藏有三魂,脾和人的死穴有关,肾藏精与志,精可化髓,髓通于脑,因而肾虚还会影响人的记忆力等等,都是基于这个概念而来的。

    何文宏想了一会儿,这种病症他没见过,也没听说过,现在也不好多说,道:“那我明天早上去看看,这个病比较奇怪,我也没听说过,不一定有把握。”

    “去看看,是个心意就行。”

    何永宏道:“其实胡镇泉不怎么相信中医的,我也就是尽份心,你是不知道,我们医院这两天来了江中院一位年轻专家,肝手术做的相当好,好像还会中医,肝外好几位原本准备手术的患者,对方看过之后都取消了手术,采用中医保守治疗。”

    说着何永宏端起酒杯抿了一口,继续道:“肝外的马保平原本打算把几位患者送给我们内科,胡镇泉没同意,还有些瞧不起人家小年轻”

    “江中院来的专家?”

    何文宏心中一动:“是不是姓方?”

    “对,就是姓方,叫方寒。”

    何永宏点头:“怎么,老二你认识?”

    “方医生到了你们海丰市第一医院?”

    何文宏吃惊不小,他是做梦都想把方寒请去呢,方寒没去,怎么就来了海丰了呢?

    “对,怎么了?”

    何文宏道:“方医生可是为大拿啊,胡镇泉脑子没病吧,瞧不起方医生?”

    “也不是瞧不起。”

    何永宏道:“胡镇泉无非就是觉得人家方医生是外科的,他是内科的,不搭噶,也不怕对方,再加上人家年轻,或许还有些嫉妒。”

    说着,何永宏又问:“老二你知道这位方医生?”

    “知道,太知道了。”何文宏道:“这位方医生可不仅仅精通外科,内科方面也是高手,中医方面的造诣非常高,最主要的是人缘相当广。”

    何永宏就来了兴趣了。

    何文宏继续道:“胡镇泉觉得方医生是外科专家,不能把他怎么样?”

    “嗯,差不多就是这想法吧。”何永宏点头。

    何文宏哼笑道:“那是他不知道方医生的来头,方医生是郭文渊郭老的学生,同时还是江州医科大校长陈国中陈校长的学生,陈国中大哥你总知道吧。”

    “这我肯定知道。”

    何永宏道:“江州医科大校长,全国医药协会副会长,江州医药协会会长门生遍地。”

    说着说着,何永宏都惊呆了,方寒是陈国中的学生,以陈国中的影响力,要是想要把胡镇泉怎么样,那简直不要太容易。

    :三更,这几天会慢慢把欠下的补回来,月初了,有推荐票的给我吧,拜谢,拜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