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小说 > 校花的近身王者 >

第二百一十五章 羊皮之下

    又是两日。

    虽说网络被封锁,可,帝都街里邻坊传的愈发火热。

    帝都。

    好似出了一位,能让七家臣服的,过江猛龙。

    “不知道。”

    面对媒体等人采访询问,几家家族的族人,都异口同声。

    可细心者却发现,除了已经伏法死亡的康福武,另外六家的家主好像,也很久没出现在视野了。

    冬日。

    天空下着小雪。

    城南,周家外。

    “停一下。”

    几辆黑色将门制式军车,缓缓停下。

    车窗落下,楚枫盯着眼前欧洲风格的高楼,眯起眼:“才烧毁没几天,又修好了?这周家可来得真快。”

    “他们几家,最不缺的就是钱,更别说周家做的是地产生意,你烧多少都没用。”驾驶位上,裴秀一边解释,一边调着车载音乐。

    放的是她偶像,兰姬妤的CD。

    上边儿,还有着楚枫帮她要的偶像签名。

    “死了家主,不轰个百八十炮仗就算了,办丧也关着门,周家是七大家族之一,怎么忽然这么低调了?”楚枫忽然道。

    嘴上这么说,可他知道,周家这不是低调。

    帝都周围七家,烽火夜连城,

    可,敢在他眼皮下,迅速大张旗鼓修复的,也就是这周家。

    消息说。

    周家长子听闻家主噩耗,从海外回归,第一件事,就是加急修复自家庄园,并且,为父亲塑像。

    本来这些无声挑衅,楚枫完全可以无视。

    可。

    那塑像脚下。

    有着一串刺目的编号。

    S70。

    这是,芊芊那趟失事苏航航班号。

    “你懂啥,西式葬礼不宜出门,尤其是丧葬,大张旗鼓被视作不吉利,所以,一般都关门进行。”裴秀撇嘴:“好了,还有正事,神将会议要开始了,先走吧。”

    神将会议。

    康福武死后,虎位空虚,理当票选新将!

    她担心再不走,这楚枫会不会突发奇想,去别人家里再逛逛,耽误时间。

    “再等等。”

    “等什么,难不成你真想进去,给周家主上香?”裴秀一阵懊恼。

    白发青年幽幽转头,和她对视。

    “有何不可?”

    裴秀张了张口,却发现没办法反驳。

    “这件事情,我没有发言权,可我觉得,七家家主,还有那一百二十弟子都死了,你的仇也算报了吧差不多行了。”

    车内长久沉默。

    空气微凉。

    这个一向大咧咧的镇北军女孩,才意识到自己失言。

    “对不起。”裴秀连忙摆手:“我不是那个意思。”

    她只是担心,继续这么下去,将门,也不能再明面去帮楚枫。

    “我知道。”

    当初芊芊失事,裴秀是头一个来通知他的,甚至带着哭腔。

    冲这点,楚枫就不会怪这个心直口快的女人。

    楚枫悠然望着前方驶来的一辆大货车,轻声道:“芊芊还在就好了。”

    正当裴秀不解,他继续开口:“那样,或许里面那些人,我也不用赶尽杀绝了。”

    闻言。

    裴秀脸色一变再变。

    听这话的意思,楚枫原来根本,没打算放过那些人!

    她望向青年。

    这个男人,平日里,像一只绵羊般人畜无害,可要是真正得罪了他才会知道,这个男人有多恐怖。

    脱下那张羊皮,才会有人想起,这位,可是那杀手榜第一,堪称人屠!

    没等她开口。

    前方那大货车,停在车边。

    几名大汉下车,合力将几样巨物卸下。

    “那是棺材?”裴秀看到旁边之物,瞳孔再次收缩。

    不但是棺材,还有一枚巨型牌匾。

    ‘升棺发材'——楚枫赠。

    “这是你送的?!”

    升官发财,官和财二字,改成了棺材**裸的讽刺。

    “走吧。”楚枫开门,缓缓下车。

    “可神将会议那边”

    “让他们等。”

    留下裴秀,呆呆地看着楚枫背影良久。

    如此男儿,卓群天资。

    假以时日,他的成就,可能比她们顾队还高!

    可依旧为情所困。

    “哎,希望你能走出来。”

    谁能帮他走出来?

    裴秀忽然看了眼后视镜中的自己,捏了捏面庞,俏脸微红,猛地啐了一口,拍了自己一巴掌。

    “想什么呢。”

    先不说对楚枫压根没感觉,自己和他,也根本不是一路人,身为女人却性格刚烈,和那位倾城倾国的慕氏千金比,着实不讨喜。

    周家。

    私人教堂内,宾客满座。

    庄重肃穆。

    几名周家长辈,正站在棺前,神色悲怆。

    一名二十多岁,神态灼灼的男人,将花束放在棺前,双眼迸发出精芒,轻声道:“父亲,我一定会,让他忏悔。”

    他是周值。

    周家长子,刚刚从海外回归!

    “三叔,我父亲的雕像,弄好了吧?”

    “弄好了,可值儿,在那雕像脚下篆刻的号码,合适么?”他身边,被叫做三叔的周成仁,举棋不定,似有犹豫。

    说句心里话,他们,着实给楚枫弄怕了。

    青年嘴角翘起:“怕什么,这编号,是我们,对他那未婚妻的悼念啊。”

    “好一个悼念。”

    伴随着一道男声。

    轰隆——

    整个大门,轰然敞开。

    大厅内,人群皆出现愤怒之色,

    西式丧葬,开门喧哗,被视作对死者亵渎!

    “保安呢!不是说了不让任何人进来么!”周成仁带着怒目转头,一瞬,身子却猛颤。

    不但是他,周围所有周家家属。

    齐刷刷站起身。

    带着震惊和淡淡不安。

    而其余不明所以的人,皆疑惑这白发青年究竟是谁?

    “白发他是楚枫?”一人喃喃。

    “不对,我看过照片,不像。”

    那日瞻星楼,有些许照片流出,

    照片上的妖异面容,与眼前,这剑眉星目的青年,绝不是同一个人。

    只有周家等人知道。

    这是楚枫真容。

    “你敢在周家喧哗,找死么?”一旁,一名宽额男子起身,怒道。

    他是本地一个小地产中间商,在众宾客中,只算末流,能进场,已经颇为荣幸。

    见大家都不认识这毛头小子,他心中一喜。

    既然没人认识这小子,估计,他也没什么身份地位。

    现在正是挣表现,让周家注意到自己的时候啊!

    如他所想,青年转头,对着他回应道:“我不懂礼数,可能,确实唐突了。”

    闻言,那宽额男子嘴角疯狂上扬。

    这果然是个软柿子,好捏!

    “哼!”他冷哼一声,高高在上:“既然知错,就麻烦出去,关好门,这里没有你的位置。”

    楚枫后边儿,裴秀怒意中烧,正想上前理论,

    可被青年拦住。

    “我来,是要送周家主最后一程,送完就走。”

    这一言出口。

    所有周家嫡系,脸上抽了抽。

    只有那宽额男子,指着楚枫鼻尖:“你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送”

    啪。

    一巴掌,

    将他扇得七荤八素。

    正要骂人,可抬眼时,男子浑身肥肉抖了抖。

    他在周家面前挣表现,可现在打他的,不是别人。

    正是想巴结的周家望族,周家三把手——周成仁。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