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校花的近身王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六十七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确定要凡品?

    张天机微微一愣,随后出现恼怒之色。

    他自然不认为包里还有灵品,听这话的意思,下意识认为,楚枫是想随便拿两把垃圾刀,糊弄他。

    “要去见的人是刀狂,你再怎么,也得拿两柄好点的凡品,中等以上。”

    在他看来,楚枫那包里,能找出两柄中等凡品,就已经很不错了。

    中等凡品,也算是比较上得了台面的礼物。

    这番话,倒是让楚枫犯了难。

    凡品究竟是什么

    难道是说这些,基本不能承载灵力的武器?

    从中取出一红一白两柄长刀,背在身后,楚枫这才道:“走吧。”

    “别。”

    张天机再次拦住他:“刀给我就行了,你先在这等着,你能不能有幸见到刀狂兄,还得看他有没有心情。”

    之所以这么说。

    他也是想以自己名义,送刀。

    看楚枫乖乖交出,他嘴角一咧,看了眼手中两柄长刀,眼神略带惊讶。

    这两柄,竟都是凡品上等??

    “这”

    楚枫忽然接道:“这刀太次了么?包里还有。”

    “不,不用。”

    转头之时,张天机有些举棋不定起来。

    这小子,用的是灵品武器不说,还随手就掏出两柄,上等凡品??

    听他的意思,包里还有?

    联想到一路上,楚枫那种非同寻常的淡定。

    这白毛,到底是什么身份?

    “妹妹,青神榜上,确实没有这白毛,对吧?”他迟疑良久才问道。

    而张埼玉,俏脸上出现鄙夷之色:“怎么可能有他?”

    “那其它地方榜单呢?你有没有见过小黄人这名字?”

    “没印象。”

    张埼玉忽然拍了兄长一下,娇笑道:“哥,扮猪吃老虎是你的强项,不是他的强项,别随便看一个小人物,都觉得他深藏不露。”

    “刁民永远都是刁民,废物也永远是废物。”

    闻言,身边青神榜第三十二的天机子,才点了点头。

    也是。

    这小人物,听都没听说过,还能有什么背景不成?

    再者,就算有背景,你的背景,能比我大?你还不得给我武当张氏面子?不得给我爷爷面子?

    想到这里,他的疑虑,烟消云散。

    别墅总共三层。

    此时的三层健身室内,一名二十八九的男子,正赤着上身,单手上下。

    一身肌肉紧绷,惹得刚刚走上前的女佣一阵侧目。

    能服侍一个身份,地位都不低,且身材外形也是一流的男人,对她来说,是一种殊荣。

    就是不知,为何主人下丹田处,有着一道狰狞的伤疤?

    在之前,她有意询问这伤疤来历时,这位代号‘刀狂'的主人脸上,竟然破天荒地,出现了一丝恐惧和慌张。

    这让她愈发好奇。

    是什么人,能让栖身青神榜二十位的主人慌张?

    青神前十?还是这之上的武神?

    女佣深吸口气。

    不敢再多想。

    “什么事?”

    在单杠上的男子轻轻松手,落在地上,询问开口。

    “啊,主人,楼下来了两位客人,说是与你有过一面之缘。”

    “客人?”

    刀狂看了眼一旁墙上挂满的长刀:“我不是说了么?星期二下午练刀,不见任何人。”

    “是”

    女佣点了点头。

    若是寻常人,定然会觉得此举不妥,但她却不这么认为。

    主人青神二十位,举国青年一辈,能比得上他的同龄人也不过二十位,这样的存在,哪是别人想见就能见的?

    她下楼后,也是礼貌开口:“实在对不起,主人星期二下午,准时练刀,不会见任何人。”

    “喂!”张埼玉一下子不满了。

    张天机将她拦住,对着女佣微微一笑:“没事没事,我等他练完就好,不过可否请姑娘再跑一趟,就说我当年在帝都送了他一瓶金疮药。”

    女佣有些迟疑:“这”

    张天机呵呵一笑,摇了摇头。

    看来,不搬出自己身份,是没法见人了。

    “姑娘也可以给他说,我是天机子。”

    天机子?!

    闻言,女佣眸子里终于露出惊讶之色:“你,你是那个天才相师?”

    在武协推动下,现在几乎全民崇武,而那除了那二十位武神外,这青神榜已然成了大家追逐方向。

    青神百位,各个都是明星般的人物,不说家喻户晓,但青年一辈,却是人尽皆知。

    女佣也不例外。

    自家主人就在榜单上面,她对青神榜其他人,也基本了解。

    就说这青年看着有些眼熟,原来是那位天才相师!

    “对不起,我有眼不识珠,不知道是您,我这就去告诉主人!”

    女佣急匆匆回楼。

    张天机嘴角却露出笑容。

    “又来了。”身边,妹妹拉住他的胳膊:“就知道来这套,早开始为什么不报身份。”

    扮猪吃虎。

    哥哥可是用的炉火纯青。

    不过说实话,每每看到别人,前后不一的态度时,他们兄妹两,都会有一丝丝暗爽。

    三楼。

    刀狂背对女佣。

    “说了,不见。别说一个三十二位,他就是青神前十,也不见!”

    他之所以给自己取名刀狂,除了致敬自己师尊外,

    还有一点。

    确实狂!

    自从那次在帝都,被那位白发反手夺刀,刺入丹田后。

    他的这份狂,不但没有消失,反倒愈演愈烈。

    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份狂傲,有那么一丝丝,是在模仿当初那白发!

    “守南万蹄,踏帝都城。”

    “七家烽火夜连天。”

    这些壮举,可都是因为他搞出来的!

    不但如此,之后他私下问过师父,有意无意提起那白毛是谁,

    自己的师父,天下第四的刀神。

    只说了几句话。

    “你知道,我为能打到这武神榜第四?”

    那时的他,满是骄傲:“知道,您的那一招‘抽刀断水',至今无人匹敌!”

    “呵呵。”

    那日,刀神轻轻抬刀:“抽刀断水水更流。”

    “世人只知我这一刀举世无敌,却不知”

    “这一招,我是从别人那里偷学过来的。”

    那时,刀狂看见师父脸上,破天荒地有些暗淡:“偷学了一成不到,就成了举世无敌,天下第四,你说可不可笑。”

    数月前。

    楚世子往帝都寻仇,

    偶遇过刀神。

    在那桥上,那一式一蓑烟雨任平生。

    造就了现在的。

    抽刀断水水更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