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第五峰旁系的团灭。 这一剑递出。 其实,表面如当初楚母扣剑那般,无声无息。 第五脉直系十余人,包括五王爷林战在内,呆了许久,望着这位第一脉的世子,满脸不确定。 “侄,侄儿,你做了什么” 林策迟疑道。 十余族人也纷纷看过来,显然,林策问出了他们心中的疑惑。 眼前。 满头黑发,面容带疤的楚枫,微微躬身:“五叔,五爷爷,可以回家了。” “回家?” 一旁,微微佝偻的老人,眼眸忽然瞪大。 回家? 这孩子,一滴血就能将那灵品提升至仙品,莫非刚才那一剑 “小枫,”他忽然牢牢抓住楚枫手腕,再无开始的颓态:“告诉五爷爷,你现在,究竟是什么境界!!” 楚枫眉毛微挑:“应该还没入道?” 直性子如五王爷,当即一巴掌拍在楚枫脑门:“你小子,这时候还跟爷爷开玩笑!” 等到一行十余人,带着不确定,登上那第五峰顶端时, 林战父子,以及音秀音玉兄妹,第五脉剩下的十几人,望着眼前空无人烟的族门,全部伫立许久。 以往。 这里可是‘香火鼎盛',住着上百位,踩在他们头顶的旁系子弟! 可现在 那些该死的蛀虫,一个都没了? 去哪了?! 要知道,第五峰背后是峭壁悬崖,想要离开,只有这山下一条路可走。 上百旁系,绝无可能凭空消失,唯一的可能 就是林枫刚才那莫名其妙的一剑。 负手而立的五王爷,紧紧咬牙, 想明白之后,这位沧桑老人,面容悲怆,吐出两个字。 “好,好。” 一是,为二十年来,被旁系喧宾夺主,而今终于雪耻而叫好。 二是,为第一脉,这位真龙世子回归而叫好!! 老人牙关颤抖不已,眼睛有些发红。 当年。 其实,包括他在内的几乎所有人,都已经打算放弃眼前这位刚刚出生,便快夭折的世子殿下,甚至让其父母再生一位。 毕竟,实在太过弱小,在他们看来,林枫世子,就算活着也大可能是折磨。 可。 独独那位第一脉的皇,大爷爷林玄,口口声声,小枫是真龙圣体,他的血脉独一无二,之所以如此弱小,是需要时间成长。 “哈哈哈,林玄哥,当初,您不是骗我们。”林战看向楚枫,目光灼灼。 谁说林枫是夭折废物? 谁说他配不上世子之位? 你们看见了么 这世上, 还真他娘的有真龙圣体! 五王爷闭眼许久。 “每一峰之间,都有大阵守护,这事情,其它峰还不知道。”林战连忙转头:“策儿,你去山下守着,这两天,记住,死都不能放任何人进来。” “对了,” 林战想起什么,宛然不像是开始那般病恹模样,转头看向林策:“走之前,将我的玺印拿来。” 倒是林策,正要点头时,想起什么,脚步一错:“父亲” 林氏族人皆知。 玺印。 除了代表至尊皇权之外,其实,还有一个作用 “让你拿,你就快拿!”林战一阵吹胡子瞪眼。 林策张了张嘴,眼见着父亲目光愈发严厉,脸色一青,咬牙点头:“好。” 待到林战取过玺印,让族人先离开后, 这才拉住楚枫手腕,郑重道:“小枫,你五爷爷一脉,包括我,都是些废人,顶天也只有凡境大圆满,我们都帮不了你什么。” “但有些事,是我这个当爷爷的,必须做的。” 他看着玺印,深吸口气,随即,拉住楚枫便往内屋而去。 身后。 楚枫望着老人苍老背影,深吸口气。 当初龙虎山上。 同样有一道老人背影,走在他前方。 ‘林玄一息尚在,你们休想动那小子一根毫毛。' 大半年来。 爷爷死了。 红瞳儿死了。 母亲也被锁龙虎。 血脉至亲,从他出生起,便一个个消失离去。 如今 楚枫微微咬牙:“五爷爷,您身体有伤,我先帮您” “别说话。” 光是走了几步,林玄的呼吸便愈发粗重,不过此刻的眼神却格外明亮,站在内殿,望着眼前久久不语。 楚枫顺着他目光看去,这才注意到, 大殿四周, 是四根高达十米的木制承重柱,而柱子上方,一道蔓延数十米的蓝色雕塑,盘旋飞舞,栩栩如生。 竟是一条长达数十米的巨龙雕塑。 龙首,更是傲然挺立大殿中央,一双竖瞳,与他对视! 楚枫眼神稍稍一凝。 其实, 无论是沉睡的龙虎山脉,亦或是蜀地百脉。 那些苍龙角龙,其实肉身魂魄早已被毁,留存的,也不过只是一身气运,以及那属于‘龙'的意志。 可刚才, 有那么一瞬,他似乎觉得,眼前这条龙是活物?! 山海记载,虺五百年化为蛟,蛟千年化为龙,龙再千年化为角龙,五千年为苍龙,万年即应龙。 眼前这雕塑所塑造的应该是有接近两千年修为的,角龙? “小枫,跟我一起。”彼时,五王爷对着那雕塑,躬身一拜。 楚枫站在他身后,正要弯腰,却发现一股无形力道,将他托起,硬生生弯不下腰。 等等,这股力量 没等他深究。 眼前,林战注意到楚枫并未参拜,只是幽幽一叹:“孩子,这些年,确实苦了你了。” “你在外界长大,可能缺少了这份归属感。” 而后,五王爷带着一丝骄傲:“小枫,你不知道,第一脉至第五脉,都有他的塑像,他名‘临'帝!正是我们林氏老祖,也是真正的龙!我整个至尊林氏,都是他的后人。” “切记,生而为人,不可忘根。”老人一板一眼。 楚枫苦笑。 五爷爷,这是误会了啊。 然而,这种误会,怎么解释也解释不清楚? “这玺印,其实也是钥匙,走吧,带你去取龙涎果,有了它,对你的血脉资质,应该能有所帮助,第一次吃的话,不说其它,就说你经过那门口的八镜台时,那霞光,至少都能提升个三五丈。” 林战一阵剧烈咳嗽,可越说,越是兴奋:“龙涎果可是好东西,既能提升林氏弟子血脉纯度,也能生死人而肉白骨,就说我这已经被半废的丹田,假如吃了它,肯定能” 说到一半,五王爷意识到不妥,忽然停住。 自己也是老糊涂了,这是给小枫吃的,提自己病情干什么? 一阵剧烈咳嗽。 而后连忙改口:“所幸五爷爷这还有不少存货,我进去给你拿一枚。” “别怪你五爷爷吝啬,只舍得给你一枚,实在是它很珍贵,我也要为我,和我第五脉后人着想。” 刚刚走到一半,被楚枫拉住。 林战回头,却注意到青年眼睛里,一闪而过的金芒。 楚枫摇了摇头:“五爷爷,您这谎,撒得太烂了。” “里边儿,其实就只有一枚了吧?” 难怪刚才五叔会迟疑。 这龙涎果,可能是五爷爷最后的底牌,是为了等到某一天,吃下它恢复实力,能和林凌天那一脉拼命? 只不过是因为他的到来,这倔老头想都不想,宁可编出‘吝啬'的借口,也要将唯一拿得出手的宝贝,留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