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小说 > 白夜猎凶 >

第【46】章:图穷匕见

    “是这样的,今天下午我们接到有人报案,说是这里有一个人上吊自杀,等我们到这里以后发现并不是上吊自杀,而是被人掐死后伪装成上吊,现场只发现一组脚印,尸体身上也没有指纹,案子比较特殊,所以要求周边居民必须协助调查,多有打扰。”

    他说完,起身和我告别,并且要了我的联系方式,说是如果有什么结果,会第一时间和我联系。

    这位警官态度还算不错,我送走这位警官以后,突然听到了一阵敲门声,走过去推开门,站在门口的不是别人,正是马长发。

    “你怎么突然过来了,刚才那个警察问你没有?”

    “问了,九叔死了,怎么回事?”

    马长发进入房间,别的都没说,直接单刀直入,开口问道。

    “嗯?我不知道,你怎么突然问我这个问题。”

    我嘴上虽然是这么说,可是心里却在不断的悱恻:“你自己做了什么自己不知道吗?还来问我?”

    不过没有明说,现在是寄人篱下,自己处于什么局面自己心里清楚,如果真的把现在这层窗户纸捅破了,必死无疑。

    “这里就咱们两个,不是我做的,还不是你做的?”

    我听到这句话,真是差点笑出声,合着栽赃不成,现在准备动硬的了。

    “我问你,我为什么要对九叔不利?”

    “我怎么知道呢是什么原因,说不定你和那个装神弄鬼的女人,是一伙的也说不定。”

    马长发说着,索性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直直的盯着我的眼睛,不过我丝毫不躲闪,也这样看着他。

    “你应该什么都清楚了吧?”

    两个人僵持了片刻,我直接单刀直入的开口问道。

    我心里清楚,马长发不是傻子,上次谷霖对他们两个动粗,他就已经知道这件事里面有人装神弄鬼了。

    “其实我早就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只不过我需要一个替罪羊,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马长发说着,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烟盒,抽出一根烟叼在嘴里,然后把烟盒递给我,似乎是想要让我也来一根。

    “不用了,我不抽烟,谢谢。”

    我婉言谢绝,马长发也不在意,点燃香烟,开口道:“其实吧,我想过稳定的生活,不过上了贼船,已经下不来了,我之所以杀了那个谷霏,就是因为这一点。”

    “你十三年前故意伤害,被判入狱,出狱以后在**扶持之下,开了这家汽车旅馆,按理来说应该好好工作回报社会,你这样对得起自己么?”

    我直到现在话都已经挑明了,也就不需要继续藏着掖着了,开口说道。

    “你不懂,小子,一分钱难倒英雄汉,有些时候,没钱比没有自由更难受。”

    马长发说着,深深地吸了一口烟,然后吐了一个烟圈。

    “她看到我的毒交易,我就只能把她掐死,然后伪造成溺水假象,可是十多年没动手了,下手没个轻重,一下子把她给掐的昏迷不醒,没掐死,然后我就用哑铃把她砸死了。”

    “嗯,这就是你杀谷霏的原因,那九叔呢?和你合作这么久的合作伙伴,你为什么杀了他?”

    “他妈的,这个怂包,那天被一个娘们修理一顿,吓得竟然要报警,说我这里有鬼,我这种见不得光的工作,能让警察深入搜查吗?这不是要我的命吗?所以我今天早晨就偷偷把他弄死了,还挂在树林里,本来想让你顶罪,到时候花点钱,直接把两个案子并案到你身上,没想到你竟然没上当。”

    我微笑着点点头,然后又问道:“你是怎么做到没有指纹,还没有脚印的?”

    “简单,我戴着手套掐死九叔,然后踩着高跷,背着他,去林子里把他挂在树上,就这样,正对着你的窗户,让你醒来以后就能看到他。”

    “嗯,你很聪明,也很蠢,你的犯案手段很拙劣,如果你直接把尸体留在宾馆里,然后把我的指纹用胶带弄下来,印在九叔的脖子上,可能会更好一点。”

    “是啊,你真是个天才,可是你没机会了,我的上家已经准备让我离开这里了,我现在想要送你一程。”

    我早就知道会有一天,早早晚晚的事儿,现在突然听到这句话,突然就感觉这件事其实也就是稀松平常,不仅仅没有任何畏惧,反倒是还有一种放下重担的释然。

    马长发把烟彻底抽完,然后把烟蒂丢在地上,用脚碾了几下:“你放心吧,很快的,不会疼。”

    他说着,从自己的怀中掏出来一把土制手枪,黑黢黢的枪口对准了我,他没有注意到,我后倾的身体遮挡住了其中一只枕头,而一只手已经探到了枕头下面。

    “不会疼?你试过吗?”

    我微笑着看着面前的马长发,开口说道。

    “没试过,不过说起来,你真的很像我曾经混社会的时候遇到过的一个朋友,我那个朋友就是你这样的性格,处变不惊,看到了你,我就想起了他。”

    “后来他怎么样了?”

    “他死了,也是被我杀的,不过那时候年轻,办事不利落,我现在有经验了,你准备好了吗?”

    “嗯,准备好了。”

    马长发伸手从身边的桌子上拿起来一条毛巾,折叠起来,包裹住枪管和枪口,这样可以阻挡住大部分声音,不会让声音穿出来。

    “你果然很专业!”

    我身体重新坐直,一只手背在后面,只不过现在马长发已经无暇顾及这一切,他现在想的就是杀戮,他急于享受杀戮的快感。

    眼看他已经打开保险,手指搭在了扳机之上,我背在身后的右手突然抓起一只枕头狠狠的朝着他的脑袋砸了过去,马长发没想到我会突然有这么一手,下意识后退几步,与此同时我一跃而起,拿起背后的黑色短刀,直朝着马长发的胸口刺了过去。

    这一刀速度奇快无比,短刀也是锋利,不过马长发毕竟不是普通人,身经百战的**湖,比起我可是强出不少。

    当即打落枕头,看到这一刀,下意识抓着刀抵挡在胸口,我这一刀首先刺穿了枕头,然后剩下来的一点刀尖才刺入马长发的皮肉。

    见到这一刀未曾建功,当即手猛的往下一拽,枕头刺啦一声被剖开,马长发的胸口也被斜下划出一道大口子。

    伤口足足有十几公分长,从左胸胸口一直划到右侧肋下,皮肉外翻,鲜血淋漓。

    马长发后退两步,拉开距离,狠狠地一脚踹在我的肚子上,直接把我踹倒在床上。

    这一脚踹的力量不可谓不大,我倒在床上的,只觉得肚子里的肠子拧着劲儿的疼,整个身体都佝偻起来,不过即便如此,那把短刀还是没有脱手。

    马长发摸了一下胸口,看着自己满手血迹,他骂了一声:“小王八蛋,我弄死你。”

    他说着,大跨步走到床前,用**狠狠地砸在我的膝盖,我被砸的哀嚎一声,身体就像是虾子一样猛的蜷缩起来,那把刀落在地上,发出哐当一声,马长发现在也没有心思用枪杀我了,只觉得那样不解恨,他伸出手直朝着我的脖子掐了过来。

    这一瞬间,我立刻感觉到一种窒息感,脸色涨得通红,舌头都吐了出来,手脚乱蹬,一瞬间,前所未有的窒息感,彻底笼罩了自己。

    我挣扎着,努力想要掰开马长发的手,可是马长发的大手就像是钢钳一样狠狠地掐着自己的脖子,酒是陈的香,拳是老来壮,这一时间我反倒是没有马长发的力量大。

    所以就算是想挣扎,也没有办法挣脱马长发的束缚。

    不过在我手脚乱蹬的时候,误打误撞的摸到了窗边的床头柜,宾馆有一个习惯,那就是在床头柜上面放一只烟灰缸。

    水晶烟灰缸,重量足足有二三斤重,很厚实,我现在都处于性命攸关的时候,哪里还有时间顾及那些,扬起烟灰缸砰的一下砸在马长发的头上。

    马长发的手松了一下,我得以趁此机会喘了一口气,然后问马长发:“呼,怎么样,是不是感觉很像你砸死谷霏的场景?我告诉你,马长发,谷霏就在这个房间里看着你呢。”

    我的不求饶,反倒是有一种挑衅的态度,却让对方更加愤怒,他的手收缩的更紧了,鲜血如同一条小蛇,蜿蜒着从马长发的额头流下来,配合他面容狰狞的表情,给人一种更加诡异的感觉。

    我扬起手还准备再给他一下试试,马长发伸出手一把按住我的胳膊,另一只手狠狠地掐着我的脖子,狠命的用尽全身力气往下按,似乎是想要把我直接憋死,或者是把我按进泥土里。

    虽然现在只有一只手按着我,可是现在给我的感觉,却比起之前更加恐怖,那种绝望的窒息感,让我有一种发自内心的绝望。

    绝望这种东西,是会迅速磨灭一个人的意志的,出现了这种想法,我开始不再挣扎,甚至手都已经放下了,我的意识开始迅速消散,就在马长发以为自己即将成功的时候,我突然听到窗户砰地一声被撞碎。

    侧过头一看,就看到一个矫健的身影用自己的肩膀撞碎了玻璃,与此同时一个前翻滚直接滚了进去,撞倒了骑在我身上的马长发。

    马长发被一下子撞到地上,然后就听到那个影子开口喊道:“师父,你没事吧?”

    “咳咳,我没事,没事,你怎么来了?”

    我咳嗽着从床上爬起来,面红耳赤,开口问道。

    马长发刚才被撞的的确是有些严重,不过还能行动,还想从地上爬起来,还没等起来,又被欧夜一个鞭腿踢晕在地上。

    看到他躺着不动了,欧夜把我从床上扶起来:“我如果不来,你这个怂包是不是被弄死了?”

    我坐起身,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没事,我差点没被他掐死,枪还在地上。”

    如果刚才马长发没有被情绪左右,直接枪杀我,那也就没事了,可是他没有用枪,而是想要掐死我,才会导致现在这种情况。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