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白夜猎凶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20】章:无理取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何来诡异?”

    欧夜把枪套的扣子扣稳,问我。

    我说:“我明明看见嫌犯出现在了领导家客厅,那萧腾为什么矢口否认,难道她跟嫌犯……是一伙的?”

    “别瞎说啊你……人家是领导的千金大小姐,被听到,你这个工作还想不想干?”

    欧夜连忙看彼此身上的通讯设备有没有关掉,她怕我们二人的通话传出去,惹出大.麻烦,当然,我说话之前已经检查了一遍,确认关闭了我才敢这样说。

    欧夜抬起头对我说:“要说诡异,我觉得你才是最诡异的,你说人家客厅有人,那为什么找不到,难道那个人会插翅而飞吗?”

    我皱着眉头说:“我相信我的眼睛,绝对不会看错……你有没有想过,梁队为什么会突然叫我们收工,如果现在撤走,很明显是放嫌犯一码,我相信梁队的为人,叫我们收工绝对不是他的本意,他一定是受到什么人的授意,比如萧局……”

    欧夜一把捂住了我的嘴:“白小天,你这是要找死吗?敢怀疑领导?”

    她整个人都压到我身上来了,两团软软的肉顶着我的胸口,搞得我动都不敢动,这时,刚才那个门卫在窗外敲玻璃,我摇下玻璃,门卫说:“你们两位警官别亲热了,刚才调了一下7号楼地下车库的监控,现一位四十岁左右的男人和领导家女儿一起进入了你们领导家里,一直没有出来过……”

    我和欧夜又对视了一眼。

    欧夜俏脸一红,连忙推开了我,有些害羞地说:“白小天,你说怎么办吧,我听你的。”

    哎呦,这家伙,怎么一下子变温柔许多了,真是奇了怪了,我看了一眼门卫大哥,门卫大哥也对我挤了挤眼神,一副“我懂了”的表情。

    擦,你懂个毛线。

    我挺了挺身,下定决心地:“正所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今天如果我们撤了,我们就是对不起那些受害的小女孩们。”

    “好的,抓他!”

    欧夜把手按在手枪上,说道。

    我打开电台,把频调到梁队频道上,对梁队说:“梁队,我不能撤,因为我们在监控里已经现嫌犯行踪,现在撤回,等于放虎归山!”

    “白小天,你……”

    梁队大吼了一声,然后停顿了五六分钟,才叹声说:“好,给我干吧,上面,我给你们顶着。”

    这次,领导家那睡衣女孩打死都不开门。

    在多次强调无效之下,我们强行破窗而入,女孩威胁我的,说一定会让她老爸给我们好看,我让欧夜把情绪激动的女孩控制住,自己慢慢蹲下来寻找蛛丝马迹。

    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

    我在客厅的角落现了一枚不大明显的男人脚印,非常新鲜,跟刚拖过的地板格格不入。

    我再四下搜索时,现在厨房门口也有一枚相同脚印,我追着脚印来到厨房,看见洗手台上也有脚印。

    难道这脚印的主人爬上了洗手台?

    我抬起头看向洗手台上方,只见那是一个镶嵌在墙体里面的壁柜,我下意识伸手去拉壁柜门,身后传来睡衣女孩的尖叫:“别动!”

    我转头看向她,只见她一脸慌张,很显然,壁柜里面一定大有文章。

    我对欧夜使了一个眼色,欧夜很快会意了,她一只手按住睡衣女孩,一只手搭在枪套上,向我点了点头。

    我见欧夜准备好了,刷的一声拉开壁柜。

    欧夜尖叫一声:“当心!”

    我下意识往下一蹲,一把片刀擦着我头皮砍了过去,间不容,我差点就交代在这里了,连帽子都被刀刮掉到地上。

    欧夜对壁柜里的人叫到:“赶快出来,不出来我开枪了!”

    那人在壁柜门前看到欧夜在拔枪,冷哼一声,竟然转身钻进了壁柜里面,欧夜好不容易打开枪套拔出手枪,对我说:“你在这里看着小孩,我进去追他。”

    “为什么要进去追他,逼他出来啊!”

    我愣了一下,说。

    现在气氛变得异常的紧张。

    大家变得有些提心吊胆,因为我们面对的不但是凶残的嫌犯,还有边上的帮凶。

    欧夜拉开保险:“很显然,这个壁柜一定能通向外面,要不然,他袭击你那下肯定会趁乱夺路而逃,不会傻到再次钻进去,那不是束手就擒吗?”

    欧夜说的也有道理。

    但我怎么会让她独自去追穷凶极恶的嫌犯,我操起橱柜里面的菜刀,对欧夜说:“我动作比你矫健,追人这个事情,交给我吧!”

    说完,不等欧夜做出表态,我翻身便爬进了壁柜。

    可就在准备往里面钻时,我的脚被一双手死死拽住了,回头一看,竟然是那个睡衣女孩,领导家的千金萧腾!

    “你干嘛小妹妹,我抓坏人,你为什么要阻止我们?”

    我有些蒙圈,她为什么要对我们横加阻拦?难道她不想让我们把坏人抓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嫌犯本来就跟她同出同进,她肯定不想让我们抓住嫌犯,所以阻拦我们是必然。

    只见萧腾小脸一沉:“你凭什么断定他是坏人?”

    “他是我们一直追捕的嫌疑犯,我警告你,你如果再破坏我们的行动,我们会以阻碍执法的理由把你抓起来。”

    我沉眉警告,想要吓一下她。

    没想到萧腾竟然比我更横,只见她哟呵一声,拽紧了我的脚踝,毫不惧怕的说:“警察哥哥,你在吓我是小孩子吗……第一,你们没有搜查证,没权擅闯居民家里,何况这是领导的家中;第二,你们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壁柜里面藏有嫌疑犯,你这样强行钻进壁柜,属于破坏私人财物;第三,我家壁柜只是一个壁柜而已,并不是什么暗格通道,所以里面根本不存在藏有嫌犯……”

    萧腾一下子例出了三条理由来反驳我。

    我和欧夜交换了一个眼神,想不到这萧腾小小年纪,竟然能如此处乱不惊,而且还扯得头头是道,不愧是领导的千金,根本不把我们这些小警察放在眼里啊!

    但是,她越在这里消磨时间,嫌犯逃走的几率越大。

    我们不能中了她的缓兵之计,于是我向欧夜暗示了一下,示意欧夜控制住萧腾,我好钻进壁柜追捕嫌犯。

    欧夜会意了我的意思,飞身扑过来,正要把萧腾按住,萧腾突然从旁边的灶台上操起一把水果刀,顶着我的脚后跟,转身对欧夜道:“站住!”

    欧夜楞了一愣,呆住了:“萧,萧妹妹,你冷静啊,不要乱来……”

    看到萧腾用刀顶住我的脚后跟,欧夜也不敢动了,我更是头皮麻,没想到这妹子这么彪悍,竟然敢动刀了,这一刀如果割下去,我这只脚算是交代了。

    萧腾异常冷静的对欧夜说:“姐姐,据说这里割下去的效果是把脚筋挑断,如果你不想让这位警察小哥哥变成残废的话,妹妹我希望你冷冷静静的推到两米开外!”

    欧夜抬起双手示意萧腾:“好,我听你的,我退……你能不能把刀先放下……”

    “闭嘴,不要跟我谈条件……”

    萧腾话刚说完,我趁她不注意,把腿一抽,萧腾转身还要来抓,我飞起一脚踹在她的脸上,啪塔一声,萧腾被我踹的出一声尖叫,一个踉跄摔出了两米开外,欧夜趁机扑了上去,一把按住了萧腾,把她手里的匕首给踢飞了!

    “呜哇!”

    萧腾已经被我踢得鼻孔流血,被欧夜按在身下,嚎啕大哭起来。

    就在这时,房门咔嚓一声响了,门打开后,一位穿着黑色制服的中年女子手里拿着钥匙,一脸懵逼的站在门口。

    看见有人来了,我和欧夜也懵了,这时欧夜怀里的萧腾挣脱开来,扑到门口那中年女子的怀里,边哭边告状:“妈,我被两个警察欺负了,你看他们不但要破坏我们家,而且还打你女儿啊,呜呜呜哇……”

    要多伤心有多伤心,要多委屈有多委屈,在加上一脸的鼻血,这领导千金此刻的表现看起来比窦娥还冤啊。

    那制服女人显然是领导夫人,只见她面无表情的扫了扫我和欧夜的脸:“两位小同志是上面下来的吗?”

    我和欧夜都有些懵,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问,同时摇了摇头:“不是。”

    “那一定就是省城派来的咯?”

    领导夫人似笑非笑的说,我们更懵逼,欧夜忙说:“嫂子,我们是市局的,萧局的属下,刑侦处的……”

    “哎哟,还知道是我们家老萧的属下啊,你们打我女儿坏我财物时,可有把我家老萧放在眼里?”

    领导夫人的气势突然就出来了,欧夜被她怼得嘴巴张着,无言以对,我连忙接话:“嫂子,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们追踪嫌犯,现嫌犯藏在你家壁柜,我们想进行追捕,结果小妹妹她……”

    “小同志,警察办案,警察家属理应支持,但是……如果从我家壁柜里搜不出所谓的嫌犯,你们怎么给我交代?”

    看到门口咄咄逼人的领导夫人,我再回头看看壁柜,咬牙道:“我引咎辞职!”

    “好。”

    领导夫人推开萧腾,亲自走了过来,爬上灶台,一扇一扇的壁柜门被打开,当所有门打开后,壁柜里面没有任何嫌犯的影子。

    也就是说,那个嫌犯,在我们眼皮子底下,凭空消失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