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小说 > 白夜猎凶 >

第【300】章:承上启下

    小女孩把我带到一个废旧仓库。

    “虽然这只是我们在这里的胡乱猜想,但是对现场模仿之后,我觉得5分钟的时间,已经足够完成交易和布置任务了。”

    这是我的话。

    听了我的话,另外两个人点了点头,小女孩说:“如果说那个所谓的老板就是在废旧仓库里面布置的任务,那很好解释。”

    “我们现在要调查一下,这个司机的手机里面通信记录,看到底有没有人,给他打个什么电话或者发个什么奇怪的信息。”

    我皱着眉头。

    对于我来说,可能从来没有经受过什么案子,但是面前这个案子正好可以拿来给我练手。

    现在既然有了这个想法,旁边的小女孩也非常配合:“好吧,这个事情交给我来办,我去找一个技术部门的人,把手机的问题搞定掉。”

    按照小女孩的说法,现在我们三个人要分头行动了。

    一个本地交警抬起头来,对我说:“你确定怎么搞,因为现在如果要破这个案子,我们可能需要你的帮助。”

    这个话已经明说了。

    案子现在已经出了,三个人都已经分析了这么半天,而且还进行了一场模拟。

    那个交警直接说了实话,这个案子想要破掉的话,必须白小天参与。

    我点了点头:“废弃仓库的事情我去做吧,这位交警大哥,你还是继续把路线上的数据统计一下。”

    对于我的身份来说,是最适合去查访废弃仓库的一个人。

    因为现在还没有任何证据证明那个废弃仓库跟这件车祸有什么直击的关联,既然没有关联的话,那让一个看似无关的人去调查。

    应该也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因为这样最起码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现在我们最好不要打草惊蛇,因为这条蛇隐藏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而且身上还带着非常危险的毒素。

    如果有一天这条蛇突然跑出来的话,他们可能什么也看不见,然后就一不小心被谁咬了一口,呜呼哀哉了。

    听到我说要自己一个人去调查那个废弃仓库,小女孩也只能对我说:“既然你要去调查仓库,那你必须要注意安全。”

    “放心吧,我很清楚,在现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们不能再出现什么意外了。”

    任何一个人都非常的明白,在这种时候出现意外的话,就是对我们的一种致命打击。

    面对敌人的疯狂挑衅,我们只能沉着冷静的加以反击,但是在反击的过程之中,必须步步为营。

    一旦有损兵折将的情况出现,那一切都可能会付诸流水。

    三个人就这样,分开行动了起来,那两个人各自去寻找各自的数据,只有我。

    独自打了一个车,向那个废旧的仓库开去。

    不知道那个仓库里面有什么东西等着自己,或者什么东西都没有,但是需要去解开一个谜底。

    那个司机下高速之后,为什么一定要去仓库转一圈?这转一圈的目的就是什么?

    如果想要揭开这个谜底,那可能只有到达了仓库之后,才能彻底知道了。

    但是我不抱太大的希望,因为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傻到,犯了错之后还等在原来的地方,等着别人去抓我。

    我知道仓库里面肯定不会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等着自己,但是还是决定进去看一下。

    有时候,你无意间得到的东西,可能才是最有价值的。

    但是如果想要得到这样的东西,你必须有着极好的运气,天上不会掉馅饼,但是脚下随时会出现陷阱。

    我很快就来到了那个仓库,老远的看起来,这个仓库的确非常的破旧。

    好像已经是几十年没有用过了的一样,就连房顶上都已经长满了杂草,外面更是杂草丛生。

    看着这个荒凉的仓库,我在想,那个司机不会,因为行车过程之中出现了内急,是进这个仓库里面上厕所吧。

    虽然我这个想法的确有些奇葩,但是看着仓库的荒凉程度,又觉得这个想法非常说得通。

    如果真的是这个样子,那他进仓库去寻找的时候,不但有可能踩到别人的粪便,还更加有可能在浪费我们的表情。

    就连那个出租车司机看到我这个样子,也十分的不理解:“兄弟,你为什么大老远会来到这个仓库?你难道不知道这个仓库里面闹鬼吗?”

    可能这只是这个出租车司机一句无心的话,但是这引起了这个年轻人的注意。

    我转身掏出了一支烟,递给了那个出租车司机:“大哥你说什么?这个仓库里面会闹鬼,你不会是在开玩笑吧?”

    出租车司机接过这个烟之后,很自然的点燃了,塞进了自己的嘴里面。

    他非常正经的对面现在年轻人说:“我当然不会开玩笑,这个仓库里面的确会闹鬼,而且不但晚上闹鬼,白天也会闹鬼。”

    从这个司机的表情上看得出来,他不像是在说假话。

    但是从他的字里行间里面又听得出来,感情就像这是在编出来的谎言。

    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鬼,别说晚上闹鬼的说法有多么的荒唐,白天都会闹起鬼来,那是不是也太夸张了一点。

    我笑了:“大哥,你这些话是听谁说的呀?这么大的仓库,怎么可能会闹鬼呢?”

    “你可别不相信,仓库里面真的会闹鬼,我自己都亲身经历过。”

    这个司机看见我不相信他的话,为了说得更加逼真一些,他就眉飞色舞的形容了起来。

    年轻人还是有些不相信:“你开出租车,怎么会去仓库里面遇到鬼了?”

    “有一次我经过这里的时候,内急出去上厕所,在仓库里面刚刚准备杀掉,从头顶上流下了一股鲜血,直接就淋的我一头一脸。”

    司机一脸惊恐的讲着这些东西,我听得津津有味的。

    然后司机说:“我当时被吓到了,等我抬起头来看的时候,什么东西都没有,但是我头顶上的确是鲜血。”

    听到这个司机这么说,更加让这个年轻人对里面的事情感到好奇。

    我付了车钱之后,义无反顾的向那个仓库走了过去。

    不管仓库里面到底是不是闹鬼,不管那个司机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既然已经来到了这里,我都必须进去看一下。

    突然一声惨叫声,把我浑身汗毛都吓了立起来。

    惨叫声是从仓库里面发出来的。

    我听到这个惨叫声之后,二话没说加快了脚步,飞速跑进了废旧的仓库里面。

    我的脚步声惊动了里面的人,老远就看见有三四个人正在抱头鼠窜。

    我追了过去。

    那几个人跑得飞快,等我跑过去的时候,那些人已经跑得没了踪影。

    布满灰尘的地面上,坐着一个蓬头垢面的人。

    这个人看起来浑身脏兮兮的,而且衣裳破破烂烂的,一看就是街边那种乞讨的乞丐。

    看到这个乞丐之后,我停下了追那些人的脚步,然后走到乞丐的面前,对乞丐说:“大哥,你刚才听见有人发出叫声了吗?”

    那个乞丐缓缓地抬起头来。

    我这才看清楚,这个乞丐原来是个女的,而且看乞丐的脸,虽然脏兮兮的,但是看起来还是挺眉清目秀的样子。

    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怎么会来这种地方乞讨?

    这是我的第一个疑问。

    乞丐没有说话,只是一脸戒备的看着我,可能这对于这个乞丐来说,不管是什么样的人,都是充满着恶意的吧。

    但是很显然,刚才那个惨叫声不是这个乞丐发出来的,因为那个惨叫声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看着这乞丐没有说话,苏常赋叹了一口气,从包里面掏出了一些零钱,放在乞丐的怀里面。

    我不是一个圣母,救不了所有的人,但是献一点爱心还是可以的。

    不能因为一个乞丐耽误了自己的事情,所以把钱放下之后,转身准备往里面走去。

    后面传来了那个乞丐的声音:“你等等。”

    这个声音听起来有些清脆,完全是少女婉转的声音,传入耳朵里面,还有些酥**麻的感觉。

    我忍不住转过头去。

    那个乞丐把那些零钱拿了起来,递给我说:“我不是乞丐,我不需要你的施舍,请你把这些钱收起来吧。”

    我去,原来这还是一个非常有性格的乞丐啊。

    我看着乞丐这个样子,顿时间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遇到,对钱拒绝的乞丐。

    在人们的印象里面,不管经济发展,多么的迅速,但是你一旦走出去的话,在大街小巷上,随时都能遇到沿街乞讨的乞丐。

    其实大家心知肚明,现在的乞丐已经变质了,他们不再是因为所生活所迫。

    沿街乞讨其实也是一种职业,而这种职业,来钱更加迅速。

    这些白天来沿街乞讨的乞丐,晚上收工之后,摇身一变就变成开着豪车的大款。

    但是即便这些乞丐多么的有钱,他们都不会拒绝金钱的,因为是乞讨和金钱改变了他们的生活,所以他们怎么可能对此感到拒绝?

    我说:“你既然不是乞丐,那你为什么要穿成这个样子?难道你是在这里演戏吗?”

    是的,穿成这种样子,只有乞丐才有的打扮。

    既然这个女的打扮成了这个样子,但是又否认了自己是乞丐,难道是因为面子问题吗?

    女孩冷哼了一声:“虽然我穿的差了一些,但是我真的不是乞丐,我只是一个流浪者而已,请你不要把流浪者和乞丐混为一谈。”

    流浪者。

    听起来是多么浪漫的一个字,但是现实非常的残酷,并不是所有的流浪都有诗有就有远方。

    比如面前这个看起来很像乞丐的流浪者,看她这一身打扮,她已经混的连乞丐都不如了。

    但是这个流浪者,竟然还装着自己很清高的样子,别人对她的资助,她竟然当成了是一种施舍,被堂而皇之的拒绝了。

    我很无奈,他把那个零钱收了回来:“好吧流浪者,我想知道,刚才你有没有听到有谁在这里发出了一声惨叫。”

    “一个无耻之徒。”

    那个流浪者冷冷的说了一句话,然后从后面拿出了一把沾着鲜血的匕首。

    看着匕首上的鲜血,显然还是新鲜的。

    我吃了一惊:“难道说你刀子上这个鲜血,就是那个所谓的无耻之徒的吗?”

    “我在这里休息,这些混蛋竟然想来欺负我,不让他们吃吃我的刀子,他们不知道什么是混社会的。”

    流浪者把这把匕首在自己身上擦来擦去,直到把匕首上的血擦干了为止。

    听这个姑娘的意思,她刚才是在这里休息,但是有几个色魔想来占她的便宜,然后就拔出了刀子,在色魔的腿上捅了两刀。

    听到流浪的姑娘这么说,我竟然有些哭笑不得。

    对这个流浪的姑娘说:“小姐,你在这里睡觉太不安全了,要不我给你开个房间,好好的洗一个澡,舒舒服服的休息一下吧。”

    这不是爱心泛滥,而是想缓住这个姑娘。

    因为不知道这个姑娘说的话到底是不是真话,但是敢肯定这个姑娘肯定是捅了人。

    如果这个姑娘说的是假话的话,那显然是犯了罪,那必须接受法律的制裁。

    但是在弄清楚现实之前,必须把这个姑娘稳定下来,把姑娘稳定之后,再悄悄的通知小张过来。

    哪知道听了这句话,那个姑娘嘿嘿一笑,冷声说:“你给我开个房,然后洗个澡,换上一身干净衣服,带我出去吃一顿好的之后,想让姑奶奶晚上再陪你睡一觉吗?”

    不得不说,这个女孩子的想象力十分的丰富,连旁边这个男生都没有想到,她自己竟然想的这么周全。

    我无奈了:“我并没有那个心思好不好?我只是担心你的安全,不想让你在这里风吹雨打的。”

    “你没有那个心思,意思本姑娘长得不好看,你根本不对本姑娘动心吗?”

    哎哟我去。

    女人真是一种奇怪的动物,你对她动心的话她说你是色鬼,如果你不对她动心的话她说你是瞧不起她。

    你到底要干什么。

    看着那个女的,我心里这么想,突然那女的对我说:“白警官,你可想起你曾经最牵挂的女人,三年前,那场关于死亡刺青的劫难。”

    被女的这么一提醒,我猛然一惊,三年前的记忆突然就鲜活了起来。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