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慢慢地站了起来,两颗钢球又被捏在了右手里,宋青符的龙爪手并没有伤到他手上的骨骼,现在血也被止住了。 “宋青符,你有什么狠招?都使出来便是!哼!”龙虎一声冷哼,显然是要发威了。 宋青符一招得手,信心立时大增,忙又打出了龙爪手,挺身欺向那龙虎先生。 龙虎吃了一爪,也算是尝到了厉害,见那宋青符连出狠招,便是一颗钢球发出。 哪想宋青符并不避让,他大手一挥,爪子一握,愣是把那钢球给抓住了。 大堂里的宾客见此,心里顿时起了敬畏之心,狐狸更是向他翘起了大拇指,诸都对他的武功赞扬有加。 宋青符虽然武功招式、特别是那龙爪手耍得是栩栩生威,但是他内力不深,不然刚才也不会被龙虎的一拳打得喉头出血,而且还被打倒在了地上。 这一招他虽接住了龙虎的钢球,但是那球掷得极快,球虽出手,但是球上余力未退,他愣是被那钢球给带后退了好几步远。 他踉踉跄跄了一阵,才慢慢地站稳。 他一站稳,就忙把那钢球收了起来。 龙虎先生眼见兵器落入敌手,一下子就怒了,他一声大吼,纵身一跃,跳到天花板上的横梁之上,他在半空翻了一个筋斗,脚尖点了点梁上的屏风,然后纵身飞下,落下之时,两双腿便是交替着踢向了宋青符,那腿力之强劲,从空气被踢出的声音便可听得出来。 这么一踢,宋青符便是有点怕了,转身就往前面的的梁柱跑了去。 可是龙虎先生的腿已跟了来,眼见便要踢上他的后脑勺,他咬紧牙关,回头就伸出了双爪,一下子便扣在了龙虎的腿上。 龙虎先生腿上一用劲,直接把宋青符给抵在了梁柱上。 宋青符的双爪顿时从龙虎的腿上落了下来,一只手伸进口袋里,掏出那颗钢球,递向了龙虎,他嘴里都快要喘不过气来了,另一只手伸向喉结,用力地把宋青符的脚往外拔了拔。龙虎用力地一抵,然后弯腰接过那颗钢球,和另一颗钢球并在一起,一并塞进了口袋里。 那宋青符脸上涨得通红,另一只手也伸向了喉结。 龙虎这才慢慢地收回腿,朝他抛了一个鄙夷的颜色,然后回到了翊飞白身边。 这一局,龙虎先生显然是打赢了。 宋青符虽然败了,但是他勇气可嘉,而且刚才耍出的招式也是可圈可点,还把龙虎的手给抓伤了,所以说他还是有两把刷子了,这次也可勉勉强强地算作是虽败犹荣。 众位宾客在内心深处对他多少还是有些佩服的,毕竟龙虎先生能随翊飞白一同闯入大会现场,那自然也是高手,而这宋青符仅仅只是个中医,能跟高手过得了招,又能差到哪里去呢? 见宋青符都上场献丑了,贾如神也不好只看不动,他既把阴风门改成了日月医派,想是也要大干一场,所以他这一次肯定不能做缩头乌龟,再说了日月医派这名头也是够响的,他若不是露两手看家本领给众位宾客瞧瞧,那岂能服众? 更何况,这样肯定会被狐狸给小瞧了,今后和狐狸一举歼灭龙杀之后,想要多分点场子,怕会只是一场梦而已。 想到此处,贾如神从人群中站出来,挽起袖子就想跟龙虎开干。 狐狸却一把把他给拉了回来,跟他耳语道:“贾门主,还请你不要操之过急,这正气门的人委实不好对付,不是凭蛮力就对付得了你。” 贾如神本不想跟龙虎先生真打,他是迫于压力才往上冲的,这下狐狸不让他出场自是最符合他心意不过了,心里马上就对这狡猾的老狐狸生出了感激之情。他心里其实很清楚,他是打不过龙虎先生的,他就是再练上十年也打不过龙虎,毕竟龙虎先生的武功他刚才也看在了眼里。 “狐狸,那我贾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贾如神假惺惺地回道。 狐狸心里明白,那宋青符打不过龙虎,贾如神自然也不是他对手,要对付他还是得让闻人虎出手,闻人虎的毒蛇剑法一旦刺中他,他也就只有等死的份了。 虽然刚才宋青符和龙虎先生斗了半天,狐狸也一直在细心的观察,但是他也看到了钱堂主手下那两个被闻人虎刺伤的保镖,那两个手下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脸上已经乌黑,像是死了一般,想是剑毒已经攻心,此番症状已经是无药可救了。 如是那龙虎先生不小心吃上闻人虎一剑,不也落个此般下场? 龙虎先生在正气门的地位他狐狸自然是知道的,那是仅次于翊飞白的存在,要是这人一死,那正气门就失去了左膀右臂,要一举攻破,自是省了一半的力气。 狐狸逐地向闻人虎使了一个眼色。 闻人虎立马就明白了是什么意思,虽然他刚才没拔出毒剑,但是并不代表他现在也拔不出来,那龙虎先生的手背已被抓伤了,现在掷那钢球就不见得有刚才那么准了,而且力气也不会有刚才那么大,所以这一次他还想再试试。 闻人虎阴冷着一副脸,那瞎了的一只眼睛被一块黑布给缠住了,所以那副模样就显得尤为吓人。 他的手又开始抖了起来,铁鞘里的剑胚又蠢蠢欲动了起来,他向前走了几步,离开了队伍,慢慢地靠近龙虎先生和翊飞白。 龙虎先生也无它法,口袋里的两颗钢球又到了右手里,一双深邃的眸子非常冷静地注视着这个如魔头一般的老头,就等着这老贼的剑招出手,他好将其杀之。 那闻人虎的大拇指慢慢地移到了鞘口的卡簧之上,他用力往卡簧上一按,剑胚嗖的一声便往外冲了去。 也是在这一刻,翊飞白身子一晃,抢在了龙虎先生身前,与此同时他扬起手猛地甩了甩,两针长针“咻咻”地便射在了闻人虎拔出的剑鞘之上。 那剑胚出鞘一半,却是被钉在了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