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剑破拂晓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434 黑土民风悍 河畔大汉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春秋郡三大门派同时发话,当地小门小户不敢招惹。外地慕名而来的门派,强龙难压地头蛇,一时间也不敢有所作为。

    嘈杂的氛围瞬间安静,只有佩剑男子迎狗剩和腰悬弯刀男子弯二愣子的大笑声。

    这时候,一个稚嫩声音坑突响起,在两位男子的笑声中尤为的突出。

    “谁呀大半夜不睡觉,在那边学狗叫。刑真哥,你去把他们的舌头挖出来。”

    说话的是被吵醒的一夏,懵懵懂懂不知发生了什么,梦呓中脱口而出的话语。

    最先不满的是小狗崽儿,暗想你们真是够了,什么事都先拿狗开涮。

    而后才是迎狗剩和弯二愣子的诧异,笑声停止片刻,见出言不逊的是一七八岁的孩童。

    进而怒极反笑,笑的愈发放肆。

    迷糊中的一夏,很是不满嘀咕道:“聒噪。”

    公子崔文轩其实早于一夏被惊醒,知道周围发生的一切。

    不再像平时唯唯诺诺,突然来了勇气,迅速抬手捂住了一夏的嘴巴。

    迎狗剩和弯二愣子二人,本意是想等年龄最大的刑真开口说话。

    只是看到负剑男子一直保持沉默,二人渐渐失去了耐心。相继起身,迎狗剩按住腰间剑柄,弯二楞子按住腰间刀柄。

    二人阴恻恻怪笑不怀好意,而后旁若无人对视。

    迎狗剩笑容古怪问道:“咋整?”

    弯二愣子默契回答:“还能咋整?整呗!”

    二人并没把一个面色苍白的男子放在眼中,即使负剑又如何,春秋郡这种地方,随便拉出来个公子哥儿都喜欢佩剑。

    他们缓缓前进,一刀一剑相继发出响动。像是提前商量好的,各出窍寸许。

    这时,一位高大老人排众而出。年纪不小了,腰板微微弯曲。

    老人缓慢走到两名大汉和刑真等人中间,操着春秋郡当地口音劝阻道。

    “狗剩子和二愣子,你俩长点出息不,挺大个人了越学越完犊子,咋地,欺负完了乡里乡亲,长能耐欺负外地人了?”

    老人即不是武者,也不是神修,颇为的硬气,愣是挡在双方之间。

    老人自顾自继续说:“春秋郡人热情好客,就是被你们这些老鼠屎坏了一锅粥。”

    “今天老头子我在这里,你俩给我立正的,别净给俺们郡丢人现眼。”

    见两位大汉没有作罢的意思,老人率先动怒:“狗娘养的,长大了翅膀硬了敢扎刺了是不?信不信回去没收你们家土地,让你们两个混蛋一家老小饿肚子。”

    “还是咋地,混帮会有钱赚不在乎土地了?可以,回头我让我儿子,带些衙役亲自上你们家去谈谈。”

    提及老人的儿子,迎狗剩和弯二愣子不敢造次了。缩了缩脖子,退回原位留下句狠话。

    “给郡守大人一个面子,今晚我兄弟几人当啥事都没发生。”

    随即,迎狗剩怒冲冲看向刑真,“呸”了一口恶狠狠道:“小子,长点眼睛,别栽老子手里。”

    其实刑真默不作声,是看不惯这几人的行为。心底有股冲动,想出手教训他们一番。

    在困龙大陆,刑真的修为是下下等,但是在这片灵气匮乏的七杀天下,刑真可以算作高手了。

    三个彪形大汉,还没让刑真放在眼里。至于他们身后的门派,吓唬吓唬当地人士还可以。

    刑真一游侠儿,大不了拍拍屁股走人,不用畏惧当地老虎。

    这时去而复返的战老彪回来,不仅有酒还有肉。这家伙察言观色的本事一般,压根就没发现气氛不对。

    见到驼背老者,恭敬的抱拳行礼:“失礼失礼,关老爷子再这儿呢,要不要一起喝点。”

    关姓老人撇了撇嘴,不客气回绝。

    而战老彪也没当回事,径直返回和两个同伴一起大吃大喝。

    关姓老爷子身为郡守的父亲,却没有丁点儿的官宦气质。身着朴素,说话也满口方言,散发出一股浓重的乡土气息。

    走到刑真身边,扒拉开临近的当地人士,没啥可讲究的,一屁股坐到地上。

    老爷子略带歉意:“小兄弟别见怪,俺们春秋郡风土味儿好着呢。现在看的是几个个别,不用往心里去。”

    “几个小混混而已,加入了外地人士成立的帮派,尾巴翘上天了不知道自己原来是干啥的。”

    “老儿身为当地父母官的老爹,有义务代替春秋郡给小友赔个不是。”

    说罢,老人当真抱拳,还有要微微弯腰的意思。

    关姓老爷子本就善意而来,又是长辈,刑真受不起这样的大礼。

    迅速抬手止住了老人的动作,真诚笑道:“前辈折煞晚辈了,该是晚辈行礼谢您才对。”

    老人家一挥手:“啥前辈不前辈的,俺们这些乡下人不兴这个。你要是看的起,叫我老关和关老都行,就是别整那些前辈后辈的绕口东西。”

    不难看出,老人热情好客的同时,骨子里流淌豪爽的血。

    并不是靠着刚刚的只言片语判断出来,而是老人自然而然的性格流露,和浑浊却不污浊的眼眸,皆可断定老人不是做作。

    别说刑真喜欢和这样的人打交道,所有性格的人,几乎都喜欢和这种人打交道。

    老关这称呼没大没小有失礼貌,而别人豪爽,自己不能拿别人的豪爽当做败坏礼仪的借口。

    刑真改口道:“关老说的哪里话,晚辈,啊不,小子我诚心感激您的。”

    “在关老身上,小子我看到了这片黑土地的豪迈。小子我自来熟,葫芦里有酒,关老可愿与我共饮?”

    关老没来由的吹胡子瞪眼:“有酒你还墨迹啥,不早点拿出来。你小子不地道,忒不地道。”

    刑真哈哈大笑,关老越是不见外,刑真越发觉得亲切。

    当即取出两个白碗,没有下酒菜,一老一少照样相尽欢。

    倒不是刑真当真是酒鬼,不分场合喝酒为先。而是破烂葫芦里的酒,恢复内力,疗伤健体都有奇效。

    自然也可以改变人的体质,不然何以大将军,季冷,苏清漪和商洛奇几人,根骨比小镇其他孩童强上许多。

    以前的刑真想不明白,失忆后再次有人告诉他这些故人时。感情浅淡,相当于第三者旁观。

    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一些以前没去考虑的事情,便一一浮现出来。

    能改变体质,自然可以延年益寿。

    老人发善心于刑真,刑真呢嘴上不言不语,暗地里却是给以关老回报。

    关老吧唧吧唧嘴,竖起大拇指:“酒不错,小友是专程来看比武招亲和约战河神的?”

    刑真坦言:“关老误会了,我是想去边境的郊野郡。”

    关老听闻露出惊容:“小友一定要去吗?郊野贼拉危险。如没必要的话,劝你还是别去了。”

    刑真疑惑问:“请关老明示,郊野郡怎么了?”

    关老抚了抚胡须略带自豪道:“光明教听说过吧,他们教主是杨祁,鼎鼎大名的一个人物。”

    “听说最近颁布了一个什么杀倭令,带领光明教和倭族干上了。真特娘大快人心,杀光倭族那帮畜生才好。”

    关老提及杨祁时,自豪模样不加掩饰,很是骄傲说道:“杨祁知道吧,俺们春秋郡走出的人物。他才是俺们春秋郡的标榜,后面那仨,屁都不是。”

    杨祁,魔头榜第二魔头,刑真自然有所耳闻。被冠以魔字,肯定有世人不能接受的地方。

    刑真有些底气不足,小声提醒:“关老,您可知道杨祁是魔头?”

    关老听闻哈哈大笑:“魔头怎么了,老头子我早就知道。谁说魔头就一定令人害怕了,能杀倭族的魔头,越多越好。”

    他拍了拍刑真肩头,意味深长说:“有些事吧,别听人说,自己去看去想。左右你也要去郊野郡,到时自己去看。”

    话说关老也没见过杨祁本人,佩服是佩服,劝说的时候难免有些心虚。

    接着补充:“可能杨祁有些不咋地的行为吧,但没关系,杀倭就是好样的。”

    刑真这叫一个汗颜,也不好当中揭穿关老。抱拳恭敬道:“谢谢关老提醒。”

    后者颇为健谈,挪了挪屁股距离刑真更近了些,拎出空荡荡的白碗直接道:“没了。”

    刑真会意,更不会在这种时候心疼酒钱,笑着补了满满一碗。

    得到了美味白酒的关老,也笑意更浓。娓娓道来:“我跟你说,去郊野郡要注意……”

    老的小声说,少的认真听,这边其乐融融酒品杠杠滴。

    那边三位彪形大汉就截然相反了,声音吵闹目中无人不说。几杯酒下肚,一个个眼睛到处乱瞄。

    待得祠庙里的年轻女子都被吓跑了,三个彪形大汉转而把目光转向铜柌金身。

    祠像雕刻手艺绝对一流,祠像五官立体裙摆飘摇。

    战老彪怂恿道:“哎哎哎,有没有胆量去摸一摸?”

    迎狗剩大着舌头含糊不清:“有啥不敢,早就想摸了。”

    弯二愣子更是直接,摇摇晃晃便扑了上去。手掌顺着祠像衣襟往上滑,到了凸起的地方, 一脸陶醉的样子。

    “真细,真滑,你俩还不快点来试试。”

    酒壮熊人胆,更壮狠人胆。

    关老实在看不下去这些人的荒唐行径,拉起刑真催促道:“跟我走,去我家睡觉去。你这里有两个小娃子,不宜看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

    刑真再一次抱拳感谢:“据说这里的河神不是显灵过吗?这些人怎么敢如此胆大妄为?”

    关老人直接,性子也急:“边走边说。”

    他先一步拉着一夏和崔文轩离开,留刑真在后独自收拾。

    刑真望着一老两小的背影,无奈摇头笑意满满。

    却说刑真等人走出祠庙一炷香时间后,祠像周身泛起层层水纹。

    而后在众人惊骇中,水纹当中走出两位侍女。样子很普通,比之祠像差远了。

    两位侍女至始至终都没开口说话,出现后先是对祠像弯身行万福。

    祠像像是有所感应,眉心处滴落一颗水滴,一分为二后分别没入两位侍女口中。

    吃掉水韵精华的两位侍女,气势浑然一变。凌厉双眸,死死盯着三个胆大包天的家伙。

    翌日清晨,黑龙河面漂浮三具彪形大汉尸体。

    一位身背双斧,一位腰悬弯刀,一位腰悬佩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