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玄幻小说 > 剑破拂晓 >

0567 魔头终结者 崭新的尝试

    光明城近来运气不好,刚击退倭族大军,陈国军武再次杀来。

    关俊朗城主的屁股还没捂热,便迎接来自赵国的挑战。

    赵国大将惠习和死卫头子丰裕联袂做镇。

    赵国精英部队尽出,死卫倾巢出动。

    加上两位走江境武者,给光明城带来不小的压力。

    关俊朗手底下兵不多将不良,正面碰撞几乎没有胜算。

    不过关俊朗脑子一根筋,既然答应了杨祁,守护住光明城和商国边境。

    他便说到做到,哪怕强敌来袭,也没想过退缩。

    好在光明城有十架床子弩,原本十五架的,被杨祁带走了五架。

    还有刑真留下的大把龙纹钱,发射床子弩绝对够用。

    第一次迎击惠习和丰裕的进攻,十五架床子弩大发神威。

    不仅击伤两位六境武者,还斩杀赵国军武一万三。

    有了教训,惠习和丰裕不敢轻举妄动。干脆按兵不动,和关郡郎打消耗战。

    其实真比消耗,有光明城百姓和周围十多个郡城百姓支援的关郡郎,别看没有朝廷援助,仍然可坚持的更久。

    惠习和丰裕不知是脑袋被打傻了,还是有其他想法,宁可消耗下去也不退兵。

    这一日,关俊朗战在城墙上忐忑不安。

    遥望赵国军武方向,纠结要不要带兵出去杀一场。

    “儿子,你想啥呢?”关老的声音从后方想起。

    “父亲,您老来了。”关俊朗轻声回应。

    “**静了,赵国打消耗的意图不对,他们不该这么做的。”

    关老不以为意:“怕个啥,来了就用床子弩轰他们,不来安心过日子好了。”

    关俊朗微微摇头:“事出反常必有妖,赵国军武越是按兵不动,我越是感觉有鬼。”

    “难道还能像倭族鬼子一样,从西面杀进来不成?”关老随意分析。

    而后老人家身体紧绷:“不会吧,儿子你有没有防御西面?”

    关俊朗摇头宽慰道:“不会的,赵国兵力不足,无暇分兵两面攻打。”

    “何况若是从西面攻打,没必要在城外留下大部队。”

    “声东击西?不可能的,赵国没有倭族的实力,不敢在正面牵制我等。”

    关老无语:“那你担心个啥,没事给自己找罪受呢?”

    “报。”一位谍报突然跑上前来,抱拳快速说道:“启禀郡守,赵国大军撤退了。”

    “哦?放弃攻打我们了,知道什么原因吗?”关俊朗追问。

    谍报不确定道:“好像,好像是三军统帅惠习死了。”

    谍子不敢确定,关俊朗更是不敢相信。

    “怎么可能,那可是一位六境强者,不可能无缘无故挂了。”

    谍子吞吞吐吐:“好像,好像被三位强者杀入军营,当着所有军武的面把惠习宰了。”

    关俊朗手扶额头:“不会吧,我们没有这样的援军。”

    “难道是商国朝廷出手了?”

    随后关俊朗自我否定:“不可能,朝廷重心不再边境,而是整个七杀天下。”

    谍报继续说道:“据可靠消息,昨日晚陈国皇宫被四人攻破,陈国皇帝被人胖揍一顿。”

    关郡郎不明所以:“陈国皇帝被揍,和惠习之死有必要联系吗?”

    谍子推测道:“闯入陈国皇宫的人,和杀惠习的应该是同一伙人。”

    “别开玩笑了。”关俊朗嗤笑:“呵呵,陈国皇宫和赵国边境,中间还隔了一个越国。”

    “相聚至少两千里地,怎么可能一日间同时作案。”

    谍子小声提醒:“有可能是剑修或者神修。”

    关俊朗似乎想到什么,自言自语:“难道是他?”

    关老也有所明悟:“会是刑真吗?”

    谍子小声回答:“回禀郡守大人,现在没有确切消息。”

    “好的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关俊朗也不为难谍子,随意说道。

    “嗡”突然传来金属颤鸣音,血红色刀芒随之出现。

    “惠习死了,你们也得一起陪葬。”男子怒喝声音响起。

    与此同时,城墙守卫中不断有人拔刀,目标皆是身边的袍泽。

    异变同时生,火焰罡风席卷,如瀑布倾泻挡在关老和关郡郎身前。

    虚空中似有一物穿梭,割裂空气带动涟漪。

    所有拔刀斩向同伴的人,几乎在同一时间被洞穿眉心。

    裕丰怒不可及:“刑真,是你。”

    “不错,你猜对了,果然带着死卫从西面混入光明城。”刑真踏剑而来,一语中的。

    “碰我至亲人,该杀。”刑真目露果决。

    “杀你,不用剑。”刑真轻蔑对手。

    不是自大,而是同为走江境武者,刑真拥有无敌心。

    年轻人跃下刑罚,抬手就是一拳递出。

    “当”燃烧火焰的拳头,势大力沉无可匹敌,硬生生砸碎对面的长刀。

    裕丰惊骇交加:“八境金身境?”

    刑真懒得回答,脚步移动身形变换,残影无数姿态各异。

    呼吸之间,百十余拳递出,砸的裕丰发蒙。

    跟活见鬼了似的,居然连敌人的身体都碰触不到。

    裕丰没时间多想,知道今日大势已去。连逃跑的心思都没有,因为他明白逃不了。

    怒吼一声,心头三滴精血燃烧,武道境界节节攀升。

    刑真睥睨同境界,无惧任何手段。

    站在一旁,安静看着裕丰,实力变强又如何。

    刑真有无敌心,敢于面对同境界所有手段。

    “完事了吗?驭风境吗?”

    刑真随意问了一句,而后身形暴起快若奔雷。

    开山,镇海,破天式同出,勇往直前无惧所有,拳头下暗藏玄机,杀敌于无形。

    可与天争高下的气势,敢于破一切阻碍。

    “嘭嘭嘭”燃烧火焰的拳头不断挥出,砸的燃烧精血后晋升七境的裕丰连连后退。

    “啊”裕丰嘶吼声音沙哑,刀断了便用拳镇杀。

    奈何裕丰的拳头打到刑真身上,就想砸在铁板上。

    叮当作响火星四溅,裕丰的拳头血肉模糊,刑真却跟没事人儿似的。

    裕丰绝望了,眼前的敌人不是他所能击败的。

    何况刑真只出拳,还有刑罚和飞剑没用。

    裕丰彻底发疯,周身臌胀开来,体内契机紊乱不堪。

    刑真眉头微皱,自爆。

    刑真可以无惧,但是刑真身后的是关俊朗和关老。

    两个凡俗,委实承受不住走江境武者的自爆。

    刑真猛然前冲,速度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只见身形闪动,下一刻出现在裕丰身前。

    一只燃烧的拳头径直没入裕丰心脏,而后火焰升腾熊熊燃烧。

    “嗯?不够,居然不能第一时间磨灭自爆的威力。”

    刑真如是想,也跟着发狠。拳头间灵气和内力同时涌出,于自爆契机中在添一把火。

    现在的刑真,真正的神武双修。能让灵气和内力融合,也能让灵气和内力相互排斥爆炸。

    现在就是用的两种力量排斥后的能量,来磨灭裕丰自爆的契机。

    “轰轰轰。”雷鸣般的炸响在裕丰体内响起,自爆的契机被彻底压制。

    不到三息,一声爆响过后血雨纷飞,七杀天下在少一魔头。

    刑真身为魔头,也成了魔头终结者。

    从进入七杀福地的第一战,便斩杀魔剪肆。

    今日接连斩杀赫陀和裕丰,可谓战绩辉煌。十大魔头,刑真一人斩杀三人。

    待一起平静后,关老连忙上前,哈哈大笑:“又是刑真救了俺,这种感觉真好。”

    刑真抱拳:“关老您稍等,我去去就来。”

    不等关老回应,刑真踏剑远去。

    茫茫草原四野无人,刑真一手灵气荡漾一手内力迸发。

    双手缓慢靠拢,承受极大的压力,使得刑真面庞扭曲。

    两手间的能量也在急剧攀升,危险气息荡漾。

    “轰”刑真双手间突然炸开,两只手掌血肉模糊。

    要知道刑真的手骨和肌肉都淬炼过,堪比八境武者的金身境。

    想要打破刑真的肌肤,一般人做不到。然而此时,刑真自己把自己搞的血肉模糊。

    “哎,不管学什么,总是失败无数次。”

    刑真摇了摇头,习惯失败的他没升起过放弃的念头。

    “轰隆隆……”

    光明城城墙上,关老望着震耳欲聋的声音来源方向。

    满脸唏嘘:“刑真是不是飞往那个方向了?”

    关俊朗翻白眼:“知道了还问,怎么了,怕刑真出意外。”

    “啪”关老赏了儿子一巴掌,老子打儿子,没毛病。

    关老没好气儿道:“废话,刑真把自己炸死了咋整?”

    “不行,我得去看看。”

    关俊朗一把拉住关老,满脸黑线无奈至极。

    “您老去凑什么热闹,万一刑真没控制好,把您牵连了怎么办?”

    “老命一条,有啥可珍惜的。”关老理所当然。

    关郡郎分析:“万一刑真误杀了你,过意不去后自杀,怎么办?”

    关老语塞,眼巴巴看着声音处苦着脸道:“算了算了,听你一次,在这里等着。”

    说回刑真,立身空中摇摇欲坠。好像来一道强劲点儿的风,都能把他拍下去。

    他想将两种能量的爆炸点仍出去,可惜不是早了就是晚了。

    早了扔出去后两种能量自行分开,压根不炸。

    晚了,便直接在刑真掌心炸开。

    现在的刑真,一对手掌就剩骨头了。

    刑真执拗脾气上来了,几乎没人能拦得住。

    外加小葫芦的酒水可瞬间恢复内力和灵气,两种力量随便挥霍。

    可是这两种力量爆炸的节点太难掌握,因为没有规律可言。

    两种力量的比例不同,和两种力量输出多少的不同,节点每次都会变化。

    饶是刑真这种执拗脾气,无数次失败后也想要放弃。

    不过嘛,刑真放弃的不是尝试两种力量排斥,而是放弃凭直觉判断。

    他胆大妄为,尝试用魂魄去超控两种力度。

    然后灵气和内力排斥的力量,不分三七二十一,连刑真的魂魄一起炸。

    “哎,葫芦内的酒水能恢复灵气和内力,但是不能恢复魂力。”

    无奈的刑真叹气后,还是放弃了继续下去的念头。

    原因无他,魂力几乎消耗殆尽。

    返回光明城城墙,有意无意将手掌藏匿于袖笼当中。

    关老太关心刑真了,比对待自己的亲生儿子还上心。

    从见到刑真回来,就一直观察他的一举一动。

    刑真的小伎俩,没能瞒过关老的眼睛。

    预料之中,刑真挨了一顿臭骂不说,差点儿被关老留在光明城。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