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玄幻小说 > 剑破拂晓 >

0606 拂晓破黎明 天庭立人间(终)

    突然间,拥有福地的势力都慌了。

    所有福地同一时间灵气干枯,纷纷进入末法时代。

    比之困龙天下,来的更快。

    没人能找到原因,时间长了也就不了了之。

    距离黑龙口中的一个甲子,还有一年的时间。

    婆娑州传来噩耗,黑暗佛陀一脉突然暴起。

    原来一直躲避佛族追杀的黑暗佛陀,就隐藏在婆娑州,难怪一直没人能找到他们的踪迹。

    与此同时,佛门近半数强者突然叛变。

    至此人们才知道,黑暗隐藏的太深,他们的黑暗傀儡,居然深入到了佛门内部。

    就连飞升境强者也难逃厄运,举起降魔杵杀向曾经的同伴。

    这时候,随身笔记蔓延到了整个困龙天下。

    人族和妖族的恩怨,被一本书给减淡了。

    两座天下难得同仇敌忾,气氛倒是极为融洽。

    剑宗,青阳宗,四大学院,金翅大鹏族,竹林熊族,九尾天狐族纷纷派出强者支援佛族。

    佛族一事敲响了警钟,所有宗门势力纷纷自查。

    然而黑暗生灵太隐秘了,根本查不出什么来。

    但是没人能放心,黑暗生灵太可怕,防不胜防。

    两座大陆难得不厮杀,所有修士全部汇聚于困魔窟。

    一年的时间说长很长,说短也很短。招来此地汇合早做打算,也无可厚非。

    也好在困龙天下早做打算,提前集合力量应对困魔窟事件。

    距离黑暗潮汐半年时,困魔窟中黑暗涌动,大批大批黑暗傀儡走出。

    这时没人理会黑龙不讲信誉了,击杀黑暗傀儡才是正事。

    困魔窟强大异常,可对抗飞升境的强者数量庞大。

    老秀才,齐玄真,袁淳罡等人,每人都应对两位实力不弱于自己的对手。

    黑龙还没出来,黑暗潮汐就已这般恐怖,给所有人心头浮现一层阴霾。

    这场战争没有投降一说,要么胜利后活着,要么直接被黑暗生灵灭杀。

    困龙天下势力虽弱,但却展现出了极强的韧性,和不死不休的决心。

    当然,怕死的人什么时候都有。

    可是困魔窟出来的黑暗生灵,根被就不给那些胆小生灵投降的机会。

    战死还好,堂堂正正。有机会自爆一下,至少不用成为黑暗生灵的食物。

    投降也是死,而且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血肉,被黑暗生灵一块块撕扯下来后吞掉。

    所以困龙天下的生灵别无选择,只有死战到底。

    三个月的厮杀,天才也好,庸才也罢,陨落者不计其数。

    一代又一代崛起的天骄,在这样的厮杀中溅不起太多的浪花。

    通幽君斩杀黑暗傀儡十二万头,最终仅剩的一臂被斩断。

    独臂男子没了刀依然在战,战至剩最后一块骨头,还在想着砸死黑暗傀儡同归于尽。

    凤翎羽,飞剑斩敌九万八。女子力竭,被黑暗傀儡淹没。

    赔钱婆婆杀敌百万,越发苍老无力,最终难以支撑。

    宏源大弓折断,双拳也是武器。血气冲天,周围尽是骸骨。

    坐下黑虎早已陨落,爽朗男子第一次落泪,也是最后一次落泪。

    宿术得知李汉白非刑真所杀,但也不愿留在凤羽。

    无他,看到刑真便想起赤发女子,心死已。

    只身杀入黑暗傀儡当中,入眼尽是茫茫黑暗。

    宿术惊诧:“师傅,您怎么来了?”

    儒杉男子常遇春面带微笑,回答了两个字:“杀敌。”

    常遇春知道自己很蠢,明知救不出来徒弟,但他还是做了。

    他知道救不出徒弟的代价,依然选择了承受。

    当然凤羽也在这片战场,只不过他们同进同退,相互间有个照应罢了,

    这片战场不仅有凤羽一直王朝军武,就连凡俗也参与其中。

    这是整片天下的劫难,天下亡皆亡,无人可逃脱。

    嬉皮笑脸的老秀才,开战以来从来没笑过。

    每时每刻都有生灵阵亡,他笑不出来。

    农家汉子愈发沉默了,只知闷头出拳,杀一个算一个。

    困魔窟内黑龙的怒吼声,犹如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震荡的困龙天下所有人心悸不已。

    “黑暗子民们,该投入黑暗怀抱了。”

    一句话搞的生灵们莫名其妙,下一瞬想起了佛族变故。

    可是生灵们醒悟,戒备的身边同伴时,已经晚了。

    补弘化,截星辰和始魔布同时杀向袁淳罡。

    本来就被围攻的农家汉子,又被三位和自己实力相当的敌手围攻,顿时陷入危机。

    蛟纵横,幽冥正初杀向老秀才。

    他们的想法很简单,先击杀困龙天下最强者,然后腾出更多的飞升境强者,一一斩杀困龙天下大能。

    突入其来的变化,如同一柄利刃,直刺困龙天下心脏。

    袁淳罡不遗余力爆发,仍是不敌三位强者。

    片刻功夫,身体破破烂烂,气息也开始萎靡。

    农家汉子异常拒绝,双眸中流露出凶狠决绝。

    补弘化大喝:“不好,快退。”

    然而袁淳罡根本没理会其他人,径直冲向补弘化。

    “呵呵,此生足矣。”

    袁淳罡留下遗言。自身契机翻涌的同时,引动补弘化也契机紊乱。

    补弘化惊骇:“袁淳罡你疯了。”

    回应他的只有疯狂,引动下两声炸响,方圆千里,交战双方皆灭。

    老秀才叹息:“师弟,我来陪你了。”

    而后,朱红色酒葫芦已经破碎的老人,露出开战以来的第一次笑容。

    “蛟纵横,就你吧。”

    “疯子,我不陪你。”蛟纵横拔腿就跑。

    胆寒的人失去强者心,愈发不济。

    “哈哈哈,老友们,不等我吗?”齐玄真大笑,三十六柄飞剑同时引爆。

    陆离战圈炸响。

    黄当吉战圈炸响。

    ……

    青阳镇,刚刚破关出来的刑真,瞥了眼轰击天幕的蒙面女子。

    无尽阻拦,身形一闪,出现在昆磨窟上方。

    “胡一婓,不要。”

    “若夕,啊……”

    刑真疯狂,三十六柄飞剑齐出。

    以一人之力镇压天下敌,哪怕是飞升境强者, 也不是一合之敌。

    刑真实力精进却笑不出来,不断追问:“你们为什么不等我,为什么。”

    “还没成圣,不够看啊。”黑龙发出讥讽声音。

    “出来受死。”刑真怒火滔天。

    不是圣人无所畏惧,黑龙相当听话,当即现出身形。

    它别无选择,出来的越晚,被刑真灭杀的黑暗强者越多。

    刑真仅仅一怒之下,截星辰,始魔布,幽冥正初等十二位飞升境黑暗生灵被斩杀。

    黑龙刚刚来临近,面色大变。

    “不对,你超越了神。”

    刑真面无表情,举起刑罚立劈而下。

    黑龙惊惧,感受到了死亡威胁。

    “怎么有困龙气息,不,该死!”黑龙也发疯。

    然而一切都徒劳,赤红剑罡所向睥睨,斩裂前方一切阻挡。

    刑真一剑斩杀黑龙,他高兴不起来,该保护的人都没了,自己所做为何?

    现在,仅剩八百凤羽,和季冷,大将军,商洛奇几人。就连苏清漪和小红,也在黑暗厮杀中陨落。

    刑真猛然收力,留住了黑龙魂魄。

    徒劳徒劳,都是徒劳。

    刑真出剑太霸道,黑龙魂魄当即湮灭。

    曾被他吞噬过的灵魂,全部处于昏迷状态。

    被一层光幕包裹,飞向轮回路所在。

    刑真抬手去抓:“若夕,你等等。”

    刑真的手径直穿过,仿若无物。

    以刑真的修为,可轻松抓去魂魄。可此时他却做不到,深感无力。

    “老秀才师尊,您等等。”

    “袁淳罡师傅,您别走。”

    “赔钱婆婆,我要买东西。”

    刑真不想放弃,无一成功。

    “轰隆隆、”天幕破开,一道白色身影笔直坠落。

    刑真飞身而上接住此人。

    通过神仙姐姐,刑真知道,这位是下棋的白衣老人。

    名白鸪,正是因为他出手,青阳镇走出的少年才有转机。

    白鸪长叹:“完了完了, 上界完了。唯今这片世界,只有困龙天下一块净土,也要不保。”

    话音刚落,一头巨兽轰然砸落。

    起身后吐了一大口鲜血,立时砸出一片血海。

    刑真关心道:“小年儿前辈,您还好吧。”

    巨兽抬头看了看四周,找到奋战的孩童,勉强挤出个笑容。

    “谢谢刑真,帮我照顾好刑水。”

    而后,年兽挥舞巨爪杀向刑水方向,刑水周边敌人,顿时炸成血雾。

    小年大笑:“妈的,你小子赔了,居然和老子同死。”

    刑水没好气儿:“还不是你,为老不尊。”

    刑水嘴上说着,身体出卖了他,径直扑入小年怀抱。

    刑真抬头看天,当蒙面女子融入黑衣老者后,刑真愈发的惊惧。

    刑真感受到了危险,威胁生命的危险。

    然而神仙姐姐飞身堵住天幕,并没有打算出手的意思。

    刑真嘀咕:“这是什么实力,仙吗?”

    “是的,他成仙了。”白鸪加以肯定。

    “来得正好。”刑真意气风发。

    高举刑罚:“困龙,来!”

    “轰”三十六道气息涌入刑罚。

    “青阳,来。”一股比刚刚三十六道气息更强的波动,自青阳镇升起,涌入刑罚当中。

    “仙不仁,屠仙。”

    不给黑衣老者融合完毕的机会,一剑斩出破灭所有。

    也因这一剑,困龙天下真正末法,三十六处福地真正末法。唯独青阳镇,存有些许灵气。

    这次刑真剥离出了想要的魂魄,不然他真的会疯掉。

    神仙姐姐落到刑真身边,盯着天幕的窟窿。

    凝重道:“感受到了吗?”

    刑真反问:“什么境界。”

    “仙王。”

    “他不是人类,好像和神仙姐姐有相同的契机。”

    “是的,我的伴生飞剑,黎明。”

    “圣人,仙,仙王。”刑真自言自语。

    “两个层次,难度有点儿大。”

    神仙姐姐羗尔:“敢战吗?”

    “大不了死了被。”刑真无所谓道。

    神仙姐姐笑道:“我有仙王的实力,掌握了我的实力,就可以可他一战。”

    刑真愈发凝重:“伴生剑,他亡了,神仙姐姐您没事吧。”

    “嘻嘻,只要你真有仙王的实力,可剥离我们之间的契机。”

    “我该怎么做。”

    “把第三十七座气府留给我。”

    “没问题。”

    神仙姐姐突然消失,刑真巨震,身体开始龟裂。

    耳边传来神仙姐姐的提醒:“启动小葫芦所有符文,护住你的血肉,不然你承受不住。”

    银色小葫芦绽放璀璨光芒,将刑真包裹之内。

    外人,哪怕是圣人,也看不透葫芦内的情况。

    天幕处,黑色巨剑缓缓露出剑尖。

    强大的压迫震荡开来,山河破碎时间倒流,世界末日来临。

    “拂晓,破、”

    一声长啸后,银芒当中绽放璀璨金光。

    金色飞剑迎击高空,三十六柄本命飞剑紧随其后。

    神仙姐姐最后留给刑真一句话:“困龙大陆进入末法,和上界断绝来往,哪怕是仙王也不行。只有轮回路可通往上界,往返困龙大陆和上界。”

    “神仙姐姐,不!” 拂晓过后天地寂静,唯有刑真的嘶吼声回荡。

    十年后,刑真踏上轮回路,感受到了上界。

    原来只是一个夹缝世界,比困龙天下要大,但不是真正的一方世界。

    这片世界只有黑暗,所有生灵皆被黑化。

    刑真沿着黑暗浓郁脉络, 找到了黑暗尽头。

    黑暗的尽头,也是轮回路的尽头。

    一层淡淡的光幕阻隔,哪怕刑真拥有仙王实力,也无法通过。

    他看到了黑暗来源,正是从光幕处溢散出来。

    透过光幕,刑真没心没肺的笑了。

    他见到了身材魁梧的女剑神,旁边有一位和自己容貌相似的男子陪伴。

    见到了一袭白衣的贝若夕,在父母的保护下迎敌。

    腰悬朱红色酒葫芦的老秀才,满脸泛着贱笑,浴血搏杀。

    农家汉子默不作声,一对拳头呼啸生风。

    在另一片世界的最远处,看到了拳震天地的二弟。

    刑真明白了,轮回路是二弟的手笔。集结历代天骄,去往另一片世界,和他并肩作战。

    刑真暗骂一声:“该死,你不孤独了,让我在这里守着孤独。”

    随后,刑真眼神熠熠:“待我平定此界,与你并肩作战。”

    刑真双手凝结,彻底将此处封印。

    黑暗源头不负存在,这片世界仍然黑暗。

    五十年后,九座大山凭空出现在上界。

    刑真威严的嗓音传遍每个角落。

    “崔卜侍,入山封神。”

    “问东西,入山封神。”

    “桃花,入山封神。”

    “陈可夏,入山封神。”

    “赵栾栾,入山封神。”

    “赵欢,入山封神。”

    加上小黑小金,原有的三位山神,青阳镇九座山峰九位山神。

    刑真看着凤羽八百老兵,以及大将军,季冷,商洛奇,还有一众凤羽高层。

    他们都活着,杨祁,余三醒等等……。

    刑真再度出言:“凤羽改名为天庭,征战此界,扫平黑暗。”

    一千年后,天庭所在地,一颗焦黑木炭生出嫩芽……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