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小说 > 田园小医妃 >

521 定情信物相赠

    “这个陛下嘱咐过了,虽然昔日白家旧人已经不再,可还是愿意替白家重新立起府宅。”

    “还有,医学堂可不可以改个名字?”

    “您说。”

    “十里白隐。”

    这名字乍一听有些怪,可是前来传信的下人很快便反应了过来是什么意思。

    白家昔日最耀眼的那个小少爷,终于随着白家再次兴起,彻底隐匿在了十里坡……

    花蝉衣突然被爆出是昔日季太医的女儿,而且被封做女官,是许多人一时所不能接受的。

    且不谈朝堂之上从未有过女官的先例,最重要的是,昔日看她不怎么顺眼的某些人,气的肺管都快炸了。

    这还不算完,新帝似乎看出了某位将军的心思,对花蝉衣可谓是格外的恩赐,非但重新立起了白家的空宅,还将季家重新扶持了起来,花蝉衣是家主,重新招兵买马,彻底和百草枯山庄那些人分离了出来。

    这份空前的殊荣令人嫉妒的眼眶发酸,赵新月张晴之等昔日同花蝉衣产生过过节的千金某日在府邸内聚在了一起洽谈,谈着谈着,话题不觉扯到了花蝉衣身上。

    小然有些烦躁的扇着手中的扇子道:“她一个女人家,每日抛投露面的,真是要多丢人有多丢人,她还以为自己捡了个便宜,洋洋自得呢!”

    赵新月道:“你何必这么酸?她不过是个从四品的女官罢了,还不至于让咱们放在眼里,过几日季府建成后,按规矩是要送上贺礼庆贺一下的,到时候咱们作为昔日的同窗,总该去庆贺一番才是!”

    赵新月这话给了其他几人提醒,如今不好像昔日那般找花蝉衣的麻烦,去她那儿庆贺一下,总没什么,呵……

    季府不过小半月的时间,便重新建成了,还在当年季府的位置,门院几乎一模一样。

    花蝉衣踏进季府大门的那一瞬,突然一种强烈的似曾相识感袭来,花蝉衣不知道婴孩在襁褓中的记忆会不会刻在心里某一处,但花蝉衣感觉得到,自己这种感觉不是错觉。

    原来自己是属于这里的,不是花家村的拖油瓶,不是无家可归的人。

    花蝉衣四处转了转,下人见她似乎没那么激动了,才小心翼翼的提醒道:“家主,按照规矩,您该设宴庆祝一下。”

    花蝉衣愣了下,道理她自然懂,其实她只想找几个关系好的熟人庆祝一下的,可如今怎么说也算个官了,如今风头出这么大,不少人盯着,场面长还是要做足的,到时候估计免不了要请一些讨厌的人……

    宴会设在次日,花蝉衣简单的请了一些人,怎么也没想到,赵新月这些人会不请自来。

    不过来都来了,也不好直接赶人,花蝉衣觉得她们如今也该安分了。

    起初,赵新月等人在宴会上有说有笑的,可是不知怎的,聊着聊着,话题莫名扯到了花蝉衣昔日那些“风流史”上。

    张晴之笑道:“蝉衣,如今你都是女官了,年纪也不算小,何时解决一下自己的终身大事?”

    “不急。”花蝉衣如今每日忙的连轴转,根本没有心思考虑那些事。

    赵新月道:“这种事怎么能不急呢?我瞧着今日来了不少世家公子,说不定哪位便和咱们蝉衣看对眼儿了呢,虽说蝉衣昔日跟过几个男子,不过那些人多不懂得珍惜,我相信在座各位不是会在意那些的人,毕竟蝉衣如今可是个不可多得的女子。”

    此言一出,场面一时有些尴尬。

    在座的年轻公子们纷纷摆手,虽然不得不承认,花蝉衣如今样貌地位都是女子中极其少见的,可他们从小受到的教育便是,女子名节大过天。

    “蝉衣姑娘这么好的条件,跟了咱们这些人着实委屈,如今还是专注正事为好,成亲的事可以慢慢来嘛。”

    小然见众人这副态度,心里乐开了花儿:“呦,你们这是做什么,不知道的,还以为诸位眼高于顶,瞧不上蝉衣呢。”

    花蝉衣正准备说些什么,想个法子将这些聒噪的苍蝇赶走,下人突然来报:“家主,顾将军来了!”

    下人话音刚落,顾承厌便走了进来,身旁还跟着阿楚。

    原本花蝉衣心下是有些欣喜在的,看在他身旁楚楚可怜的阿楚,面色瞬间沉了下来:“将军怎么来了?我记得我没宴请过您吧?”

    顾承厌目光四处扫了一圈儿,不以为意的笑道:“今日不请自来的,只怕不止本将军一个。”

    “将军若是来庆贺的,下官收下了,您请回吧!”

    花蝉衣实在不想看阿楚和他站在一起的模样,辣眼睛!

    顾承厌却道:“来都来了,好歹让本将军将贺礼送给你吧。”

    周围的人几乎都傻眼了,顾承厌早前抛弃了花蝉衣不是什么秘密,如今这是什么情况?

    而且语气这般温柔好说话,还是顾将军么??

    花蝉衣虽然心里烦躁的很,面上维持着体面道:“多谢将军了。”

    下人识趣的上前接过顾承厌的贺礼,打开后,花蝉衣不禁愣住了,里面是一枚一看便价值不菲的玉佩。

    这顾承厌!明知道她对这些不大感兴趣,如今来送个贺礼都这么敷衍人了么!

    顾承厌笑道:“这礼物,你可愿意收么?”

    “将军一片心意,有什么愿不愿意的!”

    花蝉衣有些烦闷的说着,心下又有新狐疑,阿楚这是什么眼光,为什么怪怪的看着自己?

    阿楚声音微微发颤的开了口:“蝉衣姑娘,这玉佩是将军生母生前留下的,说是,说是给将军未来夫人的!你,这是收了?”

    阿楚此言一出,别说花蝉衣了,在座众人都不禁愣住了。

    花蝉衣从震惊中好半晌方才回过神来,心说顾承厌这是疯了么?她可还没说原谅他呢!这便跑来送定情信物了!

    不过阿楚语气中的激将法她又如何听不出来?花蝉衣将玉佩揣进怀中,淡淡一笑道:“既然将军肯送,我为何不收,不过嫁或不嫁,便是我自己说了算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