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来宝本来想让方宇休息一下然后再做打算,毕竟方宇要处理的事情太多了。 可学校突然来了通知,要求所有学生必须回学校开会。 一旦发现不来,直接开除。 赵来宝本来想找自己认识的老师,给他们点钱让老师帮着摆平下,这样他和方宇就不用回去了。 没想到这次所有的老师都拒绝了,连学校领导都没人肯帮这个忙。 “这破学校又搞什么?一天正经事没有,就一堆这种没用的事儿。” 赵来宝抱怨的说道。 方宇也觉得很烦,可是又不得不去。 他的学历已经在方家成为大家的话柄了,如果他再被学校给开除,那方家的人更会以此大做文章了。 学校里已经人山人海,好像真的是所有的学生都回来了。 大家挤在体育馆里,等着校领导开会。 方宇和赵来宝虽然不是一个班级的,不过还是硬坐在了一起。 同学们交头接耳,都在抱怨学校,不过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导员亲自点名后,把名单交给了学校,不一会校领导便上台讲话了。 这次来讲话的居然是校长。 如果不是天大的事,大校长是不会出现的。 “大家肃静。” 校长对着话筒说道。 原本嘈杂的体育馆瞬间安静了下来,只能听见细微的交头接耳的声音。 当然这声音校长是听不见的。 “近日,我校有一位同学失联,直到几日前才被人找到,但是该名同学现在正躺在ICU重症监护室里昏迷不醒,虽然逃寝是学生的错,可归根到底还是学校疏于管理才会酿成如此悲剧,在此我代表学校领导班子,向该同学家属道歉。” 校长说完学校的领导班子全部站了起来,向一个方向鞠了一躬。 顺着那个方向看去,方宇看到了一个肥胖的穿着西装的中年人。 他的表情严肃,脸上看起来十分的憔悴。 道歉之后,校长宣布,以后每天都会有专人查课查寝,一旦发现逃课逃寝行为,一律严肃处理。 这个消息一说出来,全校的同学都不淡定了。 有人小声骂那个逃寝受伤的同学,还有人一脸惶恐,说自己已经在外面租了房子,这样一来房租不是白扔了吗。 大家议论的声音越来越大,校长使劲咳嗽了一声,这声音才平静下来。 “我知道你们对这个规矩很不满,但是为了你们的安全,学校不会退步。学校就是来让你们学习的,如果真的不能接受这种正常的规定,那我欢迎你们来办理退学手续。” 校长平静的说完就下了台。 他的话音刚落,就有零星几个人站了起来。 “艹,SB学校,不念了。” 那几个人骂骂咧咧,大摇大摆的走出了体育场。 大家把目光都投在了那几个人的背影上。 只有少数人是崇拜的目光,觉得他们勇于反抗很酷。 剩下的人都是一脸看SB的表情,觉得他们幼稚。 “到底是谁啊,害的全校跟着遭殃。” 赵来宝不满的抱怨道。 方宇叹了口气,本来就够烦了,学校这边又找麻烦。 他和赵来宝正在商量接下来该怎么办,导员就气势汹汹的找上方宇。 她挑了挑眉,让方宇一会散会别走。 方宇的导员刚走开,就听有人喊赵来宝的名字。 原来是赵来宝的导员也在找他。 大部分学生都散会回寝室了,体育馆里还剩下一小撮学生。 大家被指挥着集中坐在一起。 德育主任走了出来,凶巴巴的盯着这帮学生,好像在审视犯人一般。 “知道我为什么把你们留下来吗?” “您不说我们怎么知道?” 一个学生不满的说道。 教导主任瞪了他一眼。 “旷课我可以理解,我也是从学生时代过来的,可是你们这群人,自己看看自己这一学期旷课的情况。” 德育主任说完导员就开始给大家分单子,上面记录的是所有人的旷课情况。 其实其他人倒还好,连赵来宝也只是旷了十来次课。 可是方宇,这几个月的课他根本都没有来上过。 德育主任批评了大家一番,让大家回去写检讨。 随后,把目光定在了方宇身上。 “某些同学不要以为自己家里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一节课都不来上,我最恨你们这些富家子弟目中无人,一点规矩都没有!” 说完,德育主任使劲瞪了方宇一眼,然后让大家散会回去,但是指名留下了方宇。 赵来宝也没走,坐在那里等着方宇。 德育主任走到方宇面前,用不屑的眼神上下打量方宇。 这让方宇十分不自在。 “主任,您有什么话就直说。” 方宇实在受不了主任这副模样,连忙说道。 “呵,我觉得你的问题很大,这件事必须让你家里人来学校一趟,我要亲自跟他们说明白。” “你们这些有钱人我从来都看不上,有几个臭钱就觉得自己怎么着了?简直无法无天。” 德育主任愤愤不平的说道。 方宇吓得脸色都变了,他可不想方家的人知道自己在学校是这个表现。 “主任,我知道自己错了,但是我们能不能商量一下?毕竟我也二十出头的人了,自己能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没必要折腾家里人吧?” “呵,冲你任意逃课的行为,我就看得出你根本就是一个没成熟的巨婴,你怎么为你自己的行为负责?现在知道丢人了?晚了!我告诉你,如果明天你的家长不能来学校,开除处分少不了你的!” 主任说完背着手要走,但是又想起什么突然退了回来。 “哦对了,让你家长带着身份证户口本来,别想随便雇个人来冒名顶替,你们这些小伎俩我见多了!” 说完德育主任迈着大步走了。 方宇心里慌得很,这事要是传进方家的耳朵里那肯定就完蛋了。 他连忙喊赵来宝,问赵来宝该怎么办。 没想到赵来宝居然不见了。 诺大的体育场只剩下方宇一个人。 方宇觉得头疼,他捂着头坐在椅子上。 “主任!主任!”赵来宝屁颠屁颠的跟着主任出了体育馆,手里还拿着一包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