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金宵说什么外面总有一些贱货勾引方宇,田芳的脸刷的一下红了。 金宵分明就是在说自己,但是人家又没点名道姓,自己发火不是正中下怀吗? 她皮笑肉不笑的看着金宵,拿起酒杯把里面的酒一饮而尽。 “我也敬你一杯,我经常听方宇提到你呢,你可是他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女神啊。” 田壮嘴上这么说,实际上他是想把金宵也给灌醉,这样的话今晚田芳还是能争取到和方宇独处的机会,不然今晚肯定是金宵把方宇给带走了。 煮熟的鸭子怎么能让它给飞了呢? 金宵倒没有往坏了想田壮,田壮的话让她心里舒坦极了,至少可以挫挫田芳的锐气。 她豪爽的和田壮碰了杯,把酒喝的一滴都不剩。 田芳心里堵得很,她发誓今晚绝对不能让金宵这个死女人好过。 “方宇能追你那么久,想必一定很喜欢你吧?” 田芳笑眯眯的问道。 “还好吧,只是追了我九年而已。” 金宵暗暗自豪的说道。 “哦?那你为什么选择了张泽呢?” “我……” “我记得你还和那个什么姓王的公子哥在一起过?” 田芳一脸的若有所思,她的话让金宵脸色微变。 金宵偷偷瞟了方宇一眼,幸好方宇睡得像死猪,不然自己那点黑历史都让田芳抖出来了。 哪怕田芳知道的这些方宇都知道,那金宵也不愿意任何人再在方宇面前提起。 她怕,怕方宇想起这些就讨厌自己。 “那都是过去了,再说方宇一直暗恋我,我怎么知道他是喜欢我还是拿我当朋友。” 金宵一脸无辜的看着田芳,心里已经把这个臭女人给骂了个几千遍了。 “是吗?你的意思是你早就喜欢方宇了,可你不确定他的心意?” “可以这么说。” 金宵回答的有点心虚,她又瞟了瞟熟睡的方宇,生怕他突然醒了。 “哦,那就好,网上都说你是为了钱,要是这样我就放心了。” “网上的话信它干嘛,我们喝酒。” 金宵想把话题转移开。 “对对,不该相信网上的话,你真是网上说的那样,贪慕虚荣,为了方宇对自己的好吊着他,那你不就是一个绿茶臭表吗?你说是不是?网上的人可真能瞎编,你也不去解释解释。” 田芳说完使劲碰了金宵的杯子一下,这哪是碰杯?感觉她恨不得拿酒杯给金宵的脑袋砸烂掉。 金宵被噎的没话,田芳就是在骂她,可是她又不能说啥,憋得她难受的要死。 居然说她是绿茶表,在她眼里田芳这种人才是表中之表,成天浓妆艳抹的出入这种场合。 化成那样也就算了,衣服也那么暴露,就差直接在胸口剪两个洞,直接暴露于大庭广众之下多好啊? 都这样了还非要在男人面前装什么羞涩。 那黑的跟熊猫似的眼影跟被鬼打了两拳似的,哪个男人会真的喜欢这种看起来就风尘气浓烈的女人呢? 金宵虽然也是朝有钱人献媚,可是在她自己看来,她可没田芳这么低档,她玩的都是心理战术,从来都不是上来就恨不得开脱。 金宵可是打心底里看不上这种女人,她和田芳说话都嫌恶心。 等一会带方宇回酒店,她可要给方宇好好洗洗脖子。 金宵的脸上始终挂着勉强的微笑,现在不是田芳想用酒杯砸金宵脑袋的事情了。 金宵很想脱下自己的高跟鞋,跟这个化得像鬼的女人拼个你死我活的。 “敢跟老娘抢男人,你还差的远呢。” 在心里这么想着,金宵觉得痛快多了。 田壮见两个人气氛太尴尬了,连忙提议说大家玩游戏喝酒好了。 金宵本来不想答应,她向来都是游戏黑洞,但是刚要拒绝,田芳就在一旁煽风点火的。 “哟,大美女是不是怕输了喝多了我们对你做什么啊?” “没有,我只是不大喜欢这种地方,想早点带方宇回去。” 金宵强忍着火回答道。 “回去什么啊,宇哥哥醉成这样你总要等他酒醒了的吧?我之前可在夜店偶遇过你,看你玩的不也挺开心的?是不是怕生啊?” 田芳挑了挑眉毛看着金宵说道。 金宵被逼的没办法,只能答应跟他们玩游戏喝酒。 为了人多热闹些,田壮又叫了一个朋友一起玩。 果然金宵是游戏黑洞,连续五把,次次都是金宵喝。 金宵的酒量虽然不错,可是架不住这么喝啊。 田芳还假装关心的看着金宵,问她有没有事。 金宵抿着嘴假笑道:“不用担心啦。” “看来金宵姐姐今天运气不大好哦。” 田芳居然敢叫自己姐姐?明明田芳看着像三十多岁的妇女,她居然敢叫自己姐姐? 金宵更加生气了,她绝对不能任人宰割。 她游戏玩的烂,可是天无绝人之路啊。 金宵把目光放到了田壮的朋友身上。 刚才都是这个人先赢得,看来这个人有点实力。 金宵偷偷在桌子下面踢了那人的脚一下,那人有些木衲的啊?了一声。 幸好周围音乐声太大,田壮兄妹没有听见。 金宵连忙朝那人使了个眼色,让对方别出声。 对方也明白了金宵的意思,他看着金宵那张精致美艳的脸吞了吞口水。 因为刚才他一直在跟其他人在蹦迪,没注意到金宵和方宇的关系,所以他开始浮想联翩。 在学校里,金宵还是很有名的。 曾经还被评选为校花呢,像他这种吊丝男生能和金宵坐在一起喝酒已经是荣幸了。 现在金宵竟然主动踢自己朝自己飞眼,莫非是对自己有点兴趣? “我啊,真是玩不过你们,头都有点晕了,我要去个卫生间。” 金宵楚楚可怜的说道,说完还不忘用脚蹭了蹭田壮朋友的脚,然后起身走了。 田壮的朋友明白了金宵的意思,过了没几分钟也说自己要去厕所。 “一会我俩想办法把金宵给灌醉,只要她不捣乱,你今晚还有机会。” 田壮贴在田芳耳边说道。 田芳气鼓鼓的看向卫生间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