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泽醉的不省人事的。 赵来宝看到他那副模样不禁笑出了声。 “吃饱了吗?” 方宇和雷楠点了点头。 赵来宝蹲下身子把张泽的钱包拿了出来。 “吃饱喝足咱走吧。” 三个人走出包间的时候,所有服务生的态度都非常的好。 大堂经理还特意过来亲自送方宇他们出门。 “什么情况啊?” 方宇疑惑地问道,就算是知道方宇是方氏集团的大少爷,也没见这帮服务生和经理这么殷勤过。 怎么今天张泽的面子这么大? 赵来宝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们点菜的时候,我出去跟大堂经理说今天张泽心情好,所以酒店所有客人的消费都由张泽买单。” “啊?你可真孙子!这酒店我看简单吃一口,不点酒不点好东西都要一两万,那么多包间,张泽今晚可真是大出血了。你说他今晚得花多少钱啊?” 雷楠吓得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最少几十万,最多一百多呗,我不光说张泽要结账,还让服务生每个包间送了几瓶好酒,估计就算是不点贵的菜,一个包间的消费也得在十万以上了。” 雷楠惊讶的长大了嘴巴:“这有点过分了吧……我看这个酒店包间那么多……而且几乎都坐着人……” “就是让这孙子大出血啊,不然怎么解恨,你说是不是?” 赵来宝用肩膀撞了方宇一下。 方宇点了点头,还是赵来宝有办法。 要是让他想的话,他根本想不出来这么损的办法来整张泽。 “大哥,那要是张泽找你算账呢?” 雷楠还是不放心,对于有钱人他还是很敬畏的。 毕竟他和方宇还有赵来宝不同,他只是一个工薪家庭的孩子。 “你看你平时胆子大的很,打我的时候也挺猛的,怎么收拾起一个混蛋来你就这么怂呢?张泽可不好意思问我来,就算问了我也可以说是他喝多了非要给别的顾客买单,我拦都拦不住。” 赵来宝懒得和雷楠解释,他拿出张泽的钱包,翻了翻。 里面是几张银行卡还有张泽的身份证什么的,另外还有一沓现金,大概有个几千块钱。 赵来宝想了想,把现金塞给路边乞讨的腿部有残疾的老大爷。 那老大爷哪能想到自己会收到这么多钱?这可是他好久才能得到的数字。 他怕赵来宝又给要回去,一激动竟然忘了自己在假装残疾,直接站起来拿着钱就跑,连自己的碗都不要了。 望着老大爷的背影,赵来宝无奈的摇了摇头。 “本来想给那个孙子积点德,用他的钱救助一下穷人,这还碰上个假残疾人,我看这孙子是没法积德咯。” 赵来宝晃了晃脑袋,随后走到河边,把钱包直接扔了下去。 第二天,方宇下课的时候又看到了张泽,他依旧在门口等着。 他的脸色铁青,头发乱糟糟的,整个人看着也很浮肿,估计是昨晚喝醉酒的又加上花了那么多钱导致的这幅憔悴模样。 方宇也不知道张泽今天又来找自己做什么,不过他敢肯定张泽不敢找自己的茬,所以也没怕什么。 “宇哥,不好意思,我昨晚喝多了。” 方宇倒是没想到,张泽居然上来就跟自己道歉。 “没什么,下次量力而行。” 方宇不想跟这个家伙继续纠缠下去,昨晚已经狠狠整过张泽了,就算张泽不生气也不应该像狗似的还来舔自己。 也许一二百万对方家来说不算什么,那只是相当于我们普通人一两块的零钱罢了,可是在张泽家里看来,那些钱还是很有分量的。 估计昨晚的大出血让张泽很痛,所以他觉得张泽的行为很异常,肯定有什么大事求自己。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方宇想要开溜。 张泽又一次故技重施,拦住了方宇。 “宇哥,我知道您对我成见很深,之前是我不对,您看我昨晚酒也喝了……反正最后挺惨的是吧……您就别这个态度对我了。” 张泽的态度十分诚恳,哀求方宇的时候感觉他都要哭了似的。 就在这时,赵来宝和雷楠下了课刚好看到张泽又来缠着方宇。 两人立马上前,一把将张泽推到一旁。 “你有事啊你,成天狗似的缠着方宇。” 赵来宝不屑的瞥了一眼张泽问道。 “宝哥,我确实有事想求宇哥,你能不能帮帮我,你说我们之前也没什么过节,之前还总一起喝酒呢……对吧?” 张泽可怜巴巴的看着赵来宝。 “谁他妈跟你没有过节?你少套近乎,我警告你立马给我滚蛋,不然我说你骚扰方宇,让方家的人出面收拾你。” 赵来宝也觉得没有和张泽纠缠下去的必要了,昨晚已经解了气了,这孙子暂时没犯什么错误,也没什么整他的理由,做人总不能欺人太甚吧。 “哎,算了,这样吧,我给你们三张游艇派对的入场券,这是我们张家每年都会举行的,宝哥你肯定知道。” 说完,张泽也没等方宇他们拒绝,把入场券直接塞到方宇手里,扭头就走。 方宇想追上去还给张泽,可赵来宝却不同意。 “大哥大哥,咱也别完全拒绝人家好吧,张家这个排队还是可以去的,到时候可以认识很多商界的年轻新秀,挺有意思的。” 赵来宝摆弄着入场券说道。 “算了吧,我不想帮张泽什么忙,拿人的手短,你和雷楠想去就你们俩去。” 方宇实在不想欠人情,哪怕张泽是个混蛋。 “这有什么欠人情的啊,你可是方家大少爷,你去了是给他面子啊,你能不能自信点?就算你去了不帮张泽,他也说不出你半个不好,不要别人对你好一点就扯上什么人情了好吗?” 赵来宝有些不耐烦,他越来越发现方宇骨子里的自卑感。 方宇根本没有适应自己首富的身份,从穿着打扮到内在,方宇完全没有首富的谈吐,方家的人不盯着他欺负才怪呢。 也许正好是方宇的自卑造成了他的善良,可他的善良也害的他优柔寡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