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屋漏偏逢连夜雨,这些日子方宇真切的体会到了什么叫祸不单行。 方家会议室的气氛再一次低沉到了极点,所有人都像审视犯人一般看着方宇。 连一直袒护方宇的方天明脸上的平静都不见了。 要说方家这么富有庞大的家族,不出几个纨绔子弟是不可能的。 可是不论是方宇同辈里的哪个孩子,伪装的都很好,一个个知书达理又是品学兼优的学生,这样一对比看来,方宇简直是一个劣等生,这样一个人,怎么可能顺利继承方家的财产呢? 方天明皱了皱眉头:“你自己解释下吧。” “我开了店,所以重心都在开店上……” 方宇解释道。 方泽康听了之后冷哼了一声。 “就算你是忙正事,那你开店之前那些旷课是怎么回事?据我观察,在方总找到你之前,你从没缺过一节课,为什么得知自己是首富之子之后就放纵了?” “你不要以为自己有钱了就了不起,方家没有一个孩子敢抱有这种想法,方家祖训一直都教导我们为人谦卑,勤奋好学,我看这八个字你一个字都没沾上。” 方泽康嘲讽的说道。 方宇咬了咬牙,这个方泽康把他贬低的一无是处,让他很不爽。 可他又确实理亏,最近接二两三的错误,让方家对方宇已经没了任何的耐心和信心,所有人都觉得他就是一个狂妄自大的富二代,没有继承家产的资格。 整个会议室,除了指责方宇的声音之外,已经没有别的了。 方天明和方宇一直都沉默着,两个人都没说话。 大家责备了一会才意识到方天明都没开口,他们在一旁说来说去也确实不合适,于是会议室立马恢复了安静。 “你们说够了?” 方天明冷漠的扫视了一圈方家的人。 “天总,您的意思是?” 方泽康连忙问道。 “方宇穷苦了那么多年,突然得到一笔巨款有些飘飘然也是人之常情,但他的人品我是相信的。” 方天明说道。 “天总,您这么说话岂不是又在偏袒方宇吗?相信人品?他人品真的好的话会去做杀人放火的事?” 显然,对于上次齐天的说辞,方泽康根本不信。 方天明用犀利的眼神看了方泽康一眼。 “上次齐总已经来解释过了,如果你有疑问就去找齐总抗议,你不要在这责备方宇,过后齐总知道了,心里该不舒服了,他齐天从来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可别因为你多嘴一句给方家找麻烦。” 方天明提醒道。 方泽康立马不敢再提起这个事情了。 齐天可是出了名的魔都“齐天大圣”,要是真存在玉皇大帝王母娘娘,齐天还真敢去大闹凌霄宝殿,更别提方家了。 “好,这件事我不再提,那我们就提学业的事,方家向来注重学历,方宇的文凭本身就是方家候选继承人里最低的了,他身世曲折我们都可以谅解,可现在他根本就是不求上进,这样一个人没资格成为继承人。” 方泽康的话引起了方家所有人的共鸣,大家纷纷点头赞同。 方天明再次冷笑一声。 “只要出生在方家就都有继承方家财产的资质,在座的各位曾经都是候选人之一,只不过方家历来都是优胜劣汰制度,据我的准确消息,在座的各位,有大半学历都未必真实吧。” 方天明这么一说,会议室里的方家人顿时都瘪了气儿,谁的学历造了假也都一目了然,连方泽康的脸色都不大好看。 他不禁重新审视了方天明,原本他以为趁着方国华不在,方国辉又被软禁起来,与世无争的方天明不会插手方家太多的事。 可现在看来他想错了,更让他惊奇的是方天明居然掌握了这么多小道消息。 “天总果然是高啊。” 方泽康话里有话地说道。 方天明呵呵一笑。 “康总您又挖苦我。” “好了天总,我们不开玩笑了,学历是真是假的事我们暂且不谈,我不知道您从哪得来的小道消息,我们也无从证实,可对于方宇,我们确实是十分失望的,因为大家之前已经默认了方宇是继承人的这个事实。” 方泽康把话题绕回到方宇身上,给了一个巴掌又给了一个甜枣。 方天明眯起眼睛看着方泽康,方泽康被看的发毛。 “我说康总,什么叫方家的人都默认方宇是继承人了?方家继承人从来都是经过重重考验并且通过所有人投票选举的,方家总裁也有很大一部分的决定全力,什么时候轮到你来默认了,在座的各位有谁默认方宇是继承人的,站起来。” 方天明用犀利的眼神看着方家的人,这些人没有一个敢吭声的,让方泽康十分尴尬。 他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这群人。 “是我用词不当了,那么我们就事论事,想请问天总,方家治理那些飘飘然的人,都用什么家规处理?” 方泽康这么说是没毛病的,方家的确有一套家规。 方宇的这种行为已经触犯家规了,正常来说是需要没收全部财产,到方家底层工作的,如抗拒者,无限期逐出方家。 这下方天明犯了难,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就在这时,会议室的门开了,一群保镖涌了进来站在门的两侧,一个高大文雅的人缓缓走进会议室。 会议室里的方家人全部起立,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突然归来的方国华。 “方总好!” 大家异口同声的问好道。 方国华摆了摆手,让大家坐下,随后走到方天明身边,拍了拍方天明的肩膀。 “辛苦你了,老兄弟。” 看到方国华回来,方天明激动极了,他立马让出总裁的座位,回到自己应该在的位置上。 方天明坐在座位上,看着自己正对面的方宇。 “你小子怎么回事?” 方国华语气平缓的问道。 “我……闯了些祸……” 面对方国华,方宇变得紧张起来。 “给我站起来!” 方国华生气的拍了一下桌子,把桌子上的笔都拍的一抖,掉到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