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默默转身离开了病房。 本以为方宇会苦苦哀求自己,结果看到方宇走的这么干脆,梅姐也觉得有些惊讶。 “哼,就算求老娘,老娘也不会留你的,你跟那些不懂感恩的混蛋是一伙的!” 梅姐愤愤的自言自语道,随后肚子发出一串哀鸣,昏迷到现在她一口东西都没吃,不饿才怪呢。 她看了看在病房外留下来保护自己的人,欲言又止。 她才不会去叫这些混蛋给自己买吃的呢。 梅姐尝试着想要自己下床去买饭,可又觉得浑身无力,只好老老实实的躺在床上。 正当梅姐饿的头昏眼花的时候,病房的门被推开了。 方宇拿着一袋子吃的走了进来。 他走到病床前,打开了那些吃的的盒子。 梅姐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你走,用不着你在这假惺惺的装好人,我才不饿。” 饭香味飘进梅姐的鼻子里,梅姐话音刚落,自己的肚子就不争气的叫了起来。 她尴尬及了,干脆把脸扭到一旁不再看方宇。 “是我要吃。” 方宇笑呵呵的说道,说完作势要吃掉那些东西。 “你等等!你才不配吃这些东西呢!给你吃不如我吃了。” 梅姐说完一把将方宇手里的那碗粥抢过来,也不管烫不烫,狼吞虎咽的吃了下去。 看着梅姐这幅模样,想起梅姐之前的那些经历,方宇不禁觉得有些心疼。 方宇不禁有些疑惑,难道这世界上好人总是没有好报吗? 如果自己有能力,一定要为梅姐报仇。 “你在这愣着干嘛?别以为我吃了你的东西我就会让你留下来工作,我口袋里有钱,你拿五百走吧,当做你护理我的费用了,我可不欠你的人情。” 梅姐语气冷冰冰的说道。 方宇知道无论自己怎么说,梅姐都不会改变这个决定,他也不想违背梅姐的意思,干脆按照梅姐说的,从口袋里拿了五百块钱塞进自己的口袋里。 他耸了耸肩膀。 “那我走了?” 方宇看着梅姐说道。 “你等等,给你那么多钱可不是白给的,我要出院,你把我送回家再走。” 梅姐鄙夷的看着方宇,用命令的语气说道。 方宇挠了挠脑袋。 “这恐怕不行,你身体还没完全恢复……” “你哪那么多废话!我要出院!你不让我出院我就从这跳下去!” 梅姐不耐烦的吼道。 方宇实在没办法,只能让梅姐等一下,然后独自去找了梅姐的主治医师。 虽然医生不建议梅姐现在出院,但是就算是出院也没什么大碍。 考虑了一下,方宇还是决定将梅姐先送回家里,毕竟梅姐精神是有问题的,如果刺激到她了,她难免会做出过激的事情。 因为照顾梅姐大病初愈,方宇借了一个轮椅,直接将梅姐推出了医院。 保护梅姐的那些人看到梅姐出来,都吓得把身子转了过去,生怕梅姐看到自己又臭骂一顿。 然而这并没有躲过梅姐的口吐芬芳。 “一群胆小怕事的家伙,现在装什么够意思啊,真是让人恶心,我呸!” 梅姐一口唾沫吐到地上,把那帮人吓得打了个哆嗦。 方宇怕梅姐越骂越来劲,连忙将梅姐推走了。 这下可好,梅姐攻击的目标变成了方宇。 “你就是跟他们一伙的!” “你给我推回去,我还没骂够!” “你听不懂我说话是吗!小畜生!” “……” 梅姐骂了一路,最后自己的口都干了也依旧不依不饶的臭骂着方宇。 方宇压根理都没理梅姐,直接将梅姐推到了家门口。 “钥匙。” 方宇伸出手说道。 梅姐白了方宇一眼,把钥匙交到他手上:“我还以为你哑巴了呢。” 方宇只是笑了笑,依旧没理会梅姐的挖苦,他把门打开,一个十分温馨的家映入眼帘。 方宇没想到梅姐看着无比粗糙,可却把家打扮得这么温馨。 他把梅姐推进卧室,将梅姐抱上床安顿好之后走出客厅。 梅姐的家里墙上挂着不少照片。 很多都是梅姐年轻时穿着职业装工作的照片,另外还有一个男孩的照片,还有很多两个人的合影。 想都不用想,那男孩就是梅姐的儿子。 在一面墙上,方宇还看到了一份报纸,上面的新闻正是关于梅姐儿子死亡的消息。 报纸的旁边还有一张看起来像是企业家的照片,那张照片已经千疮百孔,看不清那个人的面容了。 方宇推断,这个人应该就是害死梅姐儿子的那个老板。 看来梅姐对这个人的恨意根本没减轻,如果有机会,她一定要将这个混蛋千刀万剐为自己的儿子报仇吧。 方宇看着梅姐和她儿子的合影出了神,能看得出梅姐和儿子笑的那么灿烂,母女两个相依为命,当时一定很幸福吧。 这么幸福的一个家庭,就这么被毁掉了,只剩下梅姐一个人。 “你在那愣着干什么,滚蛋。” 梅姐的声音从卧室里传了出来。 “我在想,你还没完全恢复,自己在家能行吗?不如我照顾……” “用不着你管,我已经给你结算完钱了,今后我是死是活跟你没关系,你走,我不想看到你。” 梅姐的情绪突然又很激动,方宇也不想跟她犟下去,只好惺惺的走了。 刚下楼,方宇就看到之前一直在保护梅姐的那些工人正站在梅姐家楼下不远的地方,大家抽着烟闲聊着。 出于礼貌,方宇走过去跟大家打了个招呼。 “哎,小伙子,我觉得梅姐挺喜欢你的。” 一个工人说道,说完其他人也附和道。 方宇觉得诧异,这算哪门子喜欢,梅姐已经把自己骂得狗血淋头,恨不得踢两脚了,难道梅姐表达爱意的方式这么独特? “你别不信,这么多年,梅姐从来没让任何人进到过自己的家里。” 工人看方宇不相信,连忙补充道。 方宇挠了挠脑袋。 “可能是实在没办法了吧,她现在自己也行动不便,刚好让我给她送回家,这和喜不喜欢我也没关系。” 方宇还是不大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