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的老爸是首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二十五章:保护那个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金宵并不知道刘浩看了自己的日记,她觉得刘浩十分异常,以为是他工作上遇到了不顺心的事。

    可是刚走上前问刘浩怎么了,迎来的却是一个结结实实的耳光。

    “方宇,你很喜欢他是吗?”

    “什么?”

    金宵错愕的看着刘浩,刘浩冷笑一声,从抽屉里拿出了金宵的那本日记然后一页页的翻开。

    “你看看你的日记,除了记录你和那些野男人的事情,就是方宇,每一页都有方宇!我看这孩子也是他的吧!”

    刘浩边说边将金宵的日记本撕的稀碎,随后又拿起了金宵的手机。

    “这手机是我送你的,之前看到那个男人的照片我还觉得奇怪,现在我明白了,这个人就是那个方宇吧!贱货!你TM不配我爱你!”

    刘浩疯了似得把金宵的手机也砸到地上,随后将家砸的稀巴烂才算解气。

    “别把我当接盘侠,我真是谢谢你送给我的这一顶顶帽子!”

    说完刘浩转身就要走,可金宵却拦住了刘浩。

    “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们谁也别耽误谁,离婚吧。”

    金宵心灰意冷的说道,她知道自己做的错事太多,已经无法回头了,还不如放彼此一个生路。

    可刘浩并没有离婚的意思。

    他捧起金宵的脸用手死死的捏住,眼睛红的像一只野兽。

    “放心,我不会跟你离婚的,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是有因果的,你做的错事我要一件件还给你。”

    刘浩从那之后消失了整整一周时间,金宵怎么也找不到他,她并不怕别的,只是担心刘浩想不开去做什么傻事。

    一周后,金宵出门买菜,打开房门听见卧室有声响,她吓了一跳,以为家里进了贼,刚要跑出去求救,就听见房间里传来女人的声音。

    而刘浩喘着粗气的声音也从房间里传了出来。

    金宵知道这是刘浩的报复,瞬间委屈的眼泪流了下来,她想离开这个家,却不巧被刘浩听见了声响,刘浩跑出来抓住金宵,把她绑在椅子上强迫她目睹了全程。

    从那以后刘浩隔三差五就带不同的女人回家,还逼着金宵看完全程,金宵身上的钱都给了自己的父母,她没有地方去根本避无可避。

    刘浩已经疯了,金宵对他疯狂的行为也渐渐麻痹了。

    本以为刘浩这样就算够过分了,哪成想突然有人找上门来,说刘浩欠了二十万的债,联系不上刘浩只能让他的妻子来偿还。

    听了债主说的话,金宵差点晕过去。

    债主本来气势汹汹的来讨债,听说金宵怀有身孕也动了恻隐之心,给了金宵一周的时间筹钱,不然后果自负。

    金宵疯狂的联系刘浩,好容易打通了刘浩的电话,接听的却是一个女人。

    那女人听说是金宵来电话后十分轻蔑的发出了笑声,随后把电话递给了刘浩。

    “你欠了钱?”

    金宵质问道。

    “哦,替我还一下老婆。”

    “你拿钱干什么去了?”

    金宵压着怒火问道。

    “你管我干什么?帮我把钱还了,你当初可是在日记本写了以后要好好跟我过日子,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刘浩还没说完,电话里的女人就传来撒娇的声音,随后又是不堪入耳的声音传进金宵的耳朵里。

    金宵崩溃的将电话挂断大哭了一场,随后把自己之前傍大款换来的包包首饰清点了一番,找了个专门倒二手奢侈品的人都给卖掉了,刚好凑了二十万帮刘浩还了债。

    还了钱之后,金宵心里也舒服多了,这二十万就当是自己亏欠刘浩的补偿吧,这已经是她全部的家当了。

    她不能再和刘浩生活在一起了,再这样受刺激,孩子肯定要受影响。

    金宵在万般无奈下联系了自己的哥哥金晨。

    金晨这人性格混蛋的很,可是自从追求邹胜男以后就性情大变,仿佛脱胎换骨一般,对自己的父母开始孝顺,对这个妹妹也很照顾,工作也十分认真,从一个混吃等死的工人,变成了秦厂长的得力干将。

    金晨得知自己妹妹的遭遇之后,先是找到刘浩揍了刘浩一顿,随后带着金宵离开了和刘浩的家,给金宵在摩登公寓找了间房子,让金宵安心养胎,并且每个月支付一些生活费,虽然不多,但也确实是金晨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了。

    然而就在两个月前,金宵去厂里给金晨送饭,无意间听见了金晨和秦厂长的对话,得知方宇还活着这件事,秦厂长当时在和金晨商量如何帮助方宇复仇。

    金宵十分震惊,没忍住找自己的哥哥对峙,金晨在无奈下说了实话,还告诉金宵千万不要把这个秘密告诉别人,不然不光方宇有危险,她自己也会陷入麻烦里。

    然而就在几天后,秦厂长死了,金晨也被死亡。

    原本工厂对外称金晨在事故中死亡,可金宵怎么都觉得蹊跷,就在金宵某天打扫房间的时候,猛然间发现自己哥哥留下的一封信。

    上面写着:如果你看到这封信就代表我已经出事了,如果有人来打听我的事想办法保护他,然后劝他别继续追查。

    信里面还有一把钥匙,是金晨当时用金宵名义买的一辆车,本来打算等金宵结婚的时候当嫁妆送给她的。

    金宵拿着那封信手都在发抖,她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也不清楚自己该如何在未知的对手面前去保护另一个人。

    可是她猜测到了,这件事十有八九跟方宇有关,如果是为了方宇,那她愿意。

    这两个月来,金宵偷偷回父母家了一次,在家里按了针孔摄像头,时刻盯着看有没有人来家里找过,就在昨天,刘冲突然出现了,金宵立刻跑到父母家楼下等着刘冲,跟着刘冲走了整整一天,就在刘冲去机场的时候,追杀刘冲的人出现了。

    刘冲中了枪,但很幸运的找到了一个相对隐蔽的地方暂时躲开了那些人的追杀,一直在远处观察的金宵知道刘冲藏在哪,她趁追杀的人走远,快速走到刘冲身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