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小说 > 庶妃惊华:一品毒医 >

第五十五章 太后薨逝

    “殿下在里面吗?”外面传来了谢璇侍女的声音。

    刘旭不耐烦的蹙眉。

    青跃说道:“属下去打发了她们。”

    “让她进来吧。”刘旭淡淡的说道。

    “是。”

    青跃出去,谢璇随即迎了上来,笑吟吟的说道:“青跃侍卫辛苦了,殿下在书房吗?”

    “殿下请太子妃入内。”

    谢璇脸上露出一抹喜悦之色,结果侍女手上的红木托盘,端着一碗冰镇莲子羹入内。

    “殿下,今日炎热,这是妾身亲自煮的冰镇莲子羹,请殿下品尝。”谢璇微微笑道,“妾身今儿一大早就起床做了,念着妾身一片苦心的份上,殿下还是赏个面子吧。”

    刘旭点头,端起来喝了两口,点头称赞了两句。

    谢璇心中一甜,笑道:“若是若是喜欢吃,妾身每日都给你做。”

    她是一个非常骄傲的大小姐,她自己也没有想到喜欢上刘旭之后,竟然会让她卑微至此,一句小小的称赞,也会让她的心里面开出了花儿。

    “不必了。”刘旭淡淡的说道,“这种小事,交给下人做就好。”

    “妾身也只是想要为王爷做点什么而已。”谢璇苦笑了一下,“若是殿下不喜欢也就罢了。”

    “本宫让你过来,是有一件事情跟你说。”刘旭拿起锦帕擦了擦嘴,“关于世子的事情,他的腿伤未愈,而且他每日还要念书做文章,就不必去给你请安了。本宫这里,以前也没有这规矩,世子学业为重,其他的能免则免吧。”

    “既然殿下开口了,妾身本不应该多嘴的,只是今时不同往日,殿下如今是太子,朝野上下的眼睛都盯着东宫呢,而世子更是被觊觎厚望,这个时候该有的规矩还是得有,不能够叫人挑出什么错儿来才是。”谢璇说道,“世子来给妾身请安,妾身也是觉得麻烦,只是这事儿到底是为了世子好。”

    “本宫既然跟你说了,便是做了考虑了。”刘旭说道,“你不必多言,照着本宫的话做就是了。”

    “妾身遵命。”

    谢璇嘴上答应着,心里面却不免翻着白眼儿,刘昶清那小滑头,每一日都变着法儿的想理由不来给她请安,现在倒像是她在为难对方一般!

    就在这个时候,青跃突然入内,脸色不是很好的说道:“殿下,太子妃,赶快入宫,太后的情况不妙。”

    “什么!”刘旭蹙眉,随后急忙往皇宫赶去。

    刘旭带着刘昶清与谢璇到的时候,几个皇子以及皇亲已经到了,跪在床边流着泪低声哭着。

    宣帝坐在床边,握着太后的手低声说着什么。

    “皇祖母。”刘旭跪在床边轻声唤道。

    听到孙子的声音,太后的眼中多了些许的光彩,她看着刘旭说道:“太子来了!”

    “皇祖母,孙儿来了!”

    “太子啊,是皇祖母对不起你啊!”太后哭了起来,“当初皇祖母知道你是冤枉的,但是皇祖母眼睁睁的看着事情发生,却什么都没有做。这些年来,皇祖母每每想起此事,还觉得心里面难受,难受啊!”

    “母后!”宣帝唤了一声。

    刘旭也握着太后的手轻声说道:“皇祖母,孙儿是刘旭。”

    “你是旭儿啊,是皇祖母糊涂了,现在的太子是旭儿!”太后笑了笑,突然又哭了出来,“旭儿啊,皇祖母对不起你,你的母妃……哀家没有保护好你的母妃,让你小小年纪,没了娘亲,好不容易有个皇后对你视如己出,但是也……”

    “皇祖母!”刘旭将脸贴在太后冰凉的手上,“孙儿从未怪过皇祖母,孙儿记得,当初孙儿没了母妃之后,成宿成宿的哭,是皇祖母将孙儿抱在怀里哄这入睡的,皇祖母对孙儿恩重如山,孙儿怎么舍得怪罪皇祖母呢!”

    “没有就好,没有就好!”太后浑浊的双眼淌出泪来,“老大,老五,老七,皇祖母对不住你们,没有保护好你们啊!都是刘家的血脉,皇祖母心痛啊!”

    老人家临走的时候,还念着她早逝的孙子们。

    “陛下,太子!”太后一只手抓着儿子,一只手抓着孙子,“你们要好好儿的,这北夏的江山就托付给你们了!昶清,昶清你在哪儿?”

    刘昶清急忙跪爬到了太后的床前,哭道:“太后,昶清在这里。”

    太后的双眸已经看不清楚事物了,她的两只手朝着空气里面摸了几下:“昶清!”

    刘昶清急忙握住了太后的手,让他摸着自己的脸:“太后,昶清在呢!”

    “昶清,你也好好好儿的,好好儿的长大成才,为你的父王跟皇爷爷分忧!”太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哀家也没什么遗憾了……”

    她说完之后平静的闭上了眼睛,手臂开始慢慢的僵硬起来。

    “太后!太后!”刘昶清扑在太后的身上哭喊道,“太后,你醒醒啊,你快醒醒啊,你跟我说说话啊,太后!”

    下方的皇亲哭了一片。

    外面的太监高喊道:“太后薨了!”

    宫里面的侍卫侍女跪下,伏地而哭,这个皇宫都在一种哀伤而凄凉的氛围之中。

    “父皇。”刘旭跪在书房中央,宣帝此刻一只手撑着脑袋,沉思不语。

    听到声音,宣帝回过神来:“方才说到哪儿了?”

    “说到陪葬的规格。”刘旭说道,“皇祖母生前简朴,一贯反对奢华,依儿臣的意思,不必越矩,”

    “此事你与礼部看着办吧,你在太后身边长大,必然也知道太后的喜好。”宣帝说道。

    “是,那儿臣就着手去办了。”

    “太子。”宣帝一只手拖着脑袋,抬眸看着刘旭,“朕是不是一个非常令人失望的儿子跟父亲?”

    “父皇何出此言?”刘旭不解的问道。

    “方才朕一遍遍的想起太后临终前的话,朕细细想来,也的确对不住许多的人,朕对不住三个儿子,对不住先皇后与你母妃,对不住云妃与郦妃,朕到底是辜负了许多人啊!而太后就是为了那些孩子们才忧虑伤身的,若是朕是一个合格的父亲,或许就不会有那么多的事情发生,或许就不会累的太后忧心了。”

    “已经发生的事情,父皇比不再想了,不管如何,父皇总是在为了天下人着想。”刘旭说道。

    “罢了。”宣帝叹了口气,“你退下,去办理太后的丧仪吧!”

    “儿臣遵旨。”

    六月的阳光很明媚,蝉叫一声比一声快活。

    刘昶清抹了一把泪,喝道:“来人将这些禅全部赶走!太后没了,它们竟然还敢在此唱歌!”

    太监们不敢耽误,急忙拿起工具将停歇在树上鸣叫的禅全部赶走。

    “世子!”

    听到了谢璇的声音,刘昶清急忙将脸上的泪珠子擦干净,回过头来,冷声道:“怎么了?”

    “世子是哭了?”

    “你便是如此铁石心肠么?你在太后面前伺候的时间不短,你能够嫁给父王也是太后赐婚,你现在难道一点伤心的情绪都没有吗?”刘昶清咬牙道,“太后正是看错了你!”

    “世子,不是所有的伤心,都是靠眼泪来表达的。”谢璇轻轻的一叹,“这个时候,姜侧妃不在,不免觉得有几分遗憾吗?”

    “太子妃糊涂了吧?姜侧妃已经死了,皇爷爷下得旨意!”刘昶清冷声道。

    “世子,那道旨意,你我都知道是怎么回事!”谢璇说道,“你不是一直都希望她能够回来么?太后薨逝,她难道不回来奔丧么?如果她回来之后,殿下在撮合她跟殿下和好……”

    “你会那么好心?”

    谢璇微微一叹:“我只是希望殿下能够开心一点罢了,我看得出来,与我成亲之后,殿下并不开心,或许真的只有姜侧妃回来之后,殿下的脸上才能够展露笑容,所以我希望借此机会,姜侧妃能够回来,而如果是世子你写信让她回来的话,她一定会心软的,殿下好好的想想吧!”

    谢璇说完,转身离开。

    刘昶清的眼睛微微一眯,陷入了沉思。

    太后是简朴的人,葬礼隆重还是并不奢华。

    老太太历经三朝,见过了无数的大风大浪,只是那一颗心肠却并未因为见惯了风浪而变得坚硬起来,她从未贪念过权势,或许她也曾有机会唾手可得。直到生命的最后,她最挂念的还是几个子孙,挂念着她的血脉。

    比起皇权,人到了离世之时才知道亲情才是最重要的东西吧。

    而太后薨逝的消息,传到了莫子玉耳中的时候,已经是五日之后了,这个消息是郝鼎传给她的。

    听到太后去世的消息之后,莫子玉先是楞了一下,不过倒也不是很吃惊,早在北夏皇宫的时候,莫子玉照顾太后的时候,就大概看出来乐,老太太那个时候就已经是油尽灯枯了,熬了这么时日已经算是久的了。

    其实算起来,太后还是一个很慈祥的老太太吧。一生之中有诸多不得已,不管如何,她也想到将她的子孙护在她的羽翼之中。

    到底缘分一场,却不能够送她最后一程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