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小说 > 庶妃惊华:一品毒医 >

第一百一十一章 略施小计

    “伪君子,混蛋!”莫子玉默默的咒骂着,“分明就是卖国求荣之辈,现在却被木兰移民当作神,对他的话坚信不移,实在是令人气愤!”

    刘旭抬眸看了一眼莫子玉,沉默了一下,说道:“此事你虽然知道了,但是这根本不能够被当做证据,没有人会相信这么残忍的事情的,何况这份证据还是出自北夏,你纵然将这份书信拿回去,别人不但不会相信,而且还会怀疑你的动机的。”

    “我知道。”莫子玉淡淡的说道,“我至少现在心里有数,既然他做出了这种事情,必然要付出代价的。我会找到其他的证据的。”

    “如果需要我的帮助,告诉我就是了。”刘旭看着莫子玉的眼睛说道。

    “你现在自己都麻烦缠身,你管好自己的事情吧。”莫子玉说道,“父亲跟大哥毕生的梦想都是守护北夏的安稳,他们现在虽然不在了,但是必然也不会希望看到北夏政局不稳,百姓不得安生的。”

    刘旭点了点头,他看着四壁书架之上的奏章与圣旨,缓缓说道:“这里是北夏的历史,比史书之上记载的更为真实,我不会让这里的历史在我的手上蒙尘。”

    他从容的从一排排走过,手指轻轻的抚摸着那些已经有了年份的圣旨,缓缓说道:“这里的每一道圣旨,都是北夏的帝王们发出去的,其中有正确的,也有错误的,没有隐瞒,全部都在这里保存着,但是就是因为这些圣旨,才造就了今日的北夏。我此前从未想过我有朝一日能够站在这里,第一次站在这里,看着这些浩瀚的文书的时候,我是震惊的,我感觉自己的血脉,自己的这个人都与北夏的荣辱紧密相连着,我的每一个决定,都干系着北夏的存亡,我甚至一步都不能够走错。”

    “我承认,一个好的帝王对一个国家的兴旺繁荣至关重要。”莫子玉的小小的身子在这密室内,在这一排排的书架前显得特别的渺小,但是她的声音特别的清醒,特别的坚定,“这些年我走了不少的地方,渐渐明白一件事情。百姓,是天子,是弄权者手上微不足道的棋子,但是正是这些棋子,用他们勤劳的双手,一砖一瓦的构筑了一个王朝最牢固的根基。一个国家的兴盛,不少一个帝王的功劳,是从上到下所有人的努力。”

    沉默了一会儿,莫子玉看着地上刘旭被拉长的影子,问道:“有一句话我一直想要问你,如今这形势,你后悔过吗?”

    刘旭正在看着一封已经发黄的书信,闻言,他没有立即回话,只是将手上的书信放归了远处,抬眸,轻轻的看了一眼莫子玉,问道:“你也觉得我做错了?”

    “如今北夏内乱不止,是南楚与西魏的好时机,你手下的人你最清楚不过,没有人会比莫家与莫家军更加的能打,而莫家被你亲手铲除了。”莫子玉说道,“还有,南楚会有今日,会跟北夏反目成仇,不知道是否在你的预料之中?”

    刘旭又拿起了另一封书信看了起来,边看边说道:“有些事情在意料之中,有些事情在意料之外,但是不后悔。”

    “不后悔?”莫子玉低低的笑了几声,“是啊,你现在是北夏的皇帝,你怎么会后悔呢?所有人,都不过是你的一颗棋子而已,怎么会有人为了妻子而后悔呢!我明白了,多谢,告辞了!”

    “玉儿。”刘旭唤了一声,“你记住,我会一直等着你,一直都在这里等你。”

    莫子玉没有回头,转身离开。

    只怕是经过昨天刺客的事情闹了一宿,今日刘旭已经跟御林军打过招呼了,莫子玉离开皇宫非常的顺利。

    而现在莫子玉最烦恼的事情就是现在虽然知道了阁主就是当年背叛木兰的人,但是她现在手上没有证据,而且是足以让木兰百姓能够取信的证据。

    皇宫。

    “娘娘,国舅传来了的消息。”宫女拿着一封书信,递给了谢璇。

    “大哥?”谢璇急忙接过看了一眼,脸色变了一下,“果然是她!她果然回来了!”

    她将手上的书信揉作一团扔到了地上,恨声道:“你既然都已经走了,为什么还要回来?我不会让你毁了我辛苦得到的一切的,我不会让你好过的!”

    “娘娘!”宫女担忧的问道,“你没事吧?”

    谢璇唇边泛起一抹冷笑:“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她回来了也好,免得我到处去找她,这一次一定要将她铲除掉!”

    那宫女立即明白了主子口中的意思,小心翼翼的提醒道:“可是,陛下那里要怎么交代?”

    “管不了那么多了,本宫现在怀着龙嗣,陛下知道了又能够如何?”谢璇冷声道,“给国舅回信,找到那贱人的下落,抓住她,我要亲手杀了她。”

    “娘娘,你肚子里面可是还怀着孩子呢!”

    “那又如何?”谢璇冷声道,“不亲手杀了那贱人,我寝食难安。”

    十月的风已经含着两分凉意了。

    莫子玉与秦逸在城外的一座茶舍休息,店家刚给他们两人上了一杯热茶,就在这个时候,一群黑衣人冲了上来,话还没说,先将店家杀了,随后挥着刀朝着他们两人砍去。

    秦逸眸中寒光一闪,随即拔出剑相迎。

    这五人似乎是一个剑阵,他们的武艺在秦逸之下,但是这剑阵似乎也能够将他死死的缠住。

    莫子玉在一旁担忧的看着,就在这个时候,另外几个黑衣人出现,她没有反抗之力,趁着秦逸被缠住的功夫,她被黑衣人抓走了。

    不远处的破庙内,莫子玉被推了进去。

    周围站着十来个黑衣人,而破庙的里面则是坐着一个光彩照人的妇人,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皇后啊,难为皇后为了一个小小的我亲自出手。”莫子玉嘲讽道。

    谢璇微微挑眉,冷笑道:“死鸭子嘴硬,你如今落到了我的手上,你应该知道你的后果是什么的。”

    “你要杀了我?”莫子玉不慌不忙的一笑,“杀了我怎么跟刘旭交代?”

    “你本来就是一个以死之人,杀了你,需要跟谁交代?”谢璇眯着眼睛的冷厉的瞪着莫子玉,“你如果一直在外面不回来,我还可以当你不存在,但是你为什么要回来?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回来?你回来的目的是什么?勾引陛下吗?”

    “我回来的目的,以你无关。”

    “呵呵,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谢璇站起身来冷笑了一声,“你知道吗?你就是我的噩梦,虽然你走了那么久了,虽然我才是陪在陛下身边的那个人,但是你的身影却无时无刻不在,我做梦都想要杀了你,此前没有得手,但是老天爷始终还是站在我这一边的,你终于落到了我的手上了,只有亲手杀了你,我才能够安心做这个皇后。”

    “你觉得你真的能够杀了我?”莫子玉挑眉问道。

    “你已经落到了我的手上,还大言不惭,你觉得你那个小跟班能够来救你吗?他现在自己都说泥普萨过河自身难保!”谢璇走到了莫子玉的面前,“我不会然后你死的那么痛快的,我会让你痛苦而绝望的死去的,只有这样,我这两年的怨气才能够发泄!”

    她说着,抬起手就要朝着莫子玉的脸一巴掌打去,莫子玉却是忽然退后了一步,敏捷的躲了过去。

    谢璇楞了一下,怎么可能,姜柳不会武功,动作怎么会这么快?

    就在她疑惑的时候,莫子玉一个箭步一绕,到了她的背后,从她的头上取下了一根金簪子,低到了她雪白的脖子上面,而这一切都发生在瞬间,周围的那些黑衣人根本来不及反应。

    怎么可能!

    谢璇的双眸突然瞪大,这是怎么回事?姜柳什么时候会武功了?她的身法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皇后难道没有听说这个道理吗?你从一开始就不该小瞧我的。”莫子玉冷笑了一声说道,她冷冷的看了一眼周围的黑衣人,“别动,我的胆子小,万一吓到我了,手一抖伤到了皇后就不好了。”

    “你想怎么样?”谢璇的脸色变了一下,咽了口唾沫,强做镇定的说道,“本宫是皇后,你敢伤我?”

    “杀了你又如何?”莫子玉冷笑了一声,“大不了我把命抵给你,我不过是一介草民,也没什么亲人,能够换皇后的性命,怎么看我也不亏啊!你以为你为什么会知道我来了京城?我不过是略施小计将你引出皇宫罢了,以你的性子来说,必然想要亲手杀我,被我猜中了,你果然亲自出现了。骄傲跟偏激,可不是作为皇后应该有的品质。”

    “你想怎么样?”谢璇哼了一声,抬眉恨声道,“我不相信你真的敢杀我!这周围都是我的人,你以为你能够离开吗?你放了我,我放你走。”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