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小说 > 庶妃惊华:一品毒医 >

第一百七十七章 大结局

    第一百七十七章

    莫晟看着莫子玉,些许沉默了一下,说道:“玉儿,这些年一直在外面,父兄无法照看你,如果在外面流浪够了,就回来,让父亲照顾你吧。”

    “外面的世界很大,我还有好多的事情想要去做呢,不过父亲放心,以后我会时常前来看你就是了!”莫子玉笑道。

    随后下人前来禀报说饭菜已经准备好了,请他们过去吃饭。

    莫子玉挽着莫晟的手臂说道:“走,我也去尝尝嫂子的手艺。”

    而刘旭则是老老实实的在城门口等着莫子玉前来跟她汇合,直到天色暗了下来,也不见她来,他心里面开始担忧起来,不会出了什么事情吧?

    他心里面忧虑不已,等到夜色降临之后,便是悄悄潜入了莫府,摸到了莫子玉出嫁之前居住的房间外,里面点着烛光,他朝着里面偷看了一眼,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他苦巴巴的等着她去汇合,她倒好,在莫府住了下来。

    “什么人?”莫子玉听到有人从窗户潜入了进来,急忙喝道,她抬眸定睛一看,顿时心虚的吐了吐舌头,“你怎么来了?”

    刘旭黑着脸看了她一眼,冷笑了一声:“你住的可还舒服啊?”

    莫子玉讨好的一笑,急忙解释道:“那不是这么多年都没有回来过,这吃了饭之后父亲让我在这里小住几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拒绝,就住了下来啦!就是在家里面跟父兄团圆了,我太开心了,一不小心就忘了你还在等我!”

    “你!”听到莫子玉的解释,刘旭更气,“真相一巴掌呼死你!你不知道我一直在等你,天都黑了你都没有来,我还以为你出事了,知道我有多担心吗?”

    “那我之前还以为你死了,伤心了那么久呢,咱们扯平了!”莫子玉说道。

    提起这件事情,刘旭还是觉得自己有些理亏,气呼呼的说道:“不跟你扯这件事情了,你还要在这里住几日啊?”

    “住上个三五日吧。”莫子玉说道,“父亲年纪大了,我也想要在他膝下尽孝几日。”

    “那我呢?”

    “你嘛……要不,你就藏在这里吧。”莫子玉说道,“这样我们晚上就能够见面了。”

    “你还真的把我当成奸夫了?”刘旭挑眉笑了笑。

    虽然刘旭不喜欢躲躲藏藏的,不过看着莫子玉在父兄身边能够如此开心的模样,他还是愿意当这个“奸夫”,看到他们父女兄妹的感情这么深,他也能够理解为什么当初在以为父兄死了的时候,为何会那么决绝伤心了。

    莫子玉在莫府一住就是三日,刘旭也是这一藏就是三日,原本相安无事,莫子玉打算着再住个一日便是辞行远行的,不过却是在这一日夜里发生了意外。

    这一日,莫子珏前来找莫子玉说话,刘旭自然而然的是藏身在她的闺房内,莫子珏是君子,自然不会主动入莫子玉的内卧。两人一起说着小时候的事情,说到莫子玉小时候的一些囧事的时候,莫子玉与莫子珏两人都忍不住失笑,而这个时候内卧里面也传来了一声忍俊不禁的笑声。

    “什么人!”莫子珏喝了一声,急忙入内查看,却是见着刘旭正坐在床上吃葡萄,两人四目相对,一气氛顿陷入了沉默之中。

    “糟糕!”莫子玉拍了拍脑袋,急忙上前说道,“大哥,你听我说……”

    “陛下?”莫子珏眨了眨眼睛,还以为眼前的这一切是他的幻觉,“陛下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

    “大哥,别嚷嚷!”莫子玉急忙说道,“这件事情说来话长,你且听我说……”

    “陛下是诈死吗?”莫子珏说道,“难道陛下诈死的目的就是为了跟玉儿私奔?”

    刘旭点头,不慌不忙的吃了一颗葡萄:“大概就是这样吧。”

    “怎么会这样?”莫子珏还是没有从震惊之中反应过来,“你们这也……”

    “是,他胡闹了!”莫子玉紧接着说道,“你身为一个皇帝,居然把江山当做儿戏,实在是太不应该了!但是我事先声明,他诈死的事情我不知道,完全跟我无关,别骂我!”

    “对,此事玉儿完全不知情。”刘旭依旧不慌不忙的说道,“都是我一人所为。”

    半个时辰后。

    莫子玉跪在莫晟面前,刘旭在一旁悠哉的喝着茶,仿佛在报复那一日莫子玉让他等了半日一般。

    “北夏的江山社稷何其重要,稍有不慎,则会有无数的人为之操劳,陛下对玉儿情深义重,但是此举也实在是过于……”莫晟叹了口气,“臣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好。”

    刘旭将茶杯放下,与莫子玉一道在莫晟面前跪下,将莫晟吓了一个激灵,急忙说道:“使不得,这可使不得!”

    “我跟玉儿是夫妻,那么莫将军也是我的父亲,如何使不得?再说了,我现在不是皇帝,只是个普通人了!”刘旭说道,“我会有这个举动,也是经过深思熟虑,不会给北夏带来什么弊端的,父亲请放心就是了。”

    他握住了莫子玉的手,继续说道:“我玉儿一往情深,此生只想与她相伴。我之前做过一些伤害过她的事情,但是现在我愿意用我的余生来补偿她,给她幸福,请父亲可以放心将她交给我。我保护她,照顾她,如果父亲跟大哥在她身边一样。”

    一个男人愿意为了一个女人抛弃皇位,谁都不会怀疑这个男人的真心的,莫晟也颇为动容,他又看着莫子玉问道:“你呢?你什么想法?”

    莫子玉看了一眼刘旭,眼中已经浮现一些泪花,她微微一笑,说道:“父亲,我曾经遇人不淑,还被害了性命,幸得老天垂怜,让我再活一次,而且遇到了他。在祁王府的时候,与他一起携手经历了很多的事情,那时候便是对他情根深种,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我们分开了,我以为自己跟他之间再无可能了,没有想到眼下却能够再续前缘,不管前路如何,我都愿意跟他一起走下去。”

    “你们都起来吧!”莫晟将两人扶了起来,“感情的事情,旁人说的不算,你们自己说的才算。事情已经到了现在了,陛下也也已经放弃了太多的东西,如果你们真的决定要携手走下去,作为父亲,我自有祝福你们,只盼着你们两人能够珍惜今日之缘分得来不易,不要再辜负彼此了。”

    “嗯。”莫子玉点头。

    刘旭微微一笑:“父亲放心,我此生定不负玉儿。”

    莫子珏在一旁将一切都看在了眼中,他上前两步,拍了拍刘旭的肩膀:“你是个爷们儿,我佩服你。”

    虽然经历了一些插曲,不过父亲还是认可了刘旭,他终于可以不用在躲躲藏藏了,莫子玉也算是放下了心中的石头。

    翌日,她便是按照之前的计划,跟父兄辞行,与刘旭两人一起离开了京城。

    而莫子玉回京城的时候,杀手堂发生了一切事情,秦逸赶回去处理了,而等莫子玉离开京城,来到了与他约定的汇合的地方的时候,司徒摘星与他一起赶了来。

    没有想到莫子玉的身边居然站着刘旭,司徒摘星不敢相信的擦了擦自己的眼睛:“我是出现幻觉还是活见鬼了?那个啥,你不是驾崩了吗?难道你的鬼混一直跟着臭丫头吗?”

    “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楚,他不是鬼,是活生生的人!”莫子玉笑道,“从今天开始,咱们要多一个成员了!”

    司徒摘星试探的触碰了一下刘旭的胸膛:“哎呀,是热的,果然不是鬼哈,这是怎么回事啊?不都说你驾崩了吗?我怕玉丫头太伤心,还快马加鞭的赶来安慰她呢!”

    “这都不知道吗?笨!”秦逸抱着他的长剑鄙视的看了一眼司徒摘星。

    “太刺激了!”司徒摘星感叹的摇着头,“实在是太刺激了,没有想到我这辈子还真的能够看到有人不要江山要美人的!”

    “别废话了,我们接下来去什么地方玩儿?”莫子玉笑道,“你们有什么想法吗?”

    “别说,我在来的路上听说前面不远的地方有一个镇子,他们啊要拜月神,咱们可以去凑凑热闹!”司徒摘星说道,“据说这月神倾国倾城,我们正好过去一睹芳容!”

    四人结伴,开始继续游历江湖,他们的足迹踏遍中原,赏遍美景美人美食,为不平之事仗义出手,遇到有困难的人也是挺身而出。刘旭一开始还有些矜贵,不过久了也算是完全融合进来了,四人一起倒也自由自在的,无拘无束。

    如此又过了一年,这一日,莫子玉收到了一封红娘的来信,说起齐幕煊的身子不大舒服,便是立即赶了过去。

    齐幕煊与红娘两人在这竹林小屋内已经快两年了,日子过得虽然波澜不惊,却是去也十分的平静。

    红娘负责照顾齐幕煊的一日三餐,齐幕煊时常则是在竹林内抚琴,或者看着景云山的方向若有所思。齐幕煊对红娘不冷不淡的,没有给过她多余的希望,但是能够陪在少主的身边,红娘已经十分知足了。

    两年的时间就这般过来了,就在红娘以为两人可以永远这般平静的过下去的时候,齐幕煊开始吐血。

    红娘一开始要去请大夫的,但是齐幕煊不让,只说自己的身子无恙,但是他的身体确实一日比一日虚弱,迫于无奈,红娘才偷偷给莫子玉写了信,让她前来为少主看看。

    “见过公主。”红娘没有穿着平日里面喜欢穿的红色,而是一身素衣,素面朝天,整个人看上去十分的平和。

    “别客气了。”莫子玉将这小屋看了一眼,笑道,“这里被你收拾的很不错嘛,是过日子的样子。对了,大哥怎么样了?”

    “我现在的感觉很不好。少主自半年前就开始咳血了,近些日子精神一日不比一日”红娘忧虑的说道,“这些日子我总有不好的预感,公主快些给少主看看吧。”

    “为何不早些时间叫我来?”莫子玉问道。

    “少主不让,是属下偷偷写信。”

    “快带我去大哥吧!”莫子玉说道。

    此刻,齐幕煊刚刚抚琴完毕,正准备回去休息,他对这条道路十分的熟悉了,看上去闲庭信步一般,完全看不出他的眼睛看不见。

    “大哥。”莫子玉唤了一声。

    齐幕煊转过身子,笑问道:“你怎么来了?”

    “来看看你!”莫子玉行前扶着齐幕煊进屋,“大哥的身体如何?”

    “还行吧。”齐幕煊淡淡的说道,“你呢,快两年没有你的消息了,你现在怎么样?”

    “我到处玩儿呢,都挺好的。”莫子玉一边说着一边给齐幕煊把了脉,脸色沉了一下。

    随后,莫子珏将自己这些日子的见闻跟齐幕煊说了一下,吃罢晚饭之后,他精神不济,睡了去。

    莫子玉将红娘叫到了外面。

    “少主的情况现在如何?”红娘关切的问道。

    “很不好。”莫子玉说道,“他表面看上去没什么,但是实际上郁结于心。”

    “郁结于心?”红娘蹙眉,“少主隐藏的太好了,我一直以为他都已经放下了。那现在该如何是好?少主的身子该如何调理?”

    “他这是心病,心病还需心药医。”莫子玉说道,“或者你可以给他一个念想。”

    “我?要如何给?”

    莫子玉眸子转了一下,说道:“给他一个孩子吧。”

    “孩子?”

    莫子玉从袖子里面拿出了一包药粉,塞到了红娘的手上:“药效很强,他绝对不会发现!”

    “这……不太好吧……”红娘犹豫的说道。

    “你这可是在救他的性命!”莫子玉说道,“难道你不想给他生儿育女吗?他估摸着不想拖累你,是不会碰你的,这个时候需要一些特殊手段,不过最后的决定权还是在你自己。我会开一个药方,给大哥调理着身子,不过治标不治本。”

    红娘将药粉收下,咬了咬唇:“我知道了。”

    南楚,皇宫。

    “参见陛下。”孙平婷请安之后,笑道,“陛下正忙着呢!”

    “皇后,你过来帮朕看看是否相似。”芈梓说道。

    半年前,群臣建议芈梓立后,芈梓权衡再三,又考虑到两位皇子的抚养问题,便是封了孙平灵的妹妹孙平婷为后。

    芈梓自觉辜负的人太多了,对于这位新皇后,他虽然对她没有爱情,但是还是尽了了一个丈夫的职责,爱护她尊重她,不会再冷落她,寒了她的心。

    孙家对两个女儿都养育有方,孙平婷在人品跟能力上面与其姐姐不相伯仲,故而这后宫在她的管理之下,井井有条,两位皇子也在她的膝下抚养,如今也是母慈子孝。

    这南楚后宫发生过太多的悲剧,而现在慢慢的趋于平静,似乎要从那些悲伤之中走出来了。

    “陛下在画姐姐么?”孙平婷微微一笑,“惟妙惟肖,好像姐姐就站在我的面前一般。”

    “前两日朕与大皇子聊天,他跟朕说他已经忘了母妃的模样,朕心中有愧,故而画了这幅画,想要送给大皇子。”芈梓说道。

    “这么些年了,姐姐在陛下心中的形象还如此的清晰,姐姐如果知道了,也必然会十分的欣慰的。”孙平婷说道。

    芈梓环住了孙平婷的肩膀,微微叹了口气:“只可惜,朕现在能够为她做的,也只有这种小事了。”

    “陛下,臣妾会如同姐姐一般,一直陪伴着陛下的。”孙平婷看着她的丈夫说道。

    “朕知道。”芈梓微微一笑,“辛苦你了。”

    所谓天下无不散之筵席,莫子玉他们四人虽然一起结伴走过了不少的地方,终究还是要迎来别离的。

    秦逸回了杀手堂,并且成为了江湖上最年轻的剑术宗室,他虽然不再执行任务,不再杀人,但是江湖上想要挑战他的人却是多如过江之鲫。不过在未来五十年内,还没有听说谁成功过。

    司徒摘星“盗帅”的名号威风赫赫,自然引起了不少同行的妒忌,不过他喜欢被人妒忌的感觉,愈发的威风,专门偷隐藏在皇宫大内或者豪门大族江湖豪门内的稀世珍宝,据说这个世上就没有他偷不到的东西。

    而莫子玉跟刘旭两人斗了很多的地方,最后在一个山清水秀的神仙一般的地方隐居了下来。

    这一日,莫子玉出去采药归来,刘旭在小路上迎接他。

    莫子玉瞧着他的神情有些怪怪的,问道:“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感觉你怪怪的?”

    “是吗?”刘旭笑了笑,“可能是因为方才卿光阁的人送来了一封红娘的来信吧。”

    “哦?信上说什么了?”莫子玉问道。

    “她说她怀孕了。”

    “当真!”莫子玉一喜,“太好了。”

    随即她的脸色沉了一下,说道:“大哥的身体靠着调理虽然还能够坚持些日子,但只怕坚持不了太久。红娘对大哥一往情深,如果大哥有事,她只怕会殉情。我让她想办法给大哥生一个孩子,不仅仅只是为了给大哥一个念想,也是为了给她留一个念想,不管如何,她现在怀有身孕,这都是好事!”

    两人边走边说,没一会儿便是回到了两人隐居的小屋内,莫子玉却是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只见着小屋周围全部都被姹紫嫣红的鲜花装扮着,如同在诗文之中的世界一般,莫子玉惊讶的回眸看着刘旭:“这是做什么?”

    刘旭微微一笑:“我忽然想起来我们现在虽然已经是夫妻了,但是我们似乎还未拜过天地,所以我布置了这个地方,想要给你一个惊喜。玉儿,我们今日成亲吧!”

    他说着,从怀中取出了一块红盖头:“你愿意嫁给我吗?”

    “你知道的,我没有在乎过这些。”莫子玉说道,“不过你的这番心意却是叫人十分感动,我又怎么好拒绝你呢?”

    她将红盖头接过:“我们成亲吧。”

    刘旭将红盖头给莫子玉盖上,牵着她的手来到了屋内。屋子里面被他简单的布置了一下,墙上贴了喜字,还有一对红蜡烛。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刘旭揭开了莫子玉的盖头,握着她的手,温柔的说道:“新婚快乐,刘夫人。”

    莫子玉的眸子轻轻转了一下:“我有礼物要送给你。”

    “哦?什么礼物?我怎么不知道?”

    莫子玉摸了摸自己的小腹,柔声道:“我怀孕了!”

    “什么!”刘旭大喜往外,“我没有听错吧?你怀孕了?我要当父亲了!”

    他高兴的抱起莫子玉原地转了几圈:“我实在是太高兴了,我们有孩子了!”

    “小心一些!”莫子玉微微笑道。

    “是!是!”刘旭笑着将莫子玉放到了地上,还是忍不住吻了吻她的额头,“玉儿,谢谢你。”

    莫子玉摸着自己的小腹,垂眸说道:“是我要感谢你们!”

    北夏,皇宫。

    刘昶清收到了一封信,他看过之后,嘴角浮现起一抹柔和的笑意:“看来,你们过得很好啊!”

    随后他来到了后宫,他的皇弟,如今已经八岁的小王爷此刻正在练习武艺,他笑着迎上前去:“休息一下吧。”

    “是,皇兄!”

    “累吗?”

    “不累!”

    刘昶清蹲在小皇子的面前,擦了擦他额头的汗水,笑道:“你好好的练习武艺,日后辅助皇兄,咱们一起守护北夏的江山!”

    “好!臣弟会好好努力,将来辅助皇兄!”

    (全文终)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