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女生频道 > 综漫世界当女王 >

第444章 音乐世家(五)

    PS:你们说人这一生苦苦累累的到底要干什么呢?

    每天正常工作的八小时没有在工作,而是在玩耍,工作结束之后大家都在加班儿,回到家里之后还要搞一个副业。

    本来可以开开心心的一天,但是到最后变得遍体鳞伤。

    不过这样的生活才是大家想要的生活,如果每天只知道下班儿回家打游戏看电视剧的话,那也没有什么好玩的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想要生活的方式,大家只要奔着自己的方式去生活就好了,没有必要在意任何人说的任何话,只有钱到手了才是最好的,大家一定要相信谁都会欺骗你,但是钱绝对不会欺骗你。

    好了,接下来就开始进入正题了。

    目暮警官叫来身边的男生女生警官,然后将大家全部分开,进行了一番调查之后重新将大家聚集到了房间里边。

    “怎么会这个样子呢?本来他就不应该死掉的,可是为什么突然之间就死掉了呢?”柯南整个人已经找不着了,肯定又是上哪儿去看是犯罪现场去了。

    毛利小五郎也不在这里,他肯定是跟目暮警官一起去找了。

    剩下的几个女生只能留在这里探讨一些无聊的话题,欧阳天天觉得自己现在就是一个没用的家伙。

    “有人想要伤害老奶奶,想要得到小提琴。”杀人凶手的目标很明确,就是想要斯托拉蒂巴利欧斯。

    “你说什么?难道你是在怀疑这个屋子里面有人想要杀了我奶奶吗?”莲希突然停止呼吸来到欧阳天天身边,非常认真的问了一句。

    “只是怀疑还没有证据,要等他们找到证据才可以。”欧阳天天可不想跟他在这里吵架或者怎么着的一系列的事情,还是等到后来的时候再说吧。

    “应该不会是zì shā的,如果他想zì shā的话,可能直接死在火场上比较好。”小兰头一次跟王洋天天有一样的想法,欧阳天天反倒是觉得自己有一种成就的感觉。

    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毛利小五郎可能是已经找到了最正了,所以将大家全部都聚集到了一起。

    “沉睡的毛利小五郎又来了吗?”高木警官已经迫不及待了,虽然已经看过那么多次了,但是每次看都觉得不可思议。

    “今天的这个姿势看起来还是蛮潇洒的嘛。”目暮警官眼神儿里全部都是不屑,因为每次都是他在抢自己的风头。

    毛利小五郎是被柯南安排到桌子上面的,一只手放在椅子后背上,另一只手放在自己的大腿上,低着头看起来就是睡觉的模样,大家就是看不出来。

    “那当然了,因为我现在要解开目暮警官你想破头也想不出来的谜团。”柯南从毛利小五郎的背后走了出来,然后碰了一下毛利小五郎的胳膊。

    好像是把扩音器放在了毛利小五郎的胳膊上边。

    “我已经知道两年前这栋屋子里发生了连续杀人案的真相了。”走远了之后,可能才敢放心的将这个案件全部交代出来。

    目暮警官突然觉得这中间有些不对劲儿“你刚才不是说这是zì shā案件吗?”

    每次都是在毛利小五郎解决不了的时候,柯南才会出来,这次当然也是这个样子。

    柯南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无论怎么样都难不到自己的。

    “因为我现在重新又想到了一个问题,麻烦你把我接下来说到的几样东西找过来好吗?之后再把那四名嫌犯带到这里来好吗?当然那把名琴斯托拉蒂巴利欧斯也别忘了。”柯南接下来是想要给大家演示一下这整个事件的全部原因了。

    欧阳天天每次在这里都起不到任何作用,欧阳天天觉得自己在这里完全就是一个小孩子,只要能够从中学到一点东西就oK了,能够用到别的地方也就很不错了。

    早晚有一天,欧阳天天会再去往下一个世界的,等到那个时候的时候,多学一门儿技术对自己来说就是多一门儿帮助。

    “那么要准备些什么东西呢?”高木警官的笔记本还有笔都已经准备好了,就等着柯南说话了。

    “不,高木警官,请你先在别的房间待命”

    “为什么?”还以为自己马上要去准备东西而兴奋了一段儿时间,可是没想到竟然让自己去别的房间待命。

    那也就是说自己就看不见名侦探的推理了。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再叫你之前,请你都别离开房间一步。”

    两个警官当然不明白毛利小五郎这是想干什么,但是还是照做了。

    在高木警官离开之前,这里的装扮已经整理好了,就等着犯罪嫌疑人来的时候让他主动上钩了,过没有多长时间警官就把犯罪嫌疑人给带过来了。

    他们四个人的状态各有不同,有的是担心,有的是好奇,有的是傲慢,有的是若无其事。

    “你是说你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吗?这么说来的话,这真的是一起连续杀人案了。”傲慢人的本尊就是羽贺响辅了,他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看不起任何人的样子,但是大家又都不知道他到底高高在上在哪里。

    “那么玄三郎叔叔,跟我奶奶也是吗?”满脸担心的人当然是这个任性的大xiao jie了。

    “对,他们两个都是死在同一名凶手手上的牺牲者,而且恐怕就连两年前,因为下楼梯没踩好摔死的咏美太太,和从阳台坠楼身亡的降人先生也都一样。”毛利小五郎给大家解释了一下。

    “为什么要把这把斯托拉蒂巴刘思也给带过来呢?”满脸惊讶的人就是手上在拿着这把名琴的老爷爷了,老夫老妻可能没有因为自己的老伴儿死掉而感到伤心,有可能是因为两个人之间没有过多的真感情吧。

    “我想他大概是知道那个拿复制品将他掉包,又可百回去的人是谁了?”那个漠不关心的人就是女管家,她好像跟这个家一点儿联系都没有,而且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状态看起来就好像是他对这个家一点儿都不关心。

    “不,在我推理之前,我想请大家来听我来一首曲子,这首曲子也叫做解开谜题的前奏曲。”毛利小五郎虽然这么说,但是自己现在怎么可能站起来拉琴呢?总要找一个人来代替他完成这件事情才对。

    “对了,莲希xiao jie,你能帮我这个忙吗?能帮我把这首曲子拉出来吗,就像我之前拉给你听的一样,不知道行不行呢?”毛利小五郎的请求还是很难的,毕竟它的音色只有她一个人能够完成,他那可是全部跑调不在调啊。

    莲希漏出来为难的表情“不,还是不要比较好。”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把我的斯托拉蒂巴利欧斯当成什么了?”一听说要拿他的宝贵琴进行一番演奏,瞬间他就不开心了,老爷爷就把斯托拉蒂巴利欧斯护在自己的胸前。

    “你这个外行人要是把他弄伤了的话,要怎么跟老爷交代呢?”女管家也开始紧张了起来。

    “别这样嘛,我看就先照,他说的试试看吧,也许他心里有什么算盘呢?难道说有什么理由不能交给他吗,调一郎叔叔。”

    老爷爷慌张了一下。

    “我哪会有什么理由啊?”

    羽贺响辅将斯托拉蒂巴利欧斯拿到手里之后,就迫不及待的来到毛利小五郎的身边,想要让他弹奏一下乐曲。

    毛利小五郎当然不可能起来弹奏了,如果现在真的起来那还就麻烦了。

    “我就猜是你没有错,响辅先生就是你把小提琴调包的。”莫名其妙来了这么一句话,把欧阳天天也得整蒙了,这拿个小提琴跟掉包不掉包有什么关系呢?

    “拜托,我是想看你想拉这把小提琴,所以才会把它拿给你的。”羽贺响辅也不着急,而是在那里说了起来,好像整件事情都很淡定的样子。

    毛利小五郎也不慌张,人家有事情问到自己那就要好好地回答。

    “根据我的判断的话,曾经碰过那把小提琴的人顺序应该是这样的,首先,今天下午响辅先生把它调过音之后,就直接交给了莲希xiao jie,在他将那把琴拿给我看的时候,别馆刚好是火了,这个时候我们大家匆忙看向窗外,也正是在那个时候,就将那把斯托拉蒂巴利欧斯放在了桌子上边,后来被管家拿到了保管室,如果将琴调包的,就是这个女管家的话,或是能够zì yóu进出保管室的调一郎先生的话,掉包的时间应该就是我在莲希xiao jie的房间拿那把琴之后的事情了,只要能查出我的指纹,那就说明掉包的人肯定在这两个人之中,如果真是如此,他们就会找机会让我再摸一次斯托拉第巴力欧斯了,只要能够沾上我的指纹,那么他们就成功了,可是如果响辅先生和莲希xiao jie要包的话道理也是一样的,你们应该都会希望我能摸他一下,要是这把琴上没有查出我的指纹的话,那就表示在我碰这把琴之前就已经被复制品给调包了,这么一来你们两位就都有嫌疑了。”欧阳天天知道自己第一时间是没有听懂的,因为毛利小五郎的这些话说的有点儿乱。

    毛利小五郎确实是碰过这把小提琴的,在莲希xiao jie把小提琴拿出来之后,确实是给毛利小五郎碰过,而且毛利小五郎也曾经拉过,如果当时给的那把小提琴是真品的话,上面一定会有毛利小五郎的指纹的。

    如果真的没有毛利小五郎指纹的话,那就说明当时那把就是假的,在毛利小五郎碰之前就已经被掉包了。

    “但是莲希xiao jie调一郎先生和井曲太太刚才都很明显的拒绝让我接触那把琴,只有你一个人特别的赞成,那也正好证明了响辅先生你就是这起连环杀人案件真正的凶手的事实。”毛利小五郎这是又给犯罪嫌疑人设了一个圈套呀,让犯罪嫌疑人自己跳进这个圈套里边来,然后让他自己承认这些事情。

    “怎么回事儿?叔叔怎么会是凶手呢?”莲希可能对他所谓的这个叔叔有一种不一样的好感吧。

    “难道是在调音之前就已经被掉包了吗?”女管家有些好奇的问道。

    “不,那是不可能的,以响辅先生那种专业的耳力,应该当场就会听出那是冒牌儿货了吧。”那也就是说不是在调音的时候调换了小提琴的,那也就是说是在毛利小五郎碰过真品之后吧。

    “既然不是那个时候,怎么能说他就是杀人犯呢?炫音太太的房间是密室,再加上玄三郎先生的房间,失火的时候也是从里面上锁的。”目暮警官觉得这中间还是很奇怪的,所以把自己有些搞不明白的位置都问清楚了。

    “既然这样的话,那么给大家看个东西吧,小鬼,你把那个东西给我们拿过来。”听着柯南喊自己小鬼,欧阳天天还是觉得很搞笑的,不过在大家的面前就是毛利小五郎用他的那种语言喊的柯南。

    “目暮警官,这个是玄三郎先生房门门锁的金属零件,请看清楚目暮警官,只有上面的洞歪掉了,是吧?如果是用外力硬是把门撬开的话,你不觉得上面和下面的洞都会玩掉吗?”

    目暮警官接过柯南手里的东西,然后仔细端详了一段时间。

    “确实是这个样子,没错儿。”

    “可是当我找到这个东西的时候,那个消防员跟我说,他们发现那个门的门锁装置上面是门板,下面是门锁,如果从开门的方向来看,在叔叔破门而入的时候,那道门的门锁应该没有锁上才对。”柯南记得很清楚,描述的也很清楚。

    “可是我们是后去现场看的时候,门上的门锁明明是在锁上的状态呀。”小兰正好在这个时候给大家一个转换的机会,让大家将目光都聚集到了小兰的身上。

    柯南正好趁着这个空档的时候,跑到了毛利小五郎身后的窗帘位置。

    “那是因为响辅先生又把它锁上了,那个时候他只要做出来门被上锁的样子。”21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