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综漫世界当女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45章 音乐世家(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PS:每天都以为自己一点儿都不累,但是当你真正休息下来的时候,才会发现整个人已经累得不行了。

    今天周日躺下来的时候,中午竟然睡着了两个小时。

    “他只要在我们面前表现出来一副门被锁上的样子,然后要我们一起破门而入,因为现场的火海,已经熏得我们看不清楚了。”毛利小五郎解释清楚了一部分。

    “都已经被熏得看不清楚了,他又是怎么看清楚的呢?”欧阳天天其实也有好奇的地方,只不过一直都碍于是毛利小五郎在推理,所以一直都没有问出来,毕竟大家是友人。

    “他对这里的地形多么的熟悉,再加上他进来的目的很明确,所以他当然知道门是怎么回事儿了。”毛利小五郎没有说话,柯南探出脑袋来看了一眼欧阳天天,其实那根本不叫看,只不过是用眼神瞪了一眼。

    觉得欧阳天天可能是来这里找事儿的。

    柯南也没有帮忙解释,那么这个说话的声音是谁呢?

    其实是小兰啦。

    “原来是这个样子啊,那么你说的这件事儿,和这把小提琴掉包这又有什么关系呢?”目暮警官继续提问到。

    “那是因为他想让炫音太太从这个房间跳下去。”毛利小五郎这么说了一句。

    “可是那个时候,炫音太太掉下去的时候,他跟你们在一起啊。”目暮警官继续提问。

    “其实那个也是个陷阱罢了。”这么半天了,欧阳天天一点儿都没有解说,好不容易提问了依据还没有得到柯南的回答,还是让小兰给回答的,欧阳天天觉得自己可能就是一个废物了,于是还是想要赶紧说一说的。

    大家齐刷刷的将目光看向了我一样天天,反倒是给了柯南一点儿喘气的时间。

    每次都是柯南一个人在那里说话,然后大家将目光看向毛利小五郎,确实是吸引了一段时间。

    现在有了欧阳天天之后,目光就可以更加分散了,可以让柯南休息一下。

    “那个也只是一个陷阱啦,为的就是将炫音太太引到窗户旁边,请你试着想象一下,一个死了儿子的母亲,每天晚上都得看着斯托拉蒂巴利欧斯,却被掉包了声音,太太那种愤怒的想要将它摔坏的心智,一下子就暴露出来了,甚至爆发了。”失去了儿子的母亲每天都想要看见儿子亲手弹奏的琴,可是突然发现这把琴竟然是被人掉包了的。

    这样的心情可能没有人能够理解的了。

    “正在这个时候响辅先生却弹奏出了美妙的琴声,正好这个琴声是从窗户的位置传出来的,所以她就来到了窗户旁边,谁要去看一看这个琴声的源头来自哪里,我觉得现在我一个人没有办法解释清楚这件事情,柯南你能把你找到的那个东西给大家看一看吗?”一个人没有办法完成所有的东西,所以欧阳天天只能让柯南再次出马了,因为毛利小五郎现在是没有办法动弹的,他现在是沉睡的状态。

    柯南点了点头,在大家不注意的情况下蹦蹦跳跳的从窗帘背后走了出来。

    然后来到窗户旁边,用手却拉窗帘的绳子将窗户露出来给大家看。

    窗帘儿被打开的一瞬间,窗户上面景象让大家看见之后特别的经验,就在窗户的正上方的位置,竟然有一把小提琴挂在那里。

    大家都不知道这是怎么了?齐刷刷的将目光看向了欧阳天天。

    “小姑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目暮警官还是第一次将欧阳天天叫成小姑娘呢。

    “接下来的事情还是让毛利叔叔来给大家继续解释吧,我只不过是把我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嗯。”欧阳天天决定还是柯南让毛利小五郎多说几句话吧,毕竟欧阳天天也不能太出名,也不知道是谁,现在已经开始关注欧阳天天了。

    欧阳天天如果过于出名的话,可能也会给工藤新一带来很不好的影响,就算是这个样子就已经让大家知道了,欧阳天天跟工藤新一是有联系的人了。

    欧阳天天的话刚说完,大家齐刷刷地又将目光看向了毛利小五郎。

    “那是因为炫音太太眼前所看到的景象。”毛利小五郎说到。

    在欧阳天天的目光指引下,毛利小五郎和柯南两个人已经找到了安全的位置了,柯南已经再次回到了那个躲避的窗帘后边了,然后继续说。

    “天天说的没错,如果当时传上来的响辅先生所演奏的安魂曲,用的那把琴,他就更会信了,这个时候他就用椅子垫脚,爬上了窗户,向伸手抓那把小提琴。”这一点很明确,大家都能够猜到这是怎么回事儿啊?欧阳天天在看见椅子在窗户旁边的时候就知道了,肯定是上面有什么东西他够不到,所以才会这个样子的。

    “可是他真的会从窗子上掉下去吗?”目暮警官提问。

    “那就请大家继续看下去,不就知道了吗?喂,小鬼叫高木警官来。再麻烦一下,精曲太太。”临走之前毛利小五郎又说了一些话,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想要跟大家展示一下当时案发时候的情况了。

    “好。”柯南一边从窗帘后边儿移动,一边继续吩咐着女管家。

    “麻烦经曲太太将斯托拉蒂巴利欧斯拿回保管室。”

    大家将所有的东西都做好之后,高木警官推门就进来了,根本不知道这个房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看见满屋子的人。

    “叫我来这里干什么呀?”

    “其实是这个样子的,高木警官,叔叔他正在解释凶手的手法,把斯托拉蒂巴利欧斯挂在窗外,高木警官个子高,应该可以把它拿下来。”柯南大概交代了一下,高木警官来这里要做些什么,然后高木警官就来到了窗户旁边。

    高木警官很大方的就走到了窗户旁边,走到窗户旁边正准备伸手打开窗户的时候,突然之间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传了上来。

    “这中间该不会是有什么玄机存在吧?警官。”每次做实验的时候,大家都会让高木警官来当这个实验者,所以每次无论是什么事情,高木警官都要去尝试一下。

    好的,坏的,乱七八糟的,高木警官没少遭罪。

    “没有,没有,当然没有。”被这么突然间的一问,目暮警官就开始有些慌张了,脸上的汗水也都冒了出来。

    “不过我还是要丁宁你一下,那可是市价几亿元的东西哦?”

    高木警官脸上也有汗水了“不过就算把它弄掉了也不能怪我哦。”

    带着这种既害怕又有点儿忐忑的心情,高木警官打开的窗户,打开窗户之后才发现小提琴根本没有在窗户上面,他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挂在了窗户框上边。

    打开窗户的时候可能是因为风的原因,小提琴只不过是晃了晃,但是并没有掉下来。

    “真是奇怪,怎么搞的呀?”高木警官伸手就要去抓那个小提琴,但是她发现自己的身高竟然没有办法够到那个小提琴,高木警官甚至垫起了脚尖儿,拼命地向窗户外面去拿小提琴。

    就在这个时候,高木警官开始晃悠了起来,小兰和目暮警官一起冲了上去,这才抓住了高木警官的身体,才没有让高木警官直接掉下去。

    “危险呀,真的是很危险,高木老弟。”可能大家也都没有想到事情会是这个样子,还好是反应的机敏,要不然损失了一个警官,那可怎么办才好。

    “怎么会这个样子呢?我想说抓它它竟然移开了。”也正是因为高木警官的这一试验,才让大家发现了其中的一些小秘诀。

    原来在两扇窗户旁边有两根棍子在上边。

    “原来是这个样子啊,现在两边儿的窗框上年上棍子再用绳子将小提琴调起来,到时候窗户只要开的原小提琴就会越离越远。”目暮警官也发现了其中的奥秘,这全部都是因为高木警官的功劳呀。

    “可是爸爸小提琴真像那样吊在那里吗?那现场怎么没有看到小提琴跟那两个小棍子呢?”小兰也开始问了一句。

    “那是因为我还是演示给你们看吧,其实我只是从厨房进来了两根筷子,做出一种假设性的示范,如果凶手所用的那两根棍子是玄三郎先生房里的两根指挥棒的话,根据它的弹性,小提琴的重量会自然地往尖端移动掉落下去,至于绑在小提琴上的那根绳子,因为凶手又绑在楼下的窗框上,我们看到炫音太太之后,立刻跑到了窗户旁边之后,他只要暗中收起来就行了。”反正毛利小五郎说的乱七八糟的,欧阳天天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反正大家能听懂就可以了,欧阳天天大部分能够理解就oK了。

    “但是那两根指挥棒呢?”目暮警官提问。

    “其实这个也非常简单,它主要是将指挥棒固定在窗户框上,再将指挥棒绑上线的话只要抽一下就能回收起来了,当时他在窗户旁边弹奏声音,炫音太太在落地之前听到的声音就是那把小提琴撞墙的声音,最好的证据就是他脱落的桥河折断的指挥棒当时就正好掉落在尸体的旁边,至于做这个安排就是为了给斯托拉第巴力欧斯调音到这个房间的时候,他将真品和仿冒品掉包,也是在这个时候,至于他回收的指挥棒和小提琴呢,应该就藏在楼下的那个房间的某个地方吧。”逻辑清楚说的没问题,而且有理有据,这样的话让羽贺响辅应该没有办法再逃跑了吧。

    他也不能再否认这些事情了吧。

    “只要找到了那些东西之后,上面应该有他的指纹才对,因为当时莲希xiao jie在他身边哭的死去活来,他应该没有时间擦掉指纹或是拿到别的地方才对。”这么说来的话,还是这个女生阻碍了他去消灭证据啊。

    “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响辅叔叔怎么可能是凶手呢?你可别忘了呀,今天晚上的时候还是他从火场把奶奶给救出来的呢。这怎么可能会是他呢?你真是胡说。”这个女生可能有的时候受不了打击吧,刚开始死掉的是自己的奶奶,现在又开始把所有的罪名都降到了自己数数的身上,一下子身边的人全部都没得差不多了。

    所以一时之间难以接受,这也是很能理解的事情。

    只要可以找到证据,证据确凿的时候看他还能说出来什么事情。

    “其实我想你身为一个音乐家,应该很清楚音阶的规则才对吧?”

    “不协调的音只要谈到旁边的音就会显得非常的刺耳,难道说?”小兰对音乐方面还是有一定研究的,但是欧阳天天就没有那么研究了。

    “他说的没错,英文开头G的玄三郎叔叔,和A开头的炫音婶婶,如果同时死了的话,那种感觉太不愉快了。”他是在用一种理智的感觉去杀人,他的心理是biàn tài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可以让他的心理扭曲成这个样子,竟然想到杀掉一个人,用他们开头的英文字母来组成一个新的曲谱。

    而且为了让这个曲谱听起来非常的和谐,他还专门儿去把这个人给救出来,然后再用自己的方法去杀人,也不知道他应该是夸赞还是去嘲讽。

    “年轻人,你到底把人命当成什么了?”老爷爷忍受不了了,问了一句。

    “这句话你应该去问调一郎叔叔才对。”看来接下来要有一个漫长的故事要告诉大家了。

    “我的父亲30年前身负重伤,我的母亲,又为了照顾他才被他逼上了死路。”羽贺响辅说到。

    “30年前的话,你指的是那起强盗案吗?”目暮警官问到。

    羽贺响辅突然低下头笑了笑“我想他应该早就忘了吧,其实在两年前我也是在叔叔生日这一天被找来这里负责为斯托拉蒂巴利欧斯调音,当时我就发现这把小提琴跟我小时候用的那把小提琴的音色是一样的,在我向咏美婶婶确认过之后,他竟然对我提起了一些令人愤怒的事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