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小说 > 道观养成系统 >

第926章 天地不容,必遭人劫【一万字章节】

    庞松泉下山之后,第一时间将手机充满电,然后联系上闻紫元。

    “玄阳让你联系我的?”

    “是。”庞松泉事情简单说一遍。

    听完后,闻紫元沉默许久,问道:“山里那人,叫什么?”

    “宗慕华。”

    “你们……”听见这个名字,闻紫元倒吸一口凉气,旋即冷笑:“你们胆子真不小,宗药师的药,你们都敢偷?”

    嘲讽了两句,闻紫元道:“去蜀山脚下等我。”

    挂了电话,闻紫元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他做事情就不提前了解一下吗?

    那可是宗慕华,一个为了女儿,差不多把半个江湖的人都得罪的疯子啊。

    换个人被留在那里,他才懒得管,说不定还得想办法趁机捞一笔。

    谁让是陈阳,他不管也不行。

    当天晚上,两人在蜀山脚下见面。

    闻紫元道:“我先跟你说清楚,上山之后,你不许说话,一个字都不许说。做不到的话,我现在就走,你自己一个人上山。”

    庞松泉问:“为什么?”

    闻紫元道:“人情债难还,也难要。宗慕华为什么不自己过来要这份人情?你就没想过?”

    “没想过。”

    “那就别想了,反正别说话。乱开口,得罪了蜀山剑派,吃不了兜着走。”

    这类江湖门派,关系复杂的很,在世俗的地位同样复杂。

    不像道门佛门,有一个道观寺院,可以广开承受香火。

    也不像仙门,我行我素,行事全凭心情。

    虽然没钱,但也能厚着脸皮说一句,我们不爱钱。

    但这些江湖门派,一个个放不开面子,又想要钱,哪有这种好事?

    关键是,一个个还特别的傲气。

    觉得自己门派自古有之,传承数百年上千年,与道门佛门也不差多少。

    也不知道谁给的这张脸。

    所以没人愿意跟他们接触,就是仙门那群穷逼都不愿意多接触。

    修士圈子也是有鄙视链的。

    江湖门派就是鄙视链的最下游。

    但就是如此,国家每年该给的补贴还是要给,不然人家就闹,像个怨妇似的一哭二闹三上吊。

    道门的道场名额,他们也要。

    佛门的修行场地名额,他们还要。

    说一句臭不要脸都是抬举。

    你要说他们差钱吗,其实有些真的不差钱。

    哪天天塌地陷,冲进去扫荡一圈,收获比抢银行都要来的多。

    一个个跟守财奴似的,也不知道守着到底留给谁。

    他们在山脚下的酒店住了一晚。

    第二天一早上山。

    蜀山又叫瓦屋山,山区奇大无比,西与巴山相连。

    跨过这个山头,就是穷困潦倒的巴山派,

    但与蜀山不同的是,巴山派常年没有游客。

    偶尔遇见落难的背包客,他们还得搭上人力物力去把人救出来。

    蜀山剑派不同,蜀山下面的地,有许多都是他们的。

    每年光是租金就收不少。

    今年来,蜀山景区做的越来越好,各种收入都上来,蜀山剑派也赚了个盆满钵满。

    放在江湖门派,论收入,蜀山剑派绝对一骑绝尘。

    早晨的山区,雾气笼罩。

    两人却是走的飞快。

    半个多小时后,两人便是来到了蜀山剑派。

    蜀山剑派的门庭,十分气派。

    古建筑比起茅山道院都不差,节次鳞比的坐落在山上,看着险峻,仙气缭绕。

    好似真如那神话传说中一般,令人期待山里有个剑仙踏着剑飞出来。

    然而这多半就只能幻想幻想。

    便是有这样的角色,也不可能光天化日之下就飞出来示众。

    毕竟楚清歌那样的都市生活技能为零的小白,没多少的。

    “喝!”

    “哈!”

    跨过门庭,便是听见此起彼伏的呼哈声音,十分整齐。

    循着声音去,偌大的前广场上,一群十来岁的小屁孩,穿着统一印着蜀山剑派标记的白色练功服,正在练功。

    粗略数一数,这群孩子至少也有两百人。

    庞松泉语气有些发酸:“蜀山剑派的弟子好多。”

    “多有什么用?”闻紫元满不在乎道:“不过是装饰门庭而已。”

    他们绕着广场边上走,有不少游客正拿着手机,将这一幕拍下来呢。

    他们寻到一个年轻男子,闻紫元上前微笑:“道友你好,贫道闻紫元。”

    道士?

    年轻人诧异,居然有道士来他们这儿,真稀罕呢。

    他抱拳道:“道长有事吗?”

    闻紫元道:“贫道受托,前来送一封信。”

    年轻人:“现在道士不好做了吗?都改行做信差了?”

    闻紫元脸一黑:“误会了,只是单纯送信。”

    “哦,送给谁?”

    “送贵派掌门,林霄。”

    “把信给我吧。”

    “抱歉,这信,得亲手送到林掌门手中。”

    年轻人道:“掌门很忙的,没时间见你们。”

    闻紫元道:“没关系,我可以等等。”

    年轻人无奈:“那你跟我过来吧。”

    带他们入了一座小厅,泡上两杯茶水,年轻人道:“你们等等吧,我去跟掌门说一声。”

    “劳烦了。”

    闻紫元翘着腿,说道:“南崖这次被他坑的挺惨的。”

    昨天得知陈阳挂掉的消息,他第一反应,不可能。

    果不其然,今天就接到庞松泉的电话。

    陈阳没挂,不过也好不到哪里去。

    被人给囚禁了。

    庞松泉纳闷的看着他:“南崖真人怎么了?”

    “你还不知道?玄阳没和你说?”

    庞松泉摇头。

    闻紫元笑着把昨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他。

    听完后,庞松泉问道:“这对他能有什么影响?”

    闻紫元道:“还是有点影响的,至少这段时间他不会太好过。而且,现在所有人都知道,南崖知道神农架的一处隐修洞府的位置。”

    说着说着他就笑了。

    没想到陈阳竟然也会玩这一套。

    说句实话,真的挺阴险的。

    不过和南崖做过的事情对比,陈阳这点手段根本不算什么。

    小儿科都算不上。

    蜀山剑派,议事堂中。

    坐者一群人。

    其中一位头发花白,坐在左侧上位的老人,便是剑派掌门,林霄。

    下方一名中年人道:“林掌门,此次我们是带着诚意来的。”

    林霄微笑,端起茶杯道:“喝茶,喝茶。”

    几个中年人对视一眼,颇有些无奈。

    一杯茶喝的见底了。

    中年人拿起放在身旁的一个长条形木盒,将其打开。

    木盒里是一把剑。

    中年人道:“林掌门,这是家师准备的厚礼。”

    林霄看了一眼,眼神略有些波动。

    中年人继续道:“林掌门,家师筑基在即,药方已有,缺的便是这些药材,请林掌门搭一把手。日后林掌门有何需求,我们白山派必定鼎力相助。”

    始终不怎么说话的林霄,此刻说道:“这份筑基的药材,有些多。”

    中年人急忙道:“林掌门,我们此次诚意十足。”

    “诚意我见到了,但是……”

    林霄摇了摇头,虽没说的太明白,但意思已经很明显。

    诚意足够,但是一把剑,换取一份筑基的药材,还是不够。

    至于白山派的人情。

    说句实话,他并不在乎。

    筑基也非一定成功。

    若是成功,一个筑基修士的人情,还算可以。

    若不成功呢?

    这事情,风险不小。

    且这一份药材,价值斐然。

    最重要的是,他与白山派没什么交情。

    一个小门派而已。

    每年都有许多人来蜀山剑派求药,大家都知道蜀山剑派有一座药房,堪称藏宝阁。

    这里面,什么药材都有。

    就是恒山派,华山派等名门大派,也会常来求药。

    “掌门。”

    一名弟子站在门外,轻声唤道。

    他走进来,贴耳轻语几句。

    林霄微微点头,对众人道:“各位,我失陪一下。”

    “林掌门轻便。”

    林霄走后,中年人望着手中的宝剑:“一剑法器,都不能换来一份筑基药材吗?”

    一旁人道:“蜀山剑派并不缺这些东西。”

    “可师傅若是筑基,也等于欠他一个人情,难道这都不看重吗?”

    “名门望派,就如此瞧不起我们小门小派?”

    几人情绪都有些激动。

    但事实就是,人家的确瞧不上。

    甚至连面子都不想给。

    林霄出来,问道:“道士?”

    “嗯,他说他叫闻紫元。”

    “孔林闻家的闻紫元?”

    林霄有些意外。

    他来到待客厅,见到了两人。

    两人起身行礼:“见过林掌门。”

    “坐。”

    “林掌门,我此次前来,是替人送一封信。”

    闻紫元将信呈上。

    信封空白,没有字迹。

    他将其拆开,取出信纸展开。

    只是简单的扫一眼,他的脸色忽然就变了。

    “药师的信!”他不禁轻呼出声,看向两人。

    闻紫元保持微笑。

    林霄将信看完,看见对方要的东西时,不禁心脏一抽。

    唔,好痛。

    这么多药材,每一样都非凡物。

    关键是,他每一样都要了三份。

    加在一起,换算金钱,都得论亿计算。

    太痛了,心脏在不断的抽搐。

    他一遍又一遍的看,试图想弄清楚,这些药材组合在一起,到底能做什么。

    然而以他这半吊子的了解,根本看不出情况来。

    “两位稍等。”林霄拿着信出去了。

    他快步的向着某个方向走去,越走越快,后面的弟子原本还想询问,却根本追不上掌门的脚步。

    林霄来到剑派后山,这里有一座独门独院的小庭院。

    “师傅。”

    林霄站在屋子外面喊道:“药师送信来了。”

    “进来。”

    “哎。”

    林霄推门走进去,小院子种植着各种各样的花草,漂亮极了。

    林霄忍不住凑近一株像是五味子的小盆栽,便听那声音道:“离远点,一会儿晕过去没人管你。”

    “呃……”

    林霄有些尴尬,收回鼻子捏了捏,问道:“师傅,这是毒药吗?”

    对方道:“是药三分毒,看你怎么用。”

    “哦。”

    好深奥的样子,反正他听不懂。

    他走过去,一位白发妇人,正躺在树下的躺椅上,手里捧着一本书。

    林霄将信递过去:“师傅,这是信。”

    “放着吧。”

    “可是……”林霄道:“药师似乎挺着急的。”

    白发妇人将书放下,取过信,假装很不在意的看,实际上却是一个字一个字,相当专注的看。

    林霄暗自撇嘴。

    装什么不在意呢。

    您跟药师那点关系,我还不知道啊。

    “要这么多药干什么?”

    “他又要干什么?”

    “老东西,一把年纪不好好在山里待着,整天弄这个弄那个!”

    “啪!”她一巴掌将信拍在桌子上,哼道:“不给!”

    林霄一喜:“真的啊?那我这就回信。”

    “滚回来!”

    “师傅……”

    “去准备药材。”

    “啊?不是说不给吗?”

    “我什么时候说过?”

    感受到师傅杀气腾腾的眼神,林霄把嘴巴闭起来了,心里暗自嘀咕,口是心非。

    这可是价值不菲的药材啊,说给就给,师傅您可真大方。

    “每样药材,给他五份。”师傅忽然又道。

    这句话,让林霄一颗心,都抽搐了。

    好似万箭穿心一般,疼。

    “师傅……”

    “什么事情?”

    “没,没什么。”看着师傅那眼神,他觉得自己还是闭嘴比较合适。

    “另外,记得写封信回给他。”

    “信怎么写?”

    “我来写吧。”

    师傅进屋取了纸笔,一手钢笔字相当的漂亮。

    信上字不多。

    “剩下两份药材,是你欠我的。”

    落款:伍晚舟。

    她将信纸叠起来,放在桌子上:“拿去装好。”

    “嗯嗯。”

    林霄捏着信,问道:“师傅,还有什么要吩咐的吗?”

    伍晚舟问:“信是谁送来的?”

    “道门的人。”

    “道门?”

    伍晚舟蹙眉:“他怎么跟道门扯上关系了?”

    “不知道呢。”

    “是哪个祖庭的?”

    “是孔林闻家的小子,闻紫元。”

    “你去吧。”

    林霄带着信走了,路上几次想要拆开手里这封信看一看。

    最终还是遏制住这股念头。

    师傅没让他看,还是不要看的好。

    万一师傅在暗中盯着自己,发现自己偷看,那下场,他不太敢想。

    自己现在好歹也是一派掌门,万一被师傅当着诸多弟子的面暴揍一顿,这脸面还往哪里放?

    以后还要不要见人了?

    他将药材整理好,放在一个木头盒子里封闭。

    开到待客厅,将药材交给闻紫元:“这些是药师需要的东西。”

    “多谢。”

    闻紫元有点诧异。

    这么好说话?

    他这么都觉得,宗慕华让庞松泉来要东西,肯定没安好心。

    对方肯定不会轻易就给他。

    谁晓得,居然真的给了。

    什么麻烦和阻碍都没有。

    “另外,这封信,请一并交给药师。”

    “好的,我会交给药师的。”

    “我送送你。”

    林霄没有留对方的意思。

    一下子拿出去这么多药材,他现在只想让对方立刻从自己的眼前消失。

    “掌门,白山派的人还在等你。”

    弟子走来,对站在门派大门口,不知道发什么呆的林霄说道。

    “嗯,我这便过去。”

    他去了,这一次,直接拒绝。

    若是没有闻紫元二人上山的事情,林霄或许还有可能会给对方。

    但现在,他不想给。

    一下子损失了这么多药材,现在谁再跟他要药材,就是他的敌人。

    白山派的人也没想到,林霄居然拒绝的如此干脆。

    他们情绪低潮,眼中是无法掩饰的低落。

    但林霄如此干脆利落的拒绝,他们还能说什么呢。

    林霄挽留他们,对方谢过好意,直接离去。

    下山的路上,几个人都不说话。

    “要不然,去一趟道门吧。”

    一人说道。

    “去道门做什么?难不成你觉得,道门能给我们药材?”

    几人相视无言。

    “先下山吧,去药店看看能不能买得到,再看缺少哪些,再想其他办法吧。”

    “咦~”

    忽然,其中一个中年女子,轻咦一声,向着山下看去。

    “春雨,怎么了?”

    “我闻到了虎杖的香味。”

    “这里怎么可能会有虎杖。”中年人摇头苦笑:“你啊,是想药材想的疯魔了。”

    春雨道:“我真的闻到了,这股药香味,不可能错,的的确确是虎杖。”

    她的目光在下方的人群中搜寻着,最终,落在其中两个穿着道服的男人身上。

    闻紫元拎着木头盒子,还挺沉的。

    他问道:“这些都是药材吧?”

    “嗯。”

    “挺沉的。”闻紫元随手打开,一股药香味扑鼻而来,他惊讶道:“这些药材,恐怕不便宜。”

    庞松泉道:“因为这些药材,宗前辈差点杀了我们,当然不会便宜。”

    “你说我拿走一两个,宗药师不会发现吧?”

    庞松泉立刻抢了过来,抱在怀里:“你别乱来,玄阳还在那里呢。”

    “我就说着玩玩。”

    他倒是有着想法,但也不会真不顾陈阳的安危。

    “一会儿我跟你一起回去。”

    “你去干什么?”

    “我去拜访药师。”

    闻紫元道:“这可是一个拉近乎的好机会,不把握住多可惜。”

    说这话时,他的双眼,忽然有一些忧郁。

    似乎想到了什么令他伤心的事情。

    “二位道长。”

    身后忽然响起一个声音。

    两人回头,闻紫元上下扫一眼,便是看出,这几个穿着穷酸的男女,乃是修行中人。

    闻紫元挂着礼节性的假笑:“几位有事?”

    一中年男子问道:“道长怎么称呼?”

    闻紫元:“贫道姓闻。”

    几人眉毛一扬,这道士,似乎有点瞧不起自己的样子。

    连道号都不愿意说?

    “原来是闻道长。”男子问道:“闻道长是在山中修行吗?”

    闻紫元摇头,第二次问:“几位有事情吗?”

    男子索性直接问道:“敢问这盒子里,装的是什么?”

    经他这么一问,庞松泉顿时抱紧了手中的木盒子。

    闻紫元笑容不减,忽然拽了句古文:“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男人皱眉:“道长说什么?”

    这时边上路过一个男子,听闻笑道:“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干卿何事?大白话就是关你屁事。”

    顿时,几个人脸上笑容一僵。

    的确,人家盒子里装的是什么,与他们有什么关系?

    但春雨闻见了虎杖的香味,这盒子里,很可能装着药材。

    “这位道长可真有意思。”路人欣赏的看了闻紫元一眼。

    闻紫元对他笑笑,路人离去。

    “还有事情吗?”闻紫元问道。

    不等他们答话,闻紫元道:“老庞,走了。”

    他们向着山下走,春雨道:“跟上去看看。”

    察觉到这些人紧跟不舍,庞松泉疑惑:“他们为什么会知道这些药材?”

    闻紫元也很好奇,但不得其解。

    庞松泉道:“他们会不会是蜀山剑派的人?”

    “不会。”

    闻紫元摇头。

    一些药材而已,蜀山剑派闲的蛋疼才会做这种恶心人的事情。

    堂堂蜀山剑派,又不差钱,干嘛如此的吃力不讨好?

    “快一点。”

    闻紫元加快步伐,后面的人,也加快了速度。

    ……

    “唰唰!”

    陈阳手里抓着一根木棍,正在练剑。

    落落也在修炼。

    宗慕华一早起来,就在药园里照顾药材。

    他对待药材,就像是对待自己的孩子,那温柔的眼神,几乎要将药材都融化了似的。

    那群妖则是进山去了。

    宗慕华在这里,他们平常都是做自己的事情。

    偶尔宗慕华离开,他们才会全天候的守护落落。

    当然,若是宗慕华太忙,他们也得过来,陪着落落,不至于那么的无聊。

    但每天必行的修炼,却不能落下。

    否则宗慕华就是再宠溺,也会生气。

    宗慕华从药蒲园出来,看了一眼落落,见她修炼很专心,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

    旋即看着蹲在落落身旁的小胖孩,脸上则是又瞬间的充满了忧虑。

    “唰唰!”

    他循着声音看去,原来是那个小子在练剑。

    一眼瞥去,他发觉,陈阳的剑法,竟然意外的还不错。

    不是一板一眼的按部就班,有几分灵动飘逸,相当的有味道。

    “年纪不大,剑法却是还算不错,就是太简陋了点。”

    “难道是武当的弟子?还是常道观?”

    他心中猜测着。

    道门的弟子,剑法都还不错。

    但真正注重这些手脚兵器功夫的,却没多少。

    估计也是自己一个人平时没事的时候研究。

    要不然,剑法怎会如此简陋?

    宗慕华摇头,在他看来,陈阳的剑法水平,看上去似乎不错,实战性也不错,但缺乏该有的技巧。

    陈阳一套剑法施展完毕,站在原地,看着手里的木头,眉头紧锁,陷入深思。

    他现在与人交手,一旦用刀剑比拼,基本上就是砍砍砍,用绝对的力量直接压制对方。

    没有技巧,纯粹力量。

    怎么能够将力量通过剑,以最大程度的施展出来,他就怎么出剑。

    可如此一来,就彻底的丧失了技巧。

    虽说绝对力量之下,所有技巧都是浮云。

    可一旦碰见比自己厉害,或者与自己旗鼓相当的对手,便会异常吃亏。

    陈阳继续练剑,宗慕华有点看不下去了,像是自言自语般说道:“只知道一味的埋头苦练,光努力有什么用?方向错了,再努力也没用。”

    陈阳手上一顿,望着宗慕华:“前辈是在跟我说话吗?”

    宗慕华道:“你在练剑?”

    “对。”

    “你那叫剑法?”

    “呃……手里的虽然是木棍,但应该能看出来是剑法吧?”

    “如果你这都能算作剑法,那可真是对剑法的侮辱。”

    宗慕华毫不掩饰对他的讥讽。

    陈阳脸一黑,老东西嘴怎么这么臭呢?

    陈阳不理他,朝前面走几步,背对着他继续练剑。

    宗慕华似乎没打算闭嘴,他一挥剑,就听见声音。

    “空有力气,没有技巧。”

    “随便找一个三岁小孩,都比你耍得好。”

    “呵呵,我收回刚刚的话,恐怕就是刚刚学会走路的小孩子,都比你耍得好。”

    “……”陈阳收回木棍,转身道:“前辈,我练剑碍着你了吗?”

    宗慕华道:“我只是不想看见有人在我的面前侮辱剑。”

    陈阳道:“这不是剑,这是木头。”

    “木头也不行。”宗慕华道:“我看的出来,你有几分天赋,但却无人教导,这才不得其门而入。”

    陈阳心中一动。

    这老东西可不会真是闲的蛋疼,才跟自己说这些废话。

    难道……

    他忙问:“前辈要教我剑法?”

    宗慕华道:“教你不是不行,但你得付出点代价。”

    陈阳问:“什么代价?”

    “随我来。”

    宗慕华转身就走,陈阳犹豫了一下,跟了上去。

    他们刚走不一会儿,便是有妖跑了过来,守护者落落。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瀑布下流的水潭旁。

    宗慕华指着水潭:“跳下去。”

    陈阳:“???”

    “前辈……”

    “去潭底,下面有一些东西,睁大眼睛仔细看看。”

    陈阳迟疑着,觉得他好像不是在跟自己开玩笑。

    这潭水底下能有什么?

    该不会有条龙吧?

    宗慕华也不催他。

    陈阳迟疑了十几秒,将道服脱下来,扑通一声就跳了下去。

    宗慕华眯着眼睛,看着快速潜入水底的陈阳的身影,眼中有一丝满意之色。

    不管从哪个方面看,陈阳都是非常不错的。

    若是用来帮助自己,肯定会非常的完美。

    潭水最深处只有四五米。

    陈阳很轻松就潜到了水底,上面阳光直接透尽潭水,但四五米的深度,依旧有些暗。

    他潜到水底,稳定身体,目光飘向下面,一寸一寸的看。

    下一秒,他瞪大了眼睛,呼吸都差点紊乱导致呛水。

    他心里已经开始骂娘了。

    潭底,是骨头,白花花的全是骨头。

    一具具森白的骸骨,静静躺在潭水底下,已经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

    陈阳没去数,但粗略一瞥,至少也有二三十具尸体。

    他赶紧游了上岸,大口的呼吸。

    “看见了吗?”宗慕华走过来,微笑问道。

    陈阳觉得他此刻笑容真是太特么邪恶了。

    “看见了。”

    稳定了下呼吸,陈阳问:“前辈,这是什么意思?”

    宗慕华道:“知道他们是怎么死的吗?”

    陈阳摇头。

    “他们,为了变得更强,为了畅游天地间,做出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份决定。”

    “他们,舍弃了肉身,以另外一种方式存活,但最终还是死了。”

    宗慕华叹息道:“可惜了。”

    “他们终究还是机缘不够。”

    陈阳越听越迷糊:“前辈,你在说什么?”

    宗慕华一撩衣摆,坐在岸边,像是说故事一般,与他娓娓道来。

    潭底下的这些尸体,什么人都有。

    有道士,有和尚,有仙门的弟子,也有江湖门派的修士,也有散修。

    他们来自五湖四海,皆是在这里与宗慕华偶遇。

    期间横跨近百年。

    陈阳注意到这个细节。

    也就是说,宗慕华已经接近百岁?

    那时候的宗慕华还是很好说话的,与他们探讨剑法,探讨道法,什么都探讨。

    他们想要筑基,想要结丹,想要羽化登仙!

    于是宗慕华提出一个主意。

    舍弃肉身,用天材地宝重新打造一副新的身躯,借此突破桎梏。

    就如神话传说中,哪吒剔骨还父,割肉还母,而后以莲藕作为新的肉身,重新修行。

    陈阳听了,觉得宗慕华简直就是一个疯子。

    可令他无语的是,那些人,居然认同他的观点。

    然后……

    就真的自杀了。

    再由宗慕华为他们寻找合适的魂魄载体,以这样的方式重新还阳,然后继续修行。

    “前辈,你在开玩笑吧?”

    陈阳不太愿意相信。

    宗慕华目光很有深意的看着他:“你认为我在开玩笑?”

    陈阳被他盯得浑身不自在,水潭底下那些尸体,似乎证明,他并非开玩笑。

    “那……他们人呢?”

    “死了。”

    “怎么死的?”

    “被雷劈死的。”

    “啊?”陈阳道:“这么多人,都被雷劈死了吗?”

    “嗯。”宗慕华的情绪忽然之间有些消沉,他道:“我以药材为载体,承载他们的魂魄,但他们并不能很好的掌控新的载体。当雷劈下时,他们也就无法抵挡。”

    陈阳还是不懂:“雷为什么要劈他们?”

    宗慕华道:“因为这是上天所不容的,必将遭受反噬。”

    宗慕华叹了一口气。

    陈阳心头则是冒出两个字:天劫。

    逆天行事,必将遭受天劫阻拦。

    若是度过此劫,便能打破桎梏。

    然而,事实证明,这种事情真的不是什么人都能做的。

    逆天的事情,必须得是能逆天的人才能去做的。

    水潭下面二十多具尸体就是最好的证据。

    陈阳觉得他们死的一点都不冤枉。

    虽说宗慕华刻意引导在前,但若是心里没有贪念,怎会如此轻易就答应?

    突然,陈阳悚然一惊。

    宗慕华此刻,似乎就在引导自己。

    先用教导自己练剑,勾出自己心中的贪念。

    再提出这件事情,顺势引导。

    这老家伙,果然没安好心啊。

    陈阳望着水潭,数十米的瀑布直流而下,砸在水潭凸起的光滑石头上,一言不发。

    心中,则是快速思索对策。

    这老东西,并非什么好人。

    没有所谓的心起爱才之心,一切无非是为自己的利益。

    虽然陈阳并不理解,他为何要做这些事情。

    “知道我为何要这么做吗?”

    似乎是猜到了陈阳心中的疑惑,宗慕华忽然问道。

    陈阳下意识的摇头,反应过来立刻不动,挤出笑容道:“不知道。”

    宗慕华望着水潭,说道:“这下面,有一具尸体,是我的女儿。”

    陈阳如遭雷击,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不相信是吗?”

    宗慕华对他一笑,笑容里是强颜欢笑的痛苦。

    他转身看向药蒲园的方向:“落落早已死了,我要救她,让她继续活下去,这是我唯一能够想到的办法。”

    “前辈……”

    宗慕华道:“我这一生,只活落落两个字。”

    “她若是死,我在这俗世还有什么意义?”

    “以药材为载体重活一世,这是逆势而为,天地不容,必遭人劫。”

    “他们想突破自身的桎梏,想要走捷径,而我给他们提供了这条捷径。”

    “这么多年来,我做了无数次的实验,证明我选的道路并没有错。这条路,的确是最好的路。”

    陈阳问:“前辈是在用他们做实验?”

    “没错。”

    宗慕华道:“他们并非白死,没有他们的死,也不会有落落的活。”

    陈阳问:“既然如此,前辈为何还要我也如此?”

    宗慕华定定的看着他,说道:“因为,死的人还不够多。”

    陈阳没来由打了个寒颤。

    “你不愿意,我不逼你。”

    宗慕华负手向着药蒲园走去。

    陈阳穿上道服,跟在后面。

    他们来到药蒲园,陈阳望着小胖孩,望着药蒲园里的几株灵药,忍不住问道:“这野参……”

    “一个满月的死婴。”

    宗慕华对他已经没有什么遮掩,问什么答什么。

    “若没有我,他将化作怨灵,飘荡天地,不得轮回入。”

    “我给了他重生的机会,而代价,便是人劫。”

    陈阳只觉一切都有了答案。

    难怪,一只野参居然还要给他泡药浴。

    原来都是为了这些。

    小胖孩吸收的药力越多,对抗人劫时,成功的几率就越大。

    “那落落呢?”

    “落落……”宗慕华道:“没有绝对把握之前,我不会让她渡人劫。”

    这句话后,便不说了。

    他没问人劫失败的后果。

    根本不需要问。

    失败,恐怕就是魂飞魄散,连投胎的机会都没有。

    可怜这小胖孩,虽然以参精的方式重获新生,却需要面对必然而来的人劫。

    而且还是在宗慕华的刻意引导下,在宗慕华认为合适的时间,渡人劫。

    如宗慕华所言。

    所谓人劫,便是这种方式重获新生,真正为人的一个关卡。

    踏过去,再世为人。

    过不去,魂飞魄散。

    陈阳心里忽然有些恼火:“前辈,你真觉得这种手段,合适吗?”

    “没什么不合适的。”

    宗慕华无所谓道:“人固有一死,他们是因为心中执念,走上这条路,非我逼迫。”

    “如果你想通了,可以随时来找我。你在俗世的一切牵挂,我都可帮你妥善安排。”

    陈阳冷笑:“多谢前辈好意。”

    宗慕华对他一笑:“我很希望,我们有合作的机会。我也相信,你一定会来找我。”

    “你的剑法,很简陋……”

    “谢前辈好意,剑法上,我还是自己研究吧。”

    陈阳打断他,并不想从他这里拿任何的好处。

    宗慕华也不介意,继续说道:“剑法并非一蹴而就,但努力和坚持不会欺骗人。即使是最简单的招式,练一千遍,一万遍,也会给你带来惊喜。这是最蠢的办法,而非指导,你可以试一试。”

    ……

    茅山,乾元观。

    明一,云霄,与金圆。

    三人看着端坐不动的南崖,面无表情。

    云霄道:“南崖,为何要这么做?”

    “杀了陈阳,对你有什么好处?”

    “你将大山当做法外之地,你这么做,是要将道门的规矩视为无物吗?”

    南崖淡淡一笑,反问道:“你觉得,我杀得了他吗?”

    “他没死,活的比谁都滋润。”

    三人意外。

    没死?

    看南崖这幅表情,不像是说假话。

    而且,这种时候,欺骗他们,也没有意义。

    不管是否欺骗,事情发生在大山之中,他们最多只能愤怒的冲他吼一吼,而不能对他有什么具体的处罚手段。

    “这段时间,我将闭关,不参与这些事情。而南山道观,延迟年后开观。”

    “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先回去了。”

    南崖说完,便是起身离开。

    三人没有拦他,等他走后,三人对视一眼。

    “他说的是真的?”

    “不像是假的。”

    这时,外面忽然响起一声怒吼。

    “南崖,我道门怎有你这样无耻之人!”

    “玄阳领你去隐修洞府,你却赶尽杀绝!”

    屋外,明北愤怒吼道。

    三人闻言,急忙出去。

    便是看见,明北手中一柄长剑,遥指南崖面门。

    “明北,把剑放下。”明一轻喝,走过去,在他耳边轻声说了几句。

    明北脸色变幻,有些精彩。

    几秒后,他问:“真的?”

    “嗯。”

    明北将剑收了起来,还是有些不太相信。

    玄阳没死?

    反而摆了南崖一道?

    这一切,都是玄阳故意弄出来的?

    这小子,什么时候这么阴险了?

    他不由的看向南崖,这货,居然这么容易就被坑了?

    没脑子的吗?

    似乎察觉到明北目光中所蕴含的意味,南崖面庞微抽两下,一言不发,转身就走。

    ……

    【这几天章节就不分段了,直接一次性上传。求月票,求推荐票~】7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