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穿越小说 > 大辽之挥洒风采 >

耶律的惩处所在,无奈接旨的二人

    此刻的方达古也是离开了耶律隆续的地方,此刻的他来到了耶律奚底所在地方,看到此刻的他与耶律明这两个人,看到这样场景的方达古,也是意外不已,没办法这个人是什么人,他自己也是不怎么清楚明白的,毕竟对方突然来到这么个地方很是奇怪,耶律奚底就是吃惊不已。

    耶律明大为生气,毕竟这个地方没有自己的允许就是王延龄他也不能来,但是他忘记这个方达古随身携带金龙令牌,辽国的金龙令牌是只有耶律隆续随身给自己心腹的,当然啦这点耶律明虽然知道,但是不敢往深处去想!毕竟这个时候的方达古还是没有拿出来,但是之前他是拿出来过,因为毕竟这个人是黑翼,而黑翼就代表了耶律隆续那句话如朕亲临!当然现在这个他们也是不知道,对于这两个人突然出现的人,他们心情都是好不到哪去,毕竟他太没有礼貌,突然的出现很会不好意思的!

    此刻的耶律明破口大骂,然后生气地开口说道:“你是什么人,谁允许你出现在这个地方,立刻给我滚出去,或许我耶律明可以饶过你,但是如果你不出去,就别怪我们不客气啦!”

    耶律奚底也是笑着对方达古说道:“明将军的话虽然粗俗但是说的不错,我想几位不会是宋人,因为这里是我们大辽的秘室。我们没有告诉过任何人,除了我们大辽的人没有几个人知道的,这里就算是王延龄这个包下客栈的人不知道的,就只有我们客栈里面的下人知道,而我们这里人都是大辽陛下的心腹,你应该是我们的手下,如果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就给我们离开,不然别怪本王和耶律将军不客气。”

    这个时候的方达古也不着急,只见他笑着开口说道:“两位好大的官威,但是我这次来是奉了陛下的爱下来的,我想奚底将军应该听说过我们大辽最高机密,剩下的话,陛下只叫我们告诉王爷和明将军你们,其他的人你们都不能知道的!”

    这个客栈还有的人听到了这么说,也都是走了出去,但是耶律明此刻也不能确信,这个人到底是什么人,此刻的他也是生气地开口说道:“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万一你说的是假的对于我们大辽来说就不是什么好事,再有你算什么身份,你说让我们把手下退下,就让我们把手下退下去,这样不是打我们的脸面不成!”

    耶律奚底看了他一眼,然后很是无奈的地开口说道:“你们都退下吧!明将军我想这位先生如果真是奉了皇上的命令来,要是我们慢带了那对于我们可就是有生命危险,再有我想先生也不可能,拿这样的事情来说假话,除非这次真的是有事情,要当面给我们说,不然也不会如此这般!”

    耶律明不解地对耶律奚底询问地开口说道:“王爷属下不懂,在下知道皇上一向是聪明过人,不过在下不解皇上是怎么知道,我们会在这个地方,又怎么会确凿无误地,让他出现在这个地方。”

    耶律奚底虽然清楚明白,但是他不会告诉耶律明,心里暗想耶律明将军有些时候就是太过什么都想知道也不看看这个人是皇上身边的人,有些东西该你知道你可以知道,不该你知道就不要知道,就算是老夫我也不好说出皇上的东西来了。

    只见此刻的他耶律奚底故作摇了摇头,然后苦笑着开口说道:“明将军此刻的情况,我也不怎么清楚,不过皇上突然派这个人来,我们也不好确定,暂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故意是皇上不想引人注目,不过此人的身份我们也不好暂时确认这个人的身份来,但是看此人一副镇定自若,一脸神定气闲样子,此人的身份应该不是假的,我现在就是弄不明白了为啥皇上会拍这样一个人来到这里,真不知道皇上玩什么花样呢?”

    耶律明也是仿佛觉得有点道理,他虽然知道耶律不可能无缘无故派这个人来,但是事出寻常必有反常,对于这个人的身份,此刻的耶律明也是越发多疑起来。此刻的方达古也是生气说了一句够啦!只见此刻的方达古拿出一个金黄色令牌出来,看到上面的字体他们不会怀疑,因为这样东西,只有皇帝才能有,除了皇帝就只有皇帝心腹了,看到上面的如朕亲临,耶律奚底二人立刻跪倒在方达古面前。看到这样的情况,方也是笑了笑,望上一眼。此刻的耶律奚底他们的手下也是都退了出去,看着他们离开方也是意识到可以说出点东西来听听看了?

    只见方达古也是生气地开口说道:“现在你们应该知道我是什么人,这是皇上的钦此金龙令牌,这还有我们特殊部门的东西,我想奚底大人您应该是清楚明白了吧!你们说我的身份是不是假的,我的身份是假的,但是我的金龙令牌造不得假的,我想这些你们应该不会不觉得是假的吧!就算是金龙令牌是假的,但是圣旨不可能是假的吧,我想这些你们都明白吧!这些不用我说,大家都是聪明人,毕竟有些事还是大家清楚的好!”

    此刻的耶律奚底二rén liú着虚汗,恐惧地开口说道:“臣等万死难求其罪,臣等恭迎皇上圣旨,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此刻的方达古也不计较那么多,也是冷声地开口说道:“起来吧!我的身份低微可容不得你们几位一直如此吧!我想现在我也没有心情给你们计较那么多吧!毕竟大家都是同朝为官,有些话咱们自己清楚点好些,毕竟有些话不说出来是好事!”

    耶律奚底恐惧着开口说道:“在下真是罪该万死,竟然不知道您是皇上身边的人,不知道皇上派您来这个地方应该也不是无缘无故,来这里我想原因恐怕也不是那么简单,肯定是有什么目的才是,属下想请教将军到底是什么事情!”

    耶律明也是仿佛意识到自己做的事情很严重,只见他开口说道:“是啊!先生,我们知道您是皇上的心腹,如果是小人的过错,小人再这给您诚挚地向您道歉。您是大人物,也不可能与我们这样的人一般见识,就像耶律大人所说的那样,不要因为我们之间不愉快,闹了皇上的大事,不然我们就算是有了十条命也不够陪,如果是我的错,小人在这里诚挚的道歉,对不起啊!”

    方达古也是不可能一直与这样的一个人一直置气,他知道这几个人的身份,也都不是什么简单人物,他也不敢随便去乱说,刚才方达古那么说也是为了刺激一下他们得,毕竟他们知道有些东西,还是要做的客气一点好些,没必要全部得罪,最为重要的还是要达到目的才是真的!

    只见方达古也是拿出了圣旨,这个时候的耶律奚底二人立刻,应该是已经跪倒在地上,只见他们严肃地开口说道:“微臣耶律奚底,末将韩德让,叩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此刻的方达古也是笑着开口说道:“我没有必要与你们置气,咱们说正事,奉天承运,大辽开兴皇帝陛下诏曰:兹定西将军耶律奚底,虽是奉朕命令行事情,但是完成情况后,不与以及时回报消息,不把事情及时像朕传递,这样的做法实属不知所谓,能做到如此,上不知理法,下不明法律何以治军,朕认为每个人做事之前必考虑后果,朕念爱卿是两朝老臣之功,加以辅导之朕,功过以免责处理,但是律法之上必须治人,特罚俸一年,以做惩戒,领旨谢恩!”

    这个时候耶律奚底也是不好意思不接受毕竟有些时候还是要为自己行为付出代价,这样的场景下耶律奚底也只能认可了?耶律明没有去反驳,那是因为他懂得耶律隆续的聪明地方,他知道耶律隆续这么做有原因,所以对于这样的情况,他们也只能说了一句皇上英明的话语,看着方达古这个人,接下来的话语,又是什么了?22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