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小说 > 甜婚蜜宠:季太子的初恋 >

第1396章 一直戴着婚戒

    在场的交警先控制住了最容易抓住的司机,另外一部分去追安德鲁。

    同时,还有人通知xíng jǐng。

    安德鲁在夜色中平民的跑,他知道跑慢一点点都会被抓,到时候他就别想有活着的机会。

    幸好,这里是山区,周围都是山林,他跑了进去。

    他也没有目标,没有什么路线,只是胡乱地穿梭在森林里。

    这反而是难追上。

    xíng jǐng深知这一点,放了警犬出去。

    安德鲁听到狗吠声,眉头深锁,该死,竟然放这畜生。

    这是国外购买的纯种德牧,奔跑速度很快。

    它们跑了一会就差不多追上安德鲁了。

    其中一只飞扑向了安德鲁,不过他躲闪了一下,没被咬中要害,咬住了他的右手掌。

    “啊!”安德鲁吃痛,这德牧的咬合力很大,他感觉自己的手骨裂了。

    可他顾不了自己这做医生的手可能要废掉,他打了德牧一拳,把它暂时击退。

    还捡了一些石头,扔向了另外一条德牧。

    两德牧躲避了一下,安德鲁趁着这个时间跑开了。

    他事先在这里踩点了,知道这山中有一条河,是通往隔壁城市的。

    手下早在这里准备了船只,以防行动不太顺利时可以走水路逃走。

    安德鲁怎么都没想到,最后使用这只船的人会是他。

    上传以后,他往回看了一眼两只还在朝着他吠叫的德牧,马上离开。

    走了一段距离,警察暂时追不上来,他在船上坐了下来。

    这个时候,他才能检查一下自己受伤的右手。

    受了伤还一直逃跑,手早就鲜血不止,他的脸色也白了不少。

    而且,一时半会也到不了医院。

    不,他甚至不能去医院,去医院可能会有警察在那等着他。

    这势必会耽误手的治疗。

    想到这些,安德鲁的脸色比乌云还阴沉。

    他可不是一般人,手对于他来说,跟睡着的手段一样重要。

    治疗不好的话,可能他以后就不能继续当医生了。

    这里还不方便他开机,容易被发现。

    逃出去,已经是翌日凌晨。

    “看过拍的片子,以及我的观察,你这手没有太大的治疗价值了。”男医生一脸遗憾的看着安德鲁。

    俗话说得好,能医不自医。

    安德鲁找了个私人医生给他看,结果却是这样,他难以接受。

    “怎么可能,我是医生,我的手不能废。”

    “你也是医生,那你该知道,耽误了最佳时机,才会变成这样。”私人医生如实说道。

    安德鲁无言以对,能进行的治疗,他也一一做了,希望可以有奇迹。

    他有备而来,傅泽他们是白跑一趟。

    不过,安德鲁的手下一网打尽,也算是有一点收获。

    以后,安德鲁手底下就算是无人可用了。

    “长官,我们不能白白浪费了一张高铁票。”司空卓莹对傅泽说,意有所指。

    傅泽眯着眼,望着她。“当然。”

    虽然这次仍然让安德鲁跑了,可这里也是安德鲁隐姓埋名生活了一段时间的地方,他也正躲在这,他们还有机会抓住安德鲁。

    安德鲁跑掉的消息,司空卓莹跟季墨说了一声。

    “太可惜了,做了那么多,还是这样,安德鲁太狡猾了。”季墨惊讶又惋惜,又一次被安德鲁跑了,老天真是不公平。

    “是啊,我们还特地买了买了高铁票去。”

    “难道就这么算?”季墨觉得太郁闷了,有点不甘心他们竟然这么多人还抓不住一个安德鲁。

    司空卓莹说道。“其实,我们也不是一无所获的,安德鲁的爪牙,我们都抓住了,包括他的司机。安德鲁本人虽然逃了,可他被我们的警犬咬伤了手。我们从警犬的嘴里找到一些他的血肉,估计伤得不轻,警犬满嘴是血。”

    “哦,这倒是值得开心的事。安德鲁是医生,伤了手,他应该很在意。”季墨有了点喜悦之情。

    “听世晴说过,安德鲁对医学是很感兴趣的,伤了手不能再做手术,估计是会很不开心。”司空卓莹笑说。

    “你们接下来打算怎么办?不会是收队回来吧?”季墨问道。

    “不会,安德鲁既然是躲在这个省,我们至少要摧毁他在这里的一切再走。”

    什么都不做就走,岂不是太便宜了安德鲁。

    这可不是他们的行事作风。

    “重点是关注那个叫焦艺晴的女人。”季墨提醒她。

    许多事情,似乎都是那个焦艺晴在出面帮安德鲁,不然他们就早可以查到安德鲁留下的痕迹。

    “知道。”

    季墨扔下手机,老婆演了那么大一出戏,算是白忙活了。

    对了,不能只关注安德鲁啊。

    他又跟司空卓莹留言了一句。“古茂也要找出来,他与安德鲁是一伙的,是最后的抵抗力量。”

    “oK!”

    “组长,可以出发了。”组员进来通知季墨一声,晚上他们去建一个重要客户。

    “嗯。”

    季墨站了起来,穿上了西装外套,走出办公室。

    他们来到了一个装潢得古色古香的食府,在这里定了一个包厢。

    最近他的应酬多了,感觉对不起老婆孩子,少了时间陪伴他们。

    “老婆,我到了,要是我回去晚了,你就先睡,别熬夜等我。”他给楚天颜发了消息,报告自己在做什么,什么时候回去。

    担心她一直等他回家,还让她先睡。

    “你专心工作。”楚天颜回道。

    季墨收起手机,带着几个组员走进了包厢。

    他们坐下没多久,合作商的人也到了。

    “晚上好,马总。”季墨站起来,马总是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他也算是后背,主动开口也是可以。

    马总这边带的人少,只有一个打扮得青春亮丽的年轻女人。

    他笑容满面的与季墨握了握手。“幸会,季少。”

    “马总不用那么客气叫我季总,我只是一个业务部的组长而已。你叫我季墨就可以。”季墨更喜欢马总叫他的名字。

    他就是他,不想盯着季家的光环,想要凭实力。

    “好啊,这样还亲切点。”马总哈哈大笑,然后介绍他身边的女人。“这是我们公司的公关部经理,你叫她若雅吧。”

    “你好,若雅女士。”季墨中规中矩的开口。

    由于对方是个年轻女士,他甚至没有与她握手,免得引起什么不必要的基础。

    已婚男的身份,他一直记着呢。

    无名指上,他还戴着婚戒,这是他在外面必戴的两个饰品之一。

    另一个,则是老婆送给他的腕表,带了两年多。21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