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听到那个女人来找自己的手机,连皇甫斌自己都没反应过来,手已把她的手机抓在了手上。 当韩心提出要打电话时,他又不动声色地把手机丢在了地上,直到后来停电……连他自己都说不清为什么要这么做,只感觉身体完全不受自己控制。 他知道,如果此刻恢复供电,众人看到抱着别人的未婚妻的他会是什么反应,这肯定会成为本年度最大的丑闻。 但他就是控制不了! 自从那天父亲在医院里训斥了他,并丢掉了项链后,他以为自己当真不需要她,能忘了她,可现在,他才知道自己有多么渴望她。 整整积蓄了2年的渴望,他原来,一刻也没想过要忘了她。 而不管她记得他与否,他爱她这件事,从未改变过。 “皇甫斌,你考虑过这样做的后果吗?要是被人发现,我们俩都会声名狼藉的。” 怀里的小女人威胁他说。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只能感到她肌肤的温度,听到她近在耳畔的威胁。 后者并没有让他退却,只有因此而起的愤怒。 呵呵,即便是陷入了这种境地,这女人也没忘了威胁他。 “我死都不怕,还怕声名狼藉?” “我知道,但这里实在太不是地方,我们另外找个地方好不好?” 本来韩心只是为了脱身才这么说,但一分钟后,她为自己说的话肠子都悔青了。 因为皇甫斌当真把她扛出了化妆间,抱进了顶楼无人的洗手间里。 受到这种刺激的韩心,仅有的心理承受力被皇甫斌给予的残酷现实击得粉碎,失声痛哭起来。 她想推开他,自己摸索着离开,却发现连动一动都做不到,她哭得更厉害了,他想扶她,被她挣脱了手。 “王八蛋,你走开!” 她已经嫁给了韩汉,她只喜欢他一个人,而这个疯子般的男人一再找她的麻烦,这让她还怎么面对韩汉,还怎么有勇气活下去! “我知道你恨我,但你就这么出去的话,谁都会怀疑你。” 皇甫斌冷冷说道,她怎么会听他说,反而给了他一耳光。 “贝贝,不,韩心你听我说……” “你个混蛋给我闭嘴!” 她正要痛骂他,或者是同归于尽也无所谓了,四周忽然亮了起来。 饶是皇甫斌再沉迷于她,此刻也清醒了,他连忙给叶盈盈打电话。 叶盈盈才听他说了两句,已然明白发生了些什么事,破口大骂起来。 “你他妈真的是疯了,要不是看在宝宝可怜的份上,我肯定去告你。” 她一边骂,一边朝楼顶走去,在拐角处看到韩心,她连忙扶住她。 有叶盈盈的掩饰,保镖们对韩心摸黑消失在化妆间,而从另一头出现这件事没有起疑。 等在停车场的车里,看保镖们簇拥着韩心离开,皇甫斌黑着脸将烟头丢出车窗,拿起手机拨通了韩汉的电话。 事到如今,有些事必须得当面说清楚了。 例如两年前的那天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