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对于护送张宁等人,护送这些黄巾成员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毕竟这些黄巾成员此刻早就已经将自己原本捆绑在身上的黄色布条解下,而且手中也没有什么武器之类的东西,故而千人左右只需百名士卒即可,当然这些士卒身上要带上干粮才行。 当然这里的千人是泛指,可能更多,也可能会少一些,不过至少便是有着两三百户的家庭,也就是说这百名士卒便是需要护送两三百户的家庭到他们选择的区域,当然这些向天自然也是进行了安排,不过并没有办法将一半的人员全部一次性都护送过去。 不过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向天帐下,准确的说是典韦帐下除了千名士卒之外,典韦帐下剩余的千名左右的士卒便是担当这样的护送之责,也就是说能够同时进行护送的便是两三千户人员,而进行登记的士卒则是高顺的陷阵营。 而这便是使得向天所在的平原县城外的营地内,他向天在这里的士卒便是只剩下三四千人,至于其余的士卒全部都被向天派遣出去,故而多少向天也可以说是有些危险,不过却也不过是暂时的。 在向天将张宁以及那数千名黄巾成员全部都护送出去后,吕布等人便是在一段时间后来到向天这里,而关羽以及张飞二人则是被向天指派前往攻陷其余还未曾攻克的城池,当然这些城池的方位是在北方,毕竟南皮便是在平原以北之地。 而且向天并不要求关羽二人的速度多快,何况还有着投石机等等的攻坚用具,所以这样的事情对于关羽二人而言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而且不会过度消耗士卒的体力,还能够在攻陷城池之后用这些攻坚用具去攻克周围的世家豪族堡垒。 而等到吕布等人到达之后,向天则是让这些人员全部都对于这些黄巾成员进行登记,毕竟相对于之前这些黄巾成员之中虽然有着原本便是黄巾首领的人物,不过这些人要么已经前往学院,要么便是之前在护送前往居住之处的家庭之中。 所以现在在这里的黄巾成员之中并没有真正能够说是话事人的存在,所以向天的命令下达,士卒的行动一旦开始,这些黄巾成员便是立刻一同进行配合,毕竟他们也希望能够尽快选择出自己的居住之所,而且有不少的居住所有着人口限制。 也就是说,很可能现在选择已经晚了,因为那里的人口已经足够,不需要再多的人员前往,之所以会有这样的限制,为得便是防止这些黄巾成员大量聚集在一处,同时还能够防止一些地方的人员过于密集。 想要各区域都有所发展,那么便不能够有着过于倾斜的人口失衡,毕竟发展需要的便是人员,没有足够的人员,便无法进行更好地建设,耕种更多的食物,也就无法让城池、村庄变得更加庞大以及繁华。 而吕布等人的麾下兵马全部加起来则是有着万人左右,故而在面对此刻在这里的黄巾成员,则是要迅速不少,至少没有之前那么大的压力,而这些黄巾成员也能够迅速进行选择,而士卒需要的便是将这些选择最后进行统计,交给吕布等将领。 而其中若是因为上述限制而出现人员重复的话,那么只需要将这些家庭选择出来之后,让他们这些家庭彼此进行商谈,最后看看是否有一方愿意就此让步,而因为都有着黄巾情谊存在,让步的可能性很大,并不会出现什么过多的嘈杂来破坏这些事情。 可以说不过近两天的时间,便是将剩余的黄巾成员居住之所全部都弄好了,而在这段时间,典韦前往护送黄巾成员的兵马则是正在回返到向天这里的路上,毕竟有着黑冰台成员跟随着,故而向天自然能够知晓这样的情报。 当然这些黑冰台成员的跟随除了看这些士卒带领黄巾成员前往的方向外,还有就是对于黄巾成员在路途上的态度进行查探,同时还有的就是防止士卒会因为黄巾成员些许言论不当便大打出手的情况等等,这些都是黑冰台成员需要在后跟随的缘由。 而现在的这些黄巾成员,则是有着三万以上的人员,也就是说有着至少万户,而想要将这些人员与上述一般的话,那么便是需要五千人以上的士卒,要不是吕布等人前来的话,那么想要一次性就做到这样的事情是不可能的。 之后向天便是命令吕布只留下一千五百名狼骑,剩余两千余骑兵则是又副将与裨将带领,而张辽也是留下一千五百名士卒,其余士卒则是由副将、裨将带领,而赵云等人则是依旧保持千人的士卒,剩余的士卒则是交给自己的副将。 赵云四人并没有裨将,因为他们麾下的军伍并不如吕布以及张辽庞大,故而只有着副将,而这些全部由副将、裨将带领的士卒便是成为一次性护送这些黄巾成员到各地的军伍,而且是即刻出发,并且带上早就准备好的干粮。 而所谓的干粮更多的其实是已经烤制过的马肉,毕竟跟鲜卑人的交战,得到的烤制马肉不少,这样的东西正好可以让这些黄巾成员食用,对于这些黄巾成员二人,他们已然许久未曾进食肉类,所以即便是路上的干粮,就算不能够完全填饱肚子也足够满足。 当然因为这样的食物,所以这些黄巾成员多少在路途上也是有些许嘈杂,毕竟太久没有进食肉类,而且之前在营地的时候进食的便是粮草,或者应该说是熟食,他们这些黄巾成员并没有在营地之中进食肉类,现在看到了,一个个自然是都想要吃尽兴。 在面对这样的情况,这些护送的士卒便是直接将自己手中的兵器拿出来,摆好阵型,将黄巾成员可能出现的冲动给镇压下去之后才进行解释,当然在阵型排列的时候也会出声进行解释,毕竟太久未曾进食肉类,一下子进食过多的话,很可能对自己形成危害。 当然这便是这些士卒的解释,至于黄巾成员是否相信并不重要,因为他们这样进行解释之后,会说明他们曾经也如此过,即便是现在能够进食肉类也不会进食太多,而且他们每一次分派食物的时候都是一样的,而且是在众多黄巾成员面前分派,并且进食。 剩余多少的干粮,这些黄巾成员即便一次两次看不清楚,可是众多人员的双眼却是足够保证其中的数量,准确性多少能够有所保证,故而便是没有向天麾下士卒偷偷进食干粮的情况,若是怀疑,只要有所观察便是足够了。 当然要是黄巾成员之中在这样的情况下有人要搞事情的话,黑冰台成员也会将这样的事情记录下来,届时就算因为有人故意找事,并州士卒再三说明无用的话,直接击杀,向天也不会去追究其责任,毕竟要是能够以杀鸡儆猴的方式让众多黄巾成员老实下来,向天并不介意这样的做法。 而在向天安排这些事情的时候,冀州不少的城池之中突然之间却是多了一些将领以及文官,这些人员的出现并没有任何的征兆,不过安排在那里守城的士卒以及暂时代领守城将领一职的人员却是都确信对方的身份,包括邺城以及平原县城。 这些突然出现的人员手中都有着一张雪白的纸张,上面有着黑色的字迹还有玺印,而字迹能够判断出是向天所写,而玺印更是向天本身的玺印,从这些方面便是能够判断对方是向天所命令而来的。 不过这些人其实原本就在这些县城之中,他们全部都是孤天之中的成员,而这也就是当初向天让典韦送到华夏家具那里的命令。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