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穿越小说 > 最强吕布之横扫天下 >

第421章:无礼的恐怕是阁下吧

    事情的发展虽说出乎了预料,逢朗仍旧是神色自若,不过是一名仆人身死罢了,在他看来,不算什么大事。∝八∝八∝读∝书,.◆.o+

    一袋钱被扔到了死去仆人的身边,逢朗道:“本使的护卫误伤了这名仆人,这些钱足够安葬此人了。”

    “嚣张!”“狂妄!”在逢朗的身上得到了最好的体现。

    不少人甚至在打听着逢朗到底是何许人也。

    徐晃喝道:“在本将面前,竟敢这般的放肆,本将若是不将你们送到州牧府,如何能够服众。”

    “你敢对本使出手?”逢朗冷笑道。

    徐晃微微有些迟疑,冀州使者,毕竟是有着身份地位的,若是因为他的举措而影响到吕布与袁绍的关系,这样的责任,可不是他能够承担的。

    陈琳起身道:“素闻袁本初待人宽厚,礼贤下士,为何其派遣而来的使者这般的蛮横?”

    “阁下是?”见陈琳气度不凡,逢朗不由问道。

    陈琳笑道:“在下不过是无名之辈罢了,入不得使者之眼。”

    “那就别在本使的面前这般的啰嗦。”逢朗眼神一冷。

    若说以往,陈琳对袁绍还是有着一些好感的话,现如今这样的好感却是被极大的降低,作为诸侯的使者其拿来彭城,在很大程度上代表的就是诸侯的颜面,仗着身份地位,在彭城任意妄为,为其身后的诸侯带来的将会是更多的麻烦。

    并不是说在城内表现的高调,就能得到其他人的认同的。⑤∞八⑤∞八⑤∞读⑤∞书,.←.o≈

    表现高调,也是要有着一定限度的。

    “哼,此事在下定会让天下人知晓。”陈琳冷声道。

    “无知之辈。”逢朗不屑的说道。

    就算陈琳是世家子弟,又能如何,想要让天下人知晓这件事情,谈何容易。

    “走吧,跟本将走一趟,是非自然会有人评断。”徐晃也不想将事情闹大,上前一步道。

    “不过是小小校尉,就敢对本使这般的无礼。”逢朗不满的说道。

    数名护卫,当即上前,怒目而视,双方剑拔弩张,随时都会动手。

    “无礼的恐怕是阁下吧?”一道平淡的声音传来,却是吸引了更多的重视。

    身高九尺有余,浑身上下流露出的是强悍的气势,正是吕布。

    但凡是见过吕布之人,纷纷将头低了下去,不敢与吕布对视,在徐州,最有权势之人,正是吕布,谁人敢于在城内与吕布作对,才是真正的没有好下场,诸侯使者来到城内之后,为何这般的低调,就是因为彭城有他们不敢得罪之人。

    放到其他诸侯治下,作为使者前往,就算是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诸侯也会看在其背后君主的面子上,不予以追究,但这里是彭城,是吕布的地盘,想要给吕布讲道理,恐怕不是容易的事情。

    “徐州为何有这般多狂妄之辈,竟然在使者的面前这般的放肆,若是放到冀州,早已身死。”护卫不满的说道。

    逢朗并没有见过吕布,仍旧保持着淡定的一面,不就是一名仆人身死,在他你看来,根本就不算什么,最多是做出一些赔偿罢了。

    徐晃见吕布伸手制止了他上前行礼,顿时会意,这是要将冀州的使者队伍一网打尽啊。

    从这些人的表现来看,分明不知道,他们面前的乃是闻名天下的温侯吕布,不然的话,岂会这般的淡定。

    陈琳亦是走上前来,若是逢朗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方才在他面前表现的平淡的陈琳,神色间竟然颇为恭敬。

    “将这些人带回监牢,关押起来,以后若是发生这样的事情,不需要多言。”吕布淡淡的说道。

    逢朗身边的护卫,顿时露出警惕之色,不过见到酒楼内只有徐晃一名校尉之后,轻松了很多。

    徐晃闻言,没有丝毫的犹豫,走上前来。

    “胆敢靠近使者之人,杀无赦!”护卫大喝道,方才就是这名护卫将仆人杀死,手中的长剑,犹自在滴着鲜血。

    郭嘉上前低声道:“主公不若表明身份,不然难免会发生冲突。”

    吕布笑道:“无妨,本侯也想看看,冀州的使者,究竟是何等的嚣张。”

    郭嘉欲言又止,吕布与袁绍联盟,对吕布的名声是有着不小的影响的,毕竟袁绍是当前诸侯之中,名声响亮之辈,多少诸侯想要与袁绍扯上关系而不能。

    不过想到吕布以往行事的风格,郭嘉释然了。

    “孔璋,去喝上一盏如何?”吕布将目光投向陈琳笑道,陈琳能够在这种时候站出来反驳冀州的使者,他还是比较欣慰的。

    陈琳与袁绍有旧,想要得到陈琳的真心投靠,并非是简单的事情,当前他让陈琳着手创建报纸的事情,就是对陈琳的器重,想要以此将陈琳彻底的拴在徐州。

    乱世之中,人才是最为重要的,唯有得到更多的人才,方能有着更大的作为,陈琳也是历史上有名的人物,这般人才,能够得到还是很不错的。

    陈琳点头称是,与吕布对面而坐,倒也显得神色自若。

    逢朗大怒,他好歹也是冀州的使者,不想来到徐州之后,竟然遭受这般的待遇,不过是一名仆人,就算是杀死,又有什么,难道冀州使者的身份,还不能摆平这样的一件小事不成。

    “在彭城,禁止动用兵刃,违者将会以叛逆论处。”徐晃沉声道。

    逢朗见徐晃果然有出手之意,不敢轻举妄动了,从目前的事态上,他也看明白了一些,方才出现之人,在徐州肯定是有着一定的地位,不然刚才他就能离开酒楼了。

    “收起兵刃,本使跟随徐校尉前往州牧府。”逢朗的脸色不断的变化,最终还是说出了服软的话语。

    在彭城表现的太过嚣张的话,总归是有些不合适的,再说到了州牧府之后,将事情的原委说上一遍,最多是受到一些责骂罢了,但是向军中一名校尉动手的话,就会有诸多的问题。

    徐晃微微一愣,没想到方才表现强势的逢朗,竟然示弱了,别看是他一人对峙逢朗数人,徐晃可是没有丝毫的畏惧,再说吕布出行,暗中保护之人肯定不在少数,还能怕这些人翻天不成。11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