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玄幻小说 > 天玄神镜 >

第440章 池鱼

    余慈只能依靠夏双河的观点。观察的方式和角度不太习惯。然而,熔岩河上的东西非常引人注目。深色在深红色熔岩中漂浮和下沉,偶尔会扭曲和旋转。它似乎是一种生物。

    夏双河移动得更近了,几乎到达了熔岩河的边缘。黑暗的东西非常敏感。身体再次扭曲,睁开了紧闭的双眼。三个滚动的金色瞳孔的眼睛依次盯着对方,这非常令人震惊。夏双河显然让他们窒息了一会儿,惊讶地叫道:“火蜥蜴?”

    这种能生活在熔岩河中的生物看起来相当暴躁。它的身体突然升起。余慈发现这家伙以前一直趴着。这时,他被支撑着大约五英尺高,全身长着像薄铁板一样的鳞片。深红色岩浆从装甲板的缝隙中流出,仍在燃烧。这家伙不在乎。

    夏双河很谨慎,他立刻摆出了防御的姿态,这很正常,但熔岩流毕竟是流动的,他这边一停下来,离怪物的距离就迅速扩大了。夏双河只一犹豫,就立刻跟了上去。在岩浆河上,火蜥蜴被他不友好的行为激怒了。他的嘴嘶嘶作响,他的三个大瞳孔又张开了。突然,耀眼的金光混合到红色耀眼的岩层中。

    余慈听到了夏双河的低咒。他的身体突然移动了。不一会儿,锐利的金色光线穿过三个小洞,穿透了他原来的位置。边缘覆盖着烧焦的痕迹。

    金色的光从火岩蜥蜴的瞳孔中发出。从浅色来看,它比脚下岩浆的温度还要差。被这东西击中,丹的护体器绝对没用。

    夏双河保持冷静。他一口就能把这个怪物的底细都打破,所以他对它的情况有一定的了解。他仍然跟着,开始嘴里念诵咒语。这应该是一种刺激情绪的方法。当声波汇聚时,火蜥蜴显然很激动。它在熔岩河上转过身来,想跳过它,但又害怕什么。最后,它只能再次在瞳孔中释放金光。这次又是空的。

    “嗯?”

    俞慈原本很好奇夏双河为什么会对火蜥蜴如此固执,但当他看到交战双方的攻击方式时,他的心就动了。

    火蜥蜴显然不是好脾气,但是在夏双河的挑衅下,总是缩在岩浆河中,宁愿愤怒地转身,也不离开这片区域,并且仔细观察它的脚,似乎握着什么东西——余慈以为这怪物有能力漂浮在岩浆上,但是现在看来这个结论还为时过早。

    有了这个发现,余慈注意到夏双河在与火蜥蜴纠缠时,大部分精力都花在了怪物的脚下。

    岩石发出嘶嘶声。除了火蜥蜴嘴里发出的奇怪声音之外,夏双河还接连扔出三个娃娃般的怪胎。这个玩具看起来像一个孩子的玩具。它又圆又迷人,但它可以在熔岩河上被夷平,分成三个方向,朝着火岩蜥蜴摆动。速度不是很快,但是他们三个释放的空调形成一个网,把蜥蜴裹在里面。嘶嘶声的一半以上是原始气流动的声音,由它们活跃的气活动驱动。

    由于生物本能,火蜥蜴非常讨厌这三件小事。它的眼睛在它前面更金色,所以它需要节省一些用途。当三个娃娃靠近时,它的大嘴张开,红色的火焰喷射吞没了它前面的娃娃。

    在火的出口,周围的空调突然变了,被火喷的娃娃瞬间变成了飞灰。然而,这三个娃娃已经连接成一个整体,通过空调相互影响。一个在这里受损,而另外两个突然加速并撞在一起。这种突然性使得火蜥蜴无法回应,它浓密的尾巴被抛向空中。它被两个洋娃娃击中了……不,它粘在身体上了!

    一层灰色的光在火岩蜥蜴身上急剧蔓延。这个巨大的怪物看起来很痛苦。它突然张开大嘴,想要嘶叫。但就这样,它似乎全身瘫痪,保持抬起头张开嘴的姿势。它无法在熔岩河上保持平衡。它侧身坍塌,掉进熔岩中。

    “不小心是巫毒灵魂……”影子鬼竟然有些感慨,“当论剑玄重复七截雷君主抢劫的命令,找遍了世界,遍了吴门,没想到还能活下来?”

    这令影鬼感叹的是,余慈无语了,早就知道在五劫之前,是一个剑修纵横天下的时代,但没想到这是这样一种“纵横”的方法。

    夏双河似乎是钱山的头号叛徒,而钱山有着古老的巫门传统。毫不奇怪,他偶然认识了任何伏都教的灵魂。

    现在的焦点不在这,火岩蜥蜴是伏都教灵魂不小心瘫痪后生与死不知道的,它原来的位置是空的,余慈和夏双河一起下注的视线,却没有发现任何东西,不免觉得奇怪。

    夏双河沉吟着,漆黑的咒文响起,岩浆突然在河中央中断产生一个小漩涡,似乎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里面搅动,最后突然向上,绯红的岩浆会冒起一条小溪,然后形成,隐隐约约是一个巨大的汉,半身都在岩浆之下,没有形成,而是只有上半身,然后八英尺高。

    这也是一种木偶技巧。这项技能看起来有点像黑袍金块木偶,但是等级相差很远。做些脏活没问题。

    几十英里外,余慈继续注意着。从夏双河的心理状况来看,他对岩浆河中的东西也应该只有一些好奇心和一些猜测,但他没有概念。他驾驶木偶快速到达目标并提升他的力量。目前,岩浆河发出一声闷响,炽热的岩浆流出,火焰一层一层喷溅而出,相隔数十英里。夏双河和余慈睁大眼睛,看看到底是什么。

    这个物体向上浮动,它的颜色是红色的,而且还在燃烧。它暂时看不清楚,但它能在炽热的岩浆中保持形状,本身不应该是任何东西。

    夏双河再次向前探了探身子,看着这个物体完全离开熔岩河,但是此时,他仍然没有看到这个东西的样子,因为它的体积很大,但是它大致呈椭圆形,棱角很少,没有任何标识,只觉得这个材料有点透明

    卡塞尔。

    唐突的声音在夏双河的耳边响起。他目瞪口呆,不明白声音传输的轨迹。但也就在这时,抱着物体地岩浆傀儡忽地愣住了,不管怎么开车,都没有反应。夏双河也是一个警惕的人。经过两次尝试,他会知道自己是否优秀。不管为什么,他都会飞走。

    正在这时,河水上的岩浆发出了一层红光,突然岩浆傀儡及其手臂在椭圆形物体中一发包裹,后者也就罢了,岩浆傀儡立刻融化,不成形,此时上升的势头仍然没有减弱,突然充满了地层空间的每一个角落。

    夏双河很幸运提前离开了。在红灯淹没整个空间之前,他首先撞到身后的岩石上,然后消失了。远处的余慈既惊讶又迷惑。他正在寻找进一步的观察,这时一种非常不舒服的感觉突然袭来。闷哼一声,他立刻切断了与遥远星球的感应。多余的是如此。当遥远的信息被反馈到大脑宫殿时,他的身体也做出了反应。他身体的前半部分似乎又上了油,他感觉很糟糕。

    他倒吸一口凉气,当他全身都感到舒服时,感觉好多了。红灯会产生剧烈的、被厚厚的岩壁隔开的、从夏双河那边转移过来的、或者如此痛苦的、夏娜双河不是要半条命吗?

    这时,影子幽灵也用奇怪的方式说:“他瞧不起人。这是核熔毁的磁光效应。”

    “哪个?”

    影子幽灵{shadowGhost}重复道:“熔化的核大规模消光磁光,是熔化的核焦炭监狱动力到达dzogchen时被训练使用的魔门魔法力量。当它达到极限时,在磁光的照射下,熔化的核焦炭监狱被建立在数千英里之外,生物灭绝了……”

    “不,我是说,这是谁造成的?”

    “自然是黑色长袍……”

    影子鬼声倏起,更早一步,余慈二话不说,俯下身子就走了,而在遥远的上层,巨大的压力就像坠落的陨石,轰然倒下。

    “趴下,趴下,趴下!”

    影子鬼尖声叫是一种激励,余慈只觉得全身的血骨头都沸腾了,于是全身的力量到处翻腾起来,劈开土层,向深处陡降。他的反应并不迅速,但就在两英里之外,一波无与伦比的冲击,以遥远的岩浆河为中心,迅速蔓延开来,速度之快,远远超出了人类的竞争能力。

    “他妈妈在受苦……”

    这个想法刚刚过去。冲击波穿透了地球和岩石,粉碎了所有的原始结构。余慈咆哮着,七星剑走了出来,打开了一个紧实无暇的剑气圈,挡住了身体。7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